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9.醉酒殇情

    “放开……”被圣安德尔和伊尔曼应架回房子的凯奇此时如一只受伤的猛兽,通红着眼眸,再没有那温和如玉或冷淡如冰的样子,全散发着戾气,恨不得把祁萧络碎尸万段,心中的绞痛全化为恨意,却无法恨琦亚,只能把矛头对向祁萧络。

    圣安德尔和伊尔曼可不敢放开,现在如果放开了还不知道要起什么风波呢,虽然他们刚刚也很想上前给祁萧络几拳,路过大厅,看着正在大厅休憩的伊莉莎,两人也只是礼貌的颔首,之后便快速的架着挣扎不休的凯奇快速上楼。

    伊莉莎只是冷眼目送着他们三人上楼,最后也化为一声叹息,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不过估计和她猜想的也差不多,看着凯奇这样,她也心疼也会不忍,毕竟凯奇也是她最疼的弟弟,血浓于水,手心手背都是,她也会疼,可是一切都是不得已,怪只怪他们不该……不该什么呢。

    其实她这些子也想得很多,看着两人被这样的折磨,她也想过,两人以深,再加上现在已经没有了那同血脉,真能让他们在一起也不是不可以,只是父亲那边还是受不了,父亲是铁了心的,只要他所决定的,不管谁都无法改变,所以她能做的,只有把伤害降到最小。

    “放开,你们给我滚开。”

    “凯奇。”两人同时把凯奇按到上,“你冷静点,如果你现在和祁萧络冲突的话,只会让琦亚更加远离你。”

    伊尔曼的一句话让凯奇瞬间僵硬在原地,随后便仿佛失去所有的力气般无力的闭上眼睛。

    两人看凯奇不再挣扎,也松了口气放手,都顺势倒在上。

    “凯奇,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琦亚接受别人或嫁给别人了,怎么办?”半响,圣安德尔问出这一声,这也是今晚看姑姑对祁萧络时给他敲的警钟,既然在凯奇这里无法下手,很可能找琦亚下手。 www.lnwow.com

    第一次,他觉得原来家里的人不是他以前所看的那么团结温馨,那么和蔼可亲,其实他们都是冷漠入骨的人,只是把那冷漠藏得很深。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不许。”听这句话,凯奇再次怒吼出声,话中却没有自信,甚至带着害怕,像是说给别人听,又像在安慰自己。

    “怎么不可能,他们能让你找妻子就能让琦亚找丈夫,况且现在的丈夫还是现成的,难道你没看出姑姑今晚的心思。”圣安德尔生气的坐起来,为凯奇的自欺欺人感到不满。

    “不,不会,琦亚不会的,她根本就不祁萧络。”凯奇死死的拽住圣安德尔的衣领。

    伊尔曼无奈的拿开凯奇的手,拉开圣安德尔,“凯奇,没有什么不可能,爷爷之所以让你一起来,暂时延迟婚期,为的是在这里让你完全死心,而这全取决于琦亚,看对于你的婚事就知道,琦亚已经下定决心,她不可能去忤逆爷爷或者姑姑,就算她再怎么不喜欢祁萧络,但是只要他们一句话,琦亚会做,就算他们不说,若真想让你死心,琦亚会选择那样。”

    “不会,琦亚不会那样狠心的,他们不可能去牺牲她的幸福。”

    “凯奇,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不敢面对现实,琦亚的心你还感受不到吗,她一直都在狠心,对你对她自己,都是那样狠心,为了姑姑和爷爷,她可以把自己伤得遍体鳞伤,而他们呢,琦亚的幸福是什么,是你,但是你们在他们眼里根本不可能,那他们何不选择死马当活马医,起码选择一个着琦亚的,感可以慢慢培养,等一切成了定局,谁也无法改变,醒醒吧舅舅,你再这样消沉下去只会把琦亚推给别人。”

    ……

    听着房间里的怒吼声,琦亚微微捂住心口,苦涩的勾起嘴角,无力的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她狠心吗,是啊,她一直狠心的伤着他,迫他,如果不迫他订婚的话,他也不会差点送命了,自己确实无心,自私,只为了自己而伤了她人,可是,她已经无法回头了。

    夜,深得迷离,蒙住的是所有的愁,今夜又有几个有好眠。

    抱着膝盖看着落地窗外的月亮,原来不管在哪里,月亮都是一样的,都是一样的残缺。

    失神间,轻快的钢琴曲在这死寂中响起,显得格外的嘹亮,打断了她的神思。

    看着那发光的手机,有瞬间的失神,随后便站起来,只是也许是坐太久,一时有些眩晕,揉揉头,让自己适应一下,只是此刻铃声却断了。

    轻叹了口气走回边,刚刚坐下铃声再次响起,疑惑的打开,看着来电显示更加奇怪,怎么是三哥?

    “三……什么?怎么会,你们不是在旁边陪着吗,怎么能让他喝酒,难道忘了他才从医院出来。”听着电话里面圣安德尔那急切的声音,那有些吵杂的背景声音,难道……“你们现在在哪?”

    “在缘酒吧,你以为我们想吗,舅舅做事谁阻止得了,况且看得了一时看不了一世,今晚他也受刺激太大,我们转眼间他已经出门不见了,等我们找到他正在拼酒呢,现在劝都劝不住,伊尔曼都被打了。琦亚,现在只有你能劝住他了。”

    “好,我马上去。”颤抖的挂掉电话,随便的换衣服后拿起钥匙匆匆忙忙出门,只希望他没事才好。

    挂掉电话,圣安德尔看着一片狼藉的包厢,再看沙发上被反绑着不断挣扎的凯奇,无奈的垮下肩膀,再这样折磨下去,他们两个还没倒下他们周边这些人就全累倒了。

    “琦亚很快便会到,然后怎么办?”真有够乱,希望琦亚的到来不会火上浇油就好。

    “总要解决的,让他们两个这样躲下去也不是办法,总要给他们空间让他们谈。”伊尔曼揉揉脸上的刺痛,坐在一边。

    “谈?凯奇这样样子能谈得了吗?”圣安德尔瞪大眼睛,不过被伊尔曼斜睨一下马上讪讪的摸鼻子,他不是怕他,而是不好意思,毕竟他脸上的伤是因为自己急之下拉着他去挡拳头才会有的。不过他也报复回去了不是吗,不但也回了舅舅一拳还把人家给绑起来。

    看着不断挣扎谩骂的舅舅,顿时觉得很可怜啊。

    ******

    唉,存稿到今天全用完了,只能很不好意思的占了隔壁家的电脑暂时先码出几章存在,只希望多多少少能坚持到回学校,我也无力,各位别见怪,最近把文从新细看了一遍,突然有点舍不得祁萧络了,也脑子发从新拿出曾经的方案二结局,那个是一女n男的,犹豫了好久,总有些拿不定注意,舍弃了觉得可惜,要不各位出出主意,是要完美的全家福还是一对一的专,其实小络络也很优秀的,只是一开始错过而已,唉……真是伤神呐,这些天把凯奇伤得我自己也悲伤秋来了。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重要声明:小说《四休冷情CEO:新妻不受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