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1.互相逼迫

    五月的天虽然不是酷暑,却也带着些炎

    此刻的费瑟斯顿大宅,不,应该说这几天的费瑟斯顿家很压抑,压抑得让人喘不过去,尽管这里面几位少爷小姐家长或长辈跨出这个门都是举足轻重,但是面对于这几天的况,他们也只有干着急锋份。

    “唉,都那么多天了。”看着外面的人,丽莎揉着额头,他折磨他自己的时候也她们跟着折磨啊,她们是怎么都不知道前脚一离开后脚就发生这样的大事,而她们却到最后才知道。

    如果不是她的一些朋友礼尚往来的向她打听下订婚后的后续发展,她们根本不知道,后来询问才知道有订婚这回事,而匆匆忙忙赶回来看到的又是一老一少躺在上养病,还有的就是离家出走。

    “是啊,四天多了,合起来就是一百一十个小时了,第一次发现原来他们父子真的很像啊,起码那倔强的绪和对自己的狠劲就很像。”安丽丝无奈的盯着外面烈阳下跪着的人,已经不眠不休,一动不动的跪了那么多天了,看那个脸色真的很让人忧心,三天不喝水已经很严重,何况现在还是四天多,又不眠不休不进食,真搞不懂舅舅为什么选这种最笨的办法,不过她也不得不承认这种办法是最直接的捷径。

    大厅里,这阵子聚集最多的就是医生护士了,几乎如整装列队般等待着,就怕眨眼间哪位出事了。

    “大哥,爷爷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表示?”看着下楼的萨斯特,安丽丝忙走了过去,一个在外面绝食迫,一个又完全隔绝,不理睬,这爷两真叫人头疼。 www.lnwow.com

    萨斯特抿着唇,微微摇头,走了下来,担忧的看着外面如磐石般却又似乎随时会崩塌的影,“格列医生说不久前才休息下去,现在还没醒。”

    他也不知道具体什么,只知道四天前他突然回来,直接和老爷子谈了一会后就到房子外跪着,一动不动,也不说半句话,就好似突然长在这里的树般生了根,而他明明接到伊尔曼的消息他应该已经回来至少有一个星期,却四天前才到,最后查了才知道他竟然一句话不说,也不通知任何人就到格尔家退婚,弄得现在所有的人都知道他退婚的事,来表明决心。

    有时候他真的很佩服他有这个决心,这样锲而不舍的坚定,扪心自问,如果换做他的话,也许无法像他这样坚持吧,多多少少总会动摇和退缩,也许也可以说没有在局中,不知道个中滋味,旁人无法擅自评论。

    管家接下电话,随后到萨斯特那报告一声。

    听完管家的报告,萨斯特顿时脸色不好起来,更加担忧,“格尔家来了,安丽丝你去通知叔叔他们,丽莎先和我出去招待。”

    听到格尔家,两人的表也凝重起来,这几天享受着暴风雨前的宁静她们可都惴惴不安,终于是找上门来,也不知道该松口气还是该焦急,点点头,任命的走出去,走过凯奇边时,看着闭着眼睛如铜像隔离世外般的他,连说话的**的没有了,反正该劝该说的他们这些天说不少。

    “恩卡莱伯父,梅林伯母,伊丽小姐,欢迎……”

    “不用那么客气了,今天我们来做什么你们心里也该有数,进去说吧。”梅林直接打断萨斯特和丽莎的问好,作为母亲,放在手心上疼的女儿平白受这样的屈辱,谁都不会好过,若不是女儿拌着,她早就杀过来了。

    两人心里虽不满她的态度,但是毕竟错在他们,也不能显现出来,恩卡莱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那沉的脸也知道他现在心很糟糕,而直接的受害者伊丽,她也只是透过他们看着那跪在远处的影,眼中有些苦涩和嘲讽。

    自从那天宴会上出事后她就暂时回去,费瑟斯顿家封锁消息,那些狐狸,她怎么问也问不出什么,连她这个未婚妻想知道一点况都不行,最后只能回家穷担心,只是却没想前几天凯奇突然登门拜访。

    她高兴的打扮好去见他,却看到父母愤怒的表,而他对她的第一句话便是‘对不起。’问了之后才知道他今天之所以登门,只是为了一件事,便是退婚。

    这样的消息一时砸得她有些眩晕,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坚定的表,那一刻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天大的笑话。

    而他的理由也只是淡淡的一句话,‘我心早有所属,今生唯她不娶’,那样轻飘飘的一句话,似乎只是在讨论今天天气多好般,可是那样的表那样的眼神是那么坚定和坚决,早有所属,那她又算什么,那这次订婚又算什么,既然这样为什么要答应这场婚姻,把她看成什么了?

    她问着,一遍遍的问,抛开了她的高傲只寻求他的答案,但是他依然面无表,给的就再只有一个对不起了。

    冲动之于她记得她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然后就离开,之后发生什么事她也不知道,只知道妈妈来问她如果她坚持,那么一定会嫁给他,如果不嫁,也会去讨一个交代。

    这些天她也一直在思考,知道接受到一封匿名的邮件,里面便是他跪在这里的况,那刻她真的死心了。

    恩卡莱和梅林也看到了远处的人,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女儿,看来女儿找就知道,今天会央求他们来答应退婚也是因为这个吧。

    唉,感无法强求,再说他们也不会愿意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一个不自己的人,这样就像陪了一生,家族间的婚姻不似平常家庭,有太多束缚。

    “伯父伯母,伊丽,请吧。”萨斯特和丽莎也顺着三人的目光看向凯奇,随后做了个手势,只希望事不会再加重,他可不任务舅舅真是铜墙铁壁,能再拖下去。

    “嗯。”两个长辈也只是收回目光,便随萨斯特他们走,伊丽轻叹了口气,也走了过去,路过凯奇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就像没有看见。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重要声明:小说《四休冷情CEO:新妻不受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