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7.整容后的柳月音

    明亮的室内,紧密封闭的空间里,四处飘散着**让人作呕的气味,浓烈到让人想窒息,一声声深喘低吼和吟高叫,让人想入非非。

    光滑的地板上到处杂乱无章的扔着衣服,小小的单人被冷落在一旁,却还是躲不过灾难,那凌乱不堪的样子让人可以想象是多么激烈,单铺散直到地上。

    冰凉如镜般的地上,三个体不断的交缠律动着。

    中间一个感女人半跪着趴在一个材壮硕的男人上,而她上也被另一个全油光的肌男覆盖,两人一上一下,韵律相容。

    一番**后室内只听见那喘息声和浓烈的糜烂气息。

    “怎么样?还满意吗?”白皙的手指轻轻的在男人膛上暧昧的划着圈圈,人的红唇微微嘟起如撒般却散发着抚媚的气息,妖艳的眼神迷离带着惑,调笑的趴在男人口。

    男人忙抓住她的小手,眼中火,却是有些疲倦了,“哈哈,真是个磨人的妖精。”

    “是啊,小美人,你可真是个史无前例的****,不过,我喜欢。”另一个男人直接拽过女人,邪笑的在她嫣红的唇上偷香。

    女人嘴嘟起,嗔却显抚媚撩人的瞪了那人一眼,“哼,你们倒是大胆,就不怕被罚吗,他让你看着我你们倒是监守自盗呢。”

    “呵呵,怕什么,我们你我愿嘛,再说社长这两天都不会回来,小美人,这两天就好好享受吧,来,再来。”

    “哼,无耻,不过你们怎么知道他不会回来,小心他突然回来查看。”女人撇撇嘴,一副不信的样子,只是那遮掩的眼角闪过一丝得意的流光。

    “怎么会,我明明听一个兄弟说他要回本两天的,所以,小妖精,不用担心,起码两天内他不会回来的,好了,别说有的没的,**苦短,我们再来吧。 www.lnwow.com”

    “唔,你讨厌,你们还真是禽兽呢。”似拒还迎的嗔顿时让两个男人再次火起来,一时室内又是一幕激烈的斗争。

    入夜,昏黑的室内,地上一片狼藉,那散乱的衣物上三个人沉沉睡着。

    突然,被两个壮汉搂在中间的影睁开眼睛,黑色的眼眸满是恨意与厌恶,斜眼撇了旁边睡得像死猪的两个人,毫不客气的又推又踹,脱离两人,站了起来,扶着旁边的坐下,只感觉全像散架一样,上到处都是那恶心的气味和液体,让她想吐,愤恨的瞪着地板上睡死的两个人,恨不得把他们千刀万剐,狠狠的踢了其中一个人一脚,随后走向浴室狠狠的搓着全各处。

    那两个混蛋,等本小姐找到解药脱离了那恶魔,一定要把这里灭了,把你们碎尸万段。

    半个小时后一紧致黑衣裤的女人已经走出来,脸上褪去媚,留下的只有狠辣和怨毒,走到那两个人旁边,捡起地上的衣服翻找,最后终于在一个衣服里面找到一大串钥匙。

    得意的冷笑一声,随后嫌恶的撇了那两个人一眼,她下的那个催药里面可是有不少的安眠药呢,就算不能杀人也能让他们睡死。

    转小心的打开两个门,随后小心的窜出门,循着记忆,躲避多一些守卫保镖,轻车熟路的潜到一个大房间前,手放上门把手,果然锁了,拿出那些钥匙,一只一只的试着,汗水不断的低下,湿了眼帘,只是所有的钥匙都试过了,却没有一只是,听着远处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只能狠狠的咬牙离开,打开另一个房间先藏进去。

    乌黑的房间空,没有任何东西,稍微打量了下,看着月光从窗外透进来,眼睛一亮,走过去打开窗户,伸头却看到下面巡逻的人,满躲起来,楼下那几个守卫让她本有点亮光的眼黯下来,愤恨的在心里骂着。

    看来今天是偷不了了,没想到佐藤佑明竟然还留那么多人 这里,真难为了,只是看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竟然花那么多人力。

    心里恨不得把他剁成碎片,她柳月音发誓,若有一天他落在她手上,那绝对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绝对要让那些伤害过她的人比她痛苦百倍,佐藤佑明,你给我等着,还有费瑟斯顿·琦亚,一切都是因为你,你等着,这个仇,只要我柳月音活着,有机会活着逃出去,一定要你生不如死。

    不甘心的转,小心的回到房间,看着房子里那两个依然睡着的男人,杀意弥漫眼眸,狠狠的咬着唇,忍下杀意,废物,不过看着你们还有一点用处的份上暂时绕过你们的狗命。

    厌恶的闻着房间里那些味道,干脆到浴室去,把自己关在里面,靠着墙坐下,看着对面镜子上那美丽妖媚的脸,嘴上划过一丝嘲弄的冷笑,手摸上那光滑的脸庞,曾经,这里纵横交错的刀痕,看不出原来面目,如今再次变漂亮了,甚至比原来更美,却是一张陌生的脸。

    恨意紧紧的追随着,佐藤佑明,你想培养个狐狸精帮你得到你想要的位置,到底是你太自信了还是蠢呢,哼,等我吃了解药,我一定让你尝尝后悔的滋味,现在我会慢慢等,等着我那单纯好骗的哥哥把费瑟斯顿·琦亚亲手送给你,到时候我会成全你们这对苦命鸳鸯的,呵呵,还真是期待呢。

    费瑟斯顿·琦亚,我等着你被带来的那一天,被自己的亲生哥哥亲手当做物品送入地狱。

    柳左伊,亲的大哥,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不该抛弃自己的妹妹却宠那个外来人,这是给你的惩罚,我倒是想知道,等你知道原来你亲手带过来送给别人做交易的人是你那个宠已经死去的妹妹时,到底会是什么表呢,是愤怒还是后悔。

    “哈哈,乱吧,尽的乱吧,最好全部同归于尽,哈哈哈,不不不,起码还是要留下痛苦的人啊,让他们去痛苦一生吧,尝尝堕入地狱的味道。”浴室里,疯狂的笑声伴着水流的声音在室内徘徊回响,那满是怨恨的音调和诅咒,似乎带着无尽的恨意,用灵魂与恶魔做交易来换得世界的毁灭般。

    =============================分隔线=============================

    一场北京之旅历程八天,最后因为琦亚的烦躁不安而结束,从新登上飞机回上海。

    这样的选择,有人欢喜有人忧,看着那离去的背影,司徒尧本光彩照人的笑容再也撑不住,眼中下的都是浓浓的失落苦涩和哀伤,一隔天涯,他感觉,好像这样一别便永远失去般。

    而上海这边在伊莉莎那边得到琦亚要回来的小心,祁萧络几乎立刻便驱车去机场守株待兔。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重要声明:小说《四休冷情CEO:新妻不受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