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6.不想失去却全失去

    偌大的机场,此时没什么人,似乎空的带着些许透骨寒。

    “等下。”拉住要下车的琦亚,陆邵涵转拿起伞,随后匆匆忙忙转打开车门在琦亚打开门之际走到她旁边,撑开伞遮挡住那无根寒刺骨的水。

    “谢谢。”

    雨帘中,两人一伞慢慢的消失在大门后……

    车子后面,黑色的车停了下来,却也没有任何举动。

    只是不久,一辆宝蓝色的兰博基尼便在旁边停下,似乎交流了一下,那辆黑色的车算功成退,离开。

    而车上同时下来两个外貌差不多的男子,上没有任何雨具,两人却似乎对雨淋没有任何知觉,轻叹了口气后就走进机场,独留那蓝色在雨中孤独的洗尽铅华。

    在琦亚离开不久的住宅区迎来了不速之客,虽然也是高等的住宅区,但是也却没有能开得起什么价值千万的名车户主,看到雨夜里两辆车,门卫也没问什么,便放行,还好现在是晚上又下着雨,没有什么人。

    按着资料中的地址,车终于停在一户人家门前,一栋不大的独立别墅式住房。

    房间里,听到门铃声,本以为是陆邵涵回来了,妇人开门,还想责怪撇下琦亚一人等机自己回来,只是开门却看到门口两个陌生的男子,同样的蓝眸金发,却不一样的气质,一个冷漠中含着邪气,一个却是冷到没有任何绪,一时妇人有些发愣,“请问,你们找哪位?”

    “抱歉,陆太太,我们是琦亚的亲人,也就是这两天在你们这里住的黑发女孩。”查恩斯颔首,绅士的问起。

    “琦亚?她刚刚已经离开了。 www.lnwow.com”妇人微微惊讶,怎么那么巧,琦亚离开他们就来。

    “我们知道,请问琦亚有留下什么口信或什么东西吗?”查恩斯不觉的看向一直缄默不语的凯奇,为什么他要和舅舅一起啊,圣安德尔这混蛋,舅舅好恐怖。

    “啊?啊,是。”妇人忙拿出琦亚的那张纸交给他们,琦亚早就准备好,难道她知道他们今天回来找她,“先进来一下吧,外面冷。”

    凯奇只是快速的接过那纸张,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的表才有波动。

    但是,打开纸张,里面的内容却让他脸色发白,手也微微颤抖,一边的查恩斯脸色也有些不好,只是更多的是了然和无奈与担忧。

    妇人看着两个人的表,特别是凯奇,那眼底满满的沉痛让她心惊。

    明明刚刚冷漠如冰的人,现在却似乎感觉在无声的哭泣般,眼中的痛楚竟带着些绝望。

    他们到底和琦亚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这样的表,一直以来她只以为琦亚是和家人发生什么矛盾或是感受阻,现在看来不那么简单,那个孩子到底上发生过什么事……

    本打算询问,只是肩膀却被老公轻拍,转头便看到他眼里的不赞同。

    指尖微微发白,拳头收起,那纸张瞬间被紧紧的握成一团,似乎下定决心,凯奇一言不发的转走。

    “诶,舅舅,两位,谢谢你们这段时间对琦亚的照顾,以后我们再登门道谢,打扰了。”查恩斯匆匆说完后就追过去,只是此时只来得及看凯奇离去的车尾,忙上车追过去。

    走到门外,看着离去的两辆车,夫妻面面相觑,眼中都有些惊诧。

    办理完所有的手续,两人却没有去坐下等待,而是默默的走在兀长的走廊。

    看着手中的机票,修长的手指骨点微微发白,那无半分半两重的纸张,此刻在手里竟然有如千万斤般,压得她透不过去。

    看着菱形玻璃外的景色,似乎那雨早就浸漫了整个心,让她不觉的瑟瑟发抖,脸色越发惨白。

    眉心一直蹙起,陆邵涵看着一言不发,望着外面像在缅怀什么又哀悼什么的琦亚,那背影的寂寥如一个无底洞般,看不透,深得彻底。

    脱下上沾染了些许雨水的大衣,轻轻披在她上,亲密的举动却没有任何突兀,只是自然的关心和怜惜,“到旁边的咖啡厅等吧,先喝杯咖啡。”

    “不用了。”看着肩上的衣服,琦亚微微有些失神,恍然间,这样的举动似乎已经有过不下千万次,后总是有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声声无奈却带着宠溺和纵容的叹息,那衣服不管薄还是厚,却总能温暖她,不止是体,还有心。

    懵懂间,朦朦胧胧记起中国一句诗词,世间哪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谢谢,今晚麻烦你了。”拿下肩上的衣服,转交回给陆邵涵,终是不同,不对的是人和,“我在这等就行,你回去吧,别叫叔叔和阿姨们担心。”

    “披上吧,晚上冷,以后如果有机会再还。”陆邵涵只是拿过衣服又给她披上,语气间满是不可拒绝的坚持,“你一个人也不安全。”

    “呵,为什么你们会那么尽心尽力的去帮一个陌生人呢。”有些迷惘失笑,这社会,能单纯的去无求帮一个人实在很罕见,但这却是让她给遇上,她何其有幸。

    对于这问题,陆邵涵却没有回答,因为他知道女孩大概又回到自己的精神世界。

    “呐,邵涵,你有过一个人,明明两人相,却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经历吗?”虽然知道这问题很傻,却不感不对,而是继续低喃,似问别人,又在问自己,“一个人,原来感觉并不是那么好,人生毕竟有太多无奈,不忍尽如人意。但是有时我真的很讨厌自己,明明期待,却最终总算选择退缩,不敢去面对,不敢去选择,却狠狠的伤了他,自私的让他自己去双重面对,而自己能给他的,却总是只有对不起三个字。我这样的人,怯懦又自私,怎么配得起他,怎么能耽误他的一生,也许多余的只是我……”

    陆邵涵静静的站在旁边,听着旁边女孩似有似无的述说,似乎每句都是挤出来的,带着泪水和苦处,看着那玻璃上照应出来的两旁,依然那么苍白,一双眼眸也没有任何神采,虽然眼眸干涩,却能让人感觉到那泪水不绝,让人不觉的为她心痛。

    “但是,明明决定了,却总是抱着不甘和不舍,我很贪心,真的很贪心,什么都不想舍去,亲、友,我都不想失去,结果却全部都要放开……”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重要声明:小说《四休冷情CEO:新妻不受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