正文 01.我答应你

    “琦亚,嫁给我,好吗?”琦亚眼底的绪没有一个不被祁萧络收入心里,虽然知道自己这样突然迫很卑鄙,但是只要能和她一起,不择手段又怎么样,只有争取才有希望,他不会像司徒尧那样认命。

    “祁萧络……”

    “给我一个机会,琦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这句话只是暗示,却是琦亚最大的死,祁萧络这句话让她瞬间清醒过来,抬头看向凯奇,看着他的害怕,看着他的担忧,看着他的痛楚和震惊,不是说过要从新开始吗,既然无法说服舅舅,那这样也未必不好,反正以后也恐怕不会再接受什么人,也许和祁萧络生活也不错……

    看着琦亚眼中的绪变化,不远处的凯奇心里绪翻滚,恐惧害怕从心底升起,那眼神,那明显告别的眼神,那决绝的眼神……不要,琦亚,不要这样。

    “我……”

    “不可以。”没等琦亚说出,凯奇已经大声阻止,挥开查恩斯的手直接越过人群走向琦亚。

    看着慢慢接近一脸怒气的凯奇,心里复杂一片,痛楚一遍遍袭来,感受到被握着的手加大力气,低头,却对上祁萧络的担忧和彷徨,心里直想发笑,她何德何能让这样两个优秀的人为她而出现这样的绪。

    本来还有丝丝的犹豫,现在在凯奇的制止下已经决定,不是早就决定的吗,那么现在就断彻底好了。

    “我答应你。”

    清亮的声音缓缓响起,在这安静的宴会显得格外的清晰和嘹亮,那一字一顿重重的敲响在几个人的心上,有人欢喜有人忧。

    那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让凯奇成功的停下脚步,心中的震惊难以言表,大脑似乎瞬间停止思考,无法做出任何行动,眼里映入的全是那灯光下女孩坚定决绝的眼眸,他很想动,看着祁萧络牵着她的手喜不自,看着祁萧络拿着戒指要上她的手,他很想过去把她带离这里,可是体却似乎变得不像自己的,动也动不了。 www.lnwow.com

    “琦亚~”几个声音同时惊讶叫起,没有想到祁萧络会来这一招,更没有想到琦亚竟然会答应,那样明显就是在胁迫她,迫着她答应,这会他们恨不得把祁萧络给剐了。

    几人发愣之际查恩斯已经率先大步走过去直接拉开琦亚,躲过祁萧络拿着戒指的手,眼里从未有过的严肃。

    而此时大厅里的人也清醒过来,看着几个人的互动,有人惊讶有人明了有人幸灾乐祸,有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人羡慕……

    “哥。”手腕被握得生痛,琦亚微微皱眉,却也没有挣扎,因为此刻她必须保持着。

    查恩斯沉着脸,狠狠的瞪着祁萧络,如果不是姑姑的眼神制止,他一定会给他几拳,他做事的不择手段他很欣赏,但是把这手段用在他妹妹上便不可原谅,“琦亚,这可是关乎你一生,难道你不应该慎重考虑吗。”

    听着查恩斯责问的话和暗示,心中苦不堪言,忍下阵阵的眩晕,艰难的挣脱他的手,“四哥,我不知道哪里让你误会我不慎重了,但是我已经考虑得很清楚。”感觉那话出口如针般扎着喉咙,不敢去看凯奇,也不敢去看妈妈,两个都是她最重要的人,伤害任何一个人都是她最痛苦的事,她也只能选择这样,“四哥,我找到幸福了,你难道不替我高兴吗。”

    “但是琦亚,你是因为……”

    “查恩斯,感是个人的事,虽然你为琦亚的兄长,但是琦亚现在已经答应,这也是她的意愿,难道你不应该成全吗。”祁萧络直接拉过琦亚,挡在两人中间,打断查恩斯的话,“还是你只会为了一己之私而破坏琦亚的幸福。”虽然对着查恩斯说着,眼睛却看向备受打击的凯奇。

    “你这混蛋,明明就是你……”

    “够了,四哥,我说这是我的选择……”几乎是用尽仅剩的力气低吼出来,打断查恩斯的怒骂,话出口后只觉得头昏脑胀,体轻飘飘无力,眼前的人影也越来越模糊,体一软便要倒下。

    “琦亚……”几个声音高低欺负叫了出来。

    就近的两个人才察觉到琦亚的不正常。

    祁萧络连忙挥开那拽着他衣领的手,转揽着要倒下的人,“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事,我只是有些头晕,休息一下就可以,先带我回房间吧。”最近总会感觉浑乏力和不时的头晕,她也不知道怎么,反正这具体自重生以来就没有真正健康过,她也没有去注意。

    “好,马上让医生过来。”祁萧络直接抱起她,转头看向管家。

    “不用,我只是想休息,让我一个人休息,不想被打扰。”眼见看着要走过来的哥哥们还有妈妈,连忙拒绝,她真的只想静一静。

    “好。”祁萧络点点头,向几个长辈交代了几句后便抱着琦亚上楼,而查恩斯他们则被伊莉莎挡在楼下,知道琦亚想安静,他们也不能再迫她,只能暂时放弃。

    “凯奇,琦亚只是还不知道爷爷的决定才这样勉强自己,等她冷静后我们再和她说吧,现在你也该冷静冷静。”伊尔曼轻轻的把手放在凯奇的肩膀上,轻声安慰着。

    凯奇只是艰难的闭上眼睛,紧握着拳头,抿唇不语,谁能想象他现在的心

    “我说,你们是不是该给我解下迷惑。”看着周气流暗满脸忍耐的凯奇,司徒尧冷着脸,今晚的事似乎几乎要把他的心脏掏空,先是凯奇和琦亚的猜想,之后又是祁萧络的求婚。

    他无法忽略那心底钝钝的痛楚,连着失落和懊恼,他觉得他就像一个傻瓜一样,傻傻的在中间周旋着,却似乎被隔离开来,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了解,难道就真的这样错过,错得如此彻底,没有挽回的余地。

    本想解决那些事后才向琦亚表明心悸,却没想只是短短一段时间,甚至还没半年,事已经让人无法参透,而他离琦亚的距离竟然越来越远。

    “走吧,到外面逛一圈。”圣安德尔拍拍司徒尧的肩膀,这也算今晚备受打击之一的失意者啊,事真的越来越脱离轨道了,“查恩斯。”叫了下不远处的查恩斯后直接拽着司徒尧向门口走去,而凯奇在伊尔曼的几句话下也随着他们出去。

    查恩斯愤恨的瞪着那早已经没有人影的走廊,和伊莉莎交代了一下后追上他们,至于这个宴会要怎么样收尾,都不关他们的事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重要声明:小说《四休冷情CEO:新妻不受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