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5.告别

    “诶,先去洗手再吃饭。”妇人轻斥了声受不住惑想偷吃的阳阳,随后看向门口进来的两个人,“快先去洗下温水暖一下,还好这雨不大,不然现在你们就成了落汤鸡,早让你们带伞老是不听,父子一个样。”

    “是是是,还是老婆厉害,比天气预报还准确。”中年男人笑了笑,挥挥西装上的水渍,索是开车的,倒没有怎么淋到,就有点湿冷。

    陆邵涵只是接过毛巾随意擦几下,“琦亚呢?”下午的事他一直都不放心,虽然只是几天的时间,但是他已经把琦亚当成朋友了。

    “姐姐啊,姐姐从下午回来后就一直关在房间里,妈妈都不让阳阳打扰姐姐休息。”阳阳嘟囔着爬上餐桌,那模样看起来有多委屈就多委屈。

    他都想找姐姐玩,可是妈妈说姐姐要好好休息。

    “对了,下午是不是发生什么了,怎么琦亚回来时脸色不是很好。”说到这里,妇人也看向陆邵涵。

    随意的把毛巾搭在脖子上,陆邵涵摇摇头,“不清楚,我去叫她下来吃饭。”

    “诶,姐姐下来了。”陆邵涵刚刚想去叫她,琦亚的影便出现在厨房门口。

    今天的琦亚脸色比之前又苍白了许多,很差,眼眶红肿也没有什么精神,和第一次见到她时差不多,上的衣服也换过,显然是她原来的衣服。

    “琦亚,下来正好,可以吃饭了。”妇人笑吟吟的走过去,几个人,连阳阳都有些担心,明眼人看那红肿的眼睛都知道怎么了。

    看着这和乐融融的小家庭,每次处于其中心中都酸涩难当,微微鞠躬,“谢谢你们这些子的照顾,也打扰多时了,琦亚打算回中国,机票已经买好,现在向你们告辞。 www.lnwow.com”

    “现在?怎么那么突然,你买了什么票?飞机票吗?什么时候的飞机?”妇人诧异的上前扶住琦亚,握住她的手,入手的冰凉触感让她微微不适的皱眉,“是不是有什么麻烦,告诉我们的话也许还能帮得上。”

    “还有两个小时后的飞机,这段时间你们已经帮了我很多,最后还要麻烦您帮我一件事。”拿起手上的信,递给那个女人,“如果有人来寻我,请您将这个交给他,谢谢,打扰了,那我先走。”

    这封信,短短只不过几句话,却耗费了她所有的心里,万千语言,到最后却一句都说不出口,只能用这信来告别,希望他们不要再寻她了,让她好好静一静。

    接过琦亚递过来的纸张,几个人都皱起眉,“好吧,不过要走前先吃饭,吃完让邵涵送你去,反正机场不远,也误不了时间,再买些东西带在上以备应急之需。”

    听着妇人的话,看着那几双担忧的眼眸,心中暖流通过,忍下眼中的迷蒙,“不用了,我想尽快离开。”以舅舅他们的本事,估计现在他们已经知道她在哪里了。

    “可是……”

    “我送你去机场吧。”一直没有说话的陆邵涵打断妇人的话,他也大概猜出,琦亚是在躲着下午那些人吧。

    人家的私事他们外人也不好插手。

    琦亚只是感激的点点头。

    “好吧,那你小心点。”妇人轻叹了口气。

    也许是雨的原因,虽然现在不晚,但是外面车辆也稀稀疏疏,看着打落在车窗外的雨水,琦亚只是失神的凝望,似乎透过那细雨凝望着什么。

    一旁的陆邵涵偏头看向一直目不转睛看着窗外的女孩,眉心不觉皱起,这样的她感觉和那时的一模一样,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全围绕着挥不开的忧伤,如铜墙铁壁般把自己与世界隔离出来,一个人在孤寂中慢慢落泪泣血。

    “这场雨后就是真正的天了,再过几天也是节,中国的节。”破天荒的,陆邵涵找了话题,只是话题刚刚开始便不知道怎么向下。

    不过这话题也倒是稍微让琦亚有些反应。

    节?似乎是中国的一大节,是一家团圆的子呢,可是这样的子她却从来没有感受过,团团圆圆,什么时候才是真正的团团圆圆呢,以前是缺少一个父亲让她一直无法释怀,总觉得自己的生命总有或缺,现在连他们也不能见了,她还怎么去奢求团圆,“今天……你见到了他们了?他们……还好吗?”喉咙似乎梗着东西,连说几个词都艰难。

    他们?看着琦亚越发忧伤的侧脸,陆邵涵收回目光,微微沉吟,是那几个人吗,“是那来找你的那五个人吧,他们很好。”

    一时,车厢又陷入压抑的沉默,她不说他不好问,而她却不敢再问,怕会忍不住落泪。

    正如琦亚所料,在琦亚离开时,萨斯特那边已经收到消息。

    “舅舅预料得果然没错,琦亚离开了,我已经让他们在后面悄悄跟着。”

    “我们这样下去好吗?”安丽丝最终还是问出来,他们追,琦亚跑,这样到最后到底有什么意思。

    “不是迫,有些事错过了可就是永远。”伊尔曼意味深长的看向凯奇。

    丽莎深深叹了口气,“总是穷追不舍也不是办法,不如先去琦亚住的那个地方探探口风,琦亚会离开估计已经料定我们很快就找到她,也许她会留下什么也说不定。”

    “我和伊尔曼去追琦亚,舅舅和查恩斯去那里看看吧,现在舅舅和琦亚还是暂时不要见面,等我们的消息。”拿起钥匙,圣安德尔拉着伊尔曼,懒懒出门。

    微微闭上眼睛,紧了紧拳头,凯奇还是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舅舅越发沉闷了,若再这样怕真会扭曲格就糟了。

    几个人无奈的面面相觑,查恩斯揉揉眉心,从沙发上起来,仰头喝下桌子上不知谁的酒后就拿着钥匙追上去。

    “好像有人跟着。”陆邵涵看着后镜里的一辆车,从开始便一直跟着。

    “不用理会。”琦亚只是淡淡的闭上眼睛,她早就知道会有人更着,他的家人们有多厉害她很清楚,找个人很简单,这也是她这些天半步不出门的原因,估计现在整个城市都遍布他们的眼线,反正她是要离开的,只要他们看过她的留言自然不会追来。

    只不过琦亚却忽略了他们的坚持,也不知道她一直纠结的问题,他们早就知道,而这其中还有他们的推波助澜。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重要声明:小说《四休冷情CEO:新妻不受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