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5.恍如隔世

    “我说我已经……”

    “闭嘴,我不信,你骗我的,是不是琦亚,你只是在找借口迫我而已,都是假的,对不对,琦亚,琦亚,看着我,你说,都是假的,都是……”

    “是真的,我不会拿自己的一辈子开玩笑,我接受他,这就是事实。”琦亚抬头,直直望进那慌乱的眼眸,看着蓝眸渐渐变成一潭死水,她的幸福,早以没了。

    凯奇愣愣的看着琦亚,看着那黑眸里面的坚定与决绝,心,似乎瞬间裂开成碎片,连痛的感觉也只是瞬间,直到死亡,没有了任何知觉,放开她的肩膀,失魂落魄的慢慢推开,似乎瞬间被打入地狱般,脸上再没有任何表,“那那晚是为什么?你把那看做什么,弥补?告别?还是赔偿?”

    “我说过那只是一场梦而已,梦醒了什么都没有,都结束了舅舅,我们都有各自的一段人生,人生短短数十载,我不想再浪费在感上,我已经累了,很累,请你放过我,也放过自己,不要再来打乱我的生活。”看着脸色惨白没有一丝人气,摇摇坠的凯奇,琦亚一字一句的说着,眼眸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他,就像在宣告什么诺言。

    “琦亚,这就是你最后的选择吗,如果只是为了满足爷爷,这对谁都不公平,特别是祁萧络,你根本就不他,你这样只是在利用他做挡箭牌,这样只会毁了你们一生的幸福。”看着似已经被抽去灵魂般的凯奇,圣安德尔恼怒的说起,他很气,气琦亚的不坚持,气琦亚还没努力过就放弃,气她那些话的伤人,就连他们旁观者都觉得那些话如利剑般伤着他们的心,又何况舅舅,一个浪费,一个放过,一个累了,都是一把插入心脏血淋淋的刀。 www.lnwow.com

    “错了,三哥,这不止因为爷爷,我说过,我们都需要一个新的人生,况且祁萧络我,不是吗,虽然我现在对他还没有,但是以后的子里,我会努力尝试去接受他的感,在今后的生活,我会尝试为他改变,去努力……他,很抱歉,我累了,先回去休息,还有,哥哥,我希望你们能尊重我的决定,不要介入。”似乎是经过一个世纪的长谈,顿时让她有些心力交瘁,不再看他们任何人,直接一步一步的和他们错走开,就像从此走出生命般……

    眼泪模糊的眼眸,却被狠狠的退,不让它落下。

    窗外,伊莉莎看着花园里的景,看着琦亚失魂落魄的走进房子,心里怅然的划过一丝痛楚和心疼,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大致也能猜到一点,心里愧疚与挣扎,她是不是错了。

    离开房间,走向琦亚的房间,打开门走了进去,远远的看着昏暗的房间里,那被月光照耀的沙发上,蜷缩成一团的人影,那么孤寂,似乎被世界所遗弃,也似乎失去了所有,连灵魂也慢慢的在从体里抽离。

    心颤抖了,这是她的女儿,是她疼在心里的女儿,现在却变成这个样子,而这些,都是她的。

    “琦亚,想哭就哭吧,在妈妈这里,你永远不需要坚强。”轻轻的走过去,揽过她锁在怀里,慈的抚着那冰凉的脸庞。

    “妈妈……”琦亚只是轻轻低喃着,睁开眼睛,眼神空洞,任由她的安抚一动不动,似乎真的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娃娃。

    看着这样的琦亚,伊莉莎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把琦亚的头紧紧的埋进怀里,“琦亚,对不起,是妈妈的错,妈妈不该迫你,不要这样,琦亚,妈妈会心疼,琦亚……”

    怀里的人轻轻颤抖起来,却只是紧抓着伊莉莎的衣服,像一只被丢弃无助的猫儿,低哑着声音,“妈妈,好痛,真的好痛,却不知道哪里痛了,我想治疗,却找不到伤口,也许是全都痛吧,也许只是幻觉,所以我任由它痛着,可是真的好痛,痛得我快呼吸不了了,妈妈,怎么办,妈妈,帮我找找,把那痛楚的地方割除把,我不要了,我不要那么痛……”

    什么叫心如刀割,无非如此,看着怀中颤抖的女孩,那一声声平淡的低喃,如泣血般,一点点凌迟着她的心,她都如此,何况为当中之人的她,她,果然不但是一个不合格的女儿,也是一个不合格的母亲。

    房间的沙发上,三个人七零八落的随意躺坐,看着那紧闭的卧室大门,只能头痛的唉声叹气。

    外边大门突然被打开。

    几个人同时向门的方向看去,却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眼眶微红的伊莉莎,似乎她也疲惫不堪,好像突然间沧桑了,不似那风韵犹存的贵妇人,几个人讶异,为什么她会突然来,“姑姑~”

    “凯奇呢?”伊莉莎只是问了一声。

    “舅舅他~”看着伊莉莎,圣安德尔忙开口,“姑姑,舅舅他需要安静。”也不顾是不是会得罪长辈,他不想凯奇再受什么伤了,他已经被伤到极致,再下去他们都怕他会承受不了奔溃。

    “是吗?”伊莉莎罔若未闻,错向卧室走去。

    “姑姑,请暂时不要打扰他了,有什么和我们说都可以。”查恩斯率先挡在伊莉莎面前,态度强硬。

    看着挡在前面的三人,伊莉莎自嘲的叹了口气,“你们是不是也在怨我硬拆散他们,你们心里也是恨我的吧。”

    伊莉莎的直白让几个人一愣。

    “不,姑姑,我们不恨你。”伊尔曼叹了口气,“不过说不怨,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知道,作为一个母亲,你有你的苦处和思量,所以我们会怨却不会恨。”

    “我知道了,让我进去吧,我有话和他谈。”闭上眼,无奈的叹了口气,显得那么的无力。

    “姑姑~”

    “好。”伊尔曼拉开圣安德尔和查恩斯,让开路,他能从伊莉莎的眼眸中读到愧疚和妥协,也许让她去或许有机会。

    伊莉莎颔首,随后向前,打开了卧室大门走进去。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重要声明:小说《四休冷情CEO:新妻不受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