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2.丢了心

    “琦亚,该休息下了,一起去吃饭。”敲门声响起,还没待琦亚出声,门便被打开,祁萧络旁若无人的走进来,勾着那摸摄人心魄的邪气笑容。

    琦亚微微抬头,看着这个男人,不知道一路上又有多少女人被他的表明给掳获了,可是这却掀不起她的半点涟漪。

    “你先去吧,我还没结束。”琦亚低头继续做着手头的工作,如今脸上连一抹假意的淡笑都没有,完全的冰山美人。

    祁萧络有些挫败,不过还是在一旁坐下,“我等你。”这样的况都持续了一个多星期了,他也慢慢习惯,自从这次回来后,虽然只是少了一抹淡笑,但是明眼人都知道她变了,变得越发的冷漠,对人越来越疏离,就算是曾经的好友也是面无表一脸冷漠,最多就是颔首问好,一心只在工作上。

    琦亚也没有再搭理他,似乎也习惯了他的等待,自那天她醒后看到等在边的祁萧络,她就已经和他再次说得清清楚楚,感这些东西她是不会再碰,她的心已经丢了,她不想再连累一个人,不管最后怎么样,她都给不了他,又何必拖他一生。

    只是祁萧络却还是那样坚决,想起和老爷子的约定,半年过去了,这段时间她却 没有遵守约定在祁萧络边,所以想去问问。

    老爷子也许是看在她心意已决,再加上她是为了救祁天佑才受伤,便答应解除两个人的婚姻,只是当把离婚协议书给祁萧络时,却被祁萧络否定,说约定定了就不能毁约,既然那半年错失就再延续下半年。

    两人的僵持不下,老爷子也无奈,声言让他们自己解决,在祁萧络做出半年的约定后琦亚也只能点头,反正半年后他就会真正死心。 www.lnwow.com

    祁萧络只是手撑着下巴偏头看着琦亚冷漠的神微微失神,感觉告诉他那段时间一定出了什么事,不然她不会这样封闭自己,这次只有她一个来,那些人为什么那么放心,特别是那个凯奇,他可不认为他的占有那么强会安心放她一个人过来他这个敌这里,也许问题就出在凯奇上,两个人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很有可能是琦亚知道凯奇的感却接受不了而离开吧,若真是这样就太好了。

    “好了,走吧。”失神间清冷的声音打断他的神思,抬头琦亚已经站起来。

    两人走进包厢里,和平时一样,祁云铭和杨芩嫣两人都等候在那里,一个自顾品尝美食,一个一脸失望的等待。

    对于杨芩嫣,琦亚也没有什么表示,她要做什么都不关她的事,如果可以的话,她很希望能看到她和祁萧络成一对,毕竟她看得出来,她真的很祁萧络。

    “哟,东西都快被我吃光了。”祁云铭看到来人,笑眯眯的挥挥狐狸爪子,嘴上却还咬着块正咀嚼着。

    本来一直都是他们三个人共餐,祁云铭一般都和苏芮在一起,后来不知道他又发什么疯,硬要和他们一起吃饭。

    其实祁云铭也只是不想杨芩嫣得逞而已。

    “你们来了。”杨芩嫣牵强的扯出一个虚弱的笑容。

    祁萧络已经绅士的为琦亚拉开椅子,而琦亚也只是对她稍微颔首。

    “琦亚,呐,多吃点,你是越来越瘦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那边被虐待了,真要找查恩斯他们问问,是不是天天不给你饭吃,都补了一个星期了脸色还是那么苍白。”祁云铭直接忽略琦亚的冷漠和无视,反正以前就习惯了,笑眯眯的夹着菜。

    感觉到琦亚瞬间的僵硬,手上的勺子微微一顿,祁萧络脸色一,“如果吃饱了撑着就出去处理事物去。”

    “呵呵,你怎么能这样压榨民工呢。”祁云铭显然也看到琦亚的异样,其实他刚刚也只是在试探,这些子他已经不少试探,但是却没办法查到她在那边发生什么事,而且她也决口不提那边的事,似乎突然和那边隔绝了般,“对了,你准备的那个展会五天后就开始了,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要请的人大致准备好了,到时候我把单子给你,看看有没有漏掉的。”

    “不用了,交给你们我很放心,到时候也麻烦你们了,还有那天我有事,络,展会就交给你了。”琦亚直接拒绝,不是她不想起去,而是还不敢,说她怯懦也好,费瑟斯顿家是最大的投资商,到时候肯定会有人做代表来,不管是谁,她现在都没有心见,说到底,她就是在逃避,不想听到订婚宴后的事,她暂时无法去面对。

    “琦亚不去吗?那天费瑟斯顿家也会有人来……”

    “很遗憾,那天就麻烦你们了。”琦亚只是淡淡的打断杨芩嫣的话。

    没想琦亚会突然打断,几个人皆一愣,杨芩嫣的笑容更有些挂不住,这些子她已经够委曲求全了,她到底还想怎么样。

    “抱歉,慢用,我吃饱了。”放下调羹,站了起来,她已经没有胃口了。

    “等下,等我。”祁萧络拉住她的手,一时两个人对视着僵持在哪里。

    半响,琦亚终于收会被祁萧络拉住的手,面无表的坐了下来。

    晚上下班,祁萧络便不顾琦亚的反对直接把她带上车,自己送回家,祁云铭看着远去的车子无奈,而杨芩嫣是一眼的黯然神伤。

    回到别墅,把人拉进房间甩上门,脱掉外衣,撤掉领带,转看着依然面无表的琦亚,眼底有些许的疲惫,他终还是忍不住,“能告诉我你在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本来,他在等,等她自己告诉他,他只是想成为她的倚靠,她信任的人,但是今天的一席话,还是让他忍不住了,为什么她突然那么抵触费瑟斯顿家,应该是说费瑟斯顿那些人,或者确切的说,应该是逃避某个人。

    亲对于她来说的重要他知道,那些人对她来说很重要,这些都是亲眼耳濡目染感受到的,可是现在她却在逃避,什么事竟然让她下狠心的逃避自己的家人。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重要声明:小说《四休冷情CEO:新妻不受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