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2.血腥弥漫

    “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不要,我不要你救,我才不要你这死女人救,你给我滚。”祁天佑不断挣扎大喊着,柳叶手上那带血的弯刀让他害怕,她怎么那么狠心,连自己都下得了手,这个笨蛋。

    “想救她吗?”柳月音轻轻一笑,温柔的看着祁天佑,“那好啊,拿你的命来换就行。”刀又像脖子推进一点。

    祁天佑疼得直咬牙,忍着不叫出声。

    琦亚脸色发青,“柳月音。”怒吼一声,随后挥起手上的弯刀微微弯腰,刀快速的掠过脚跟,顿时地上慢慢涌出一滩血,双脚也无法用力,直直像地上跪去,只剩拿着刀的手能撑着地上。

    虚弱的喘着气,牙齿被咬出血来,慢慢的顺着嘴唇流出,“别动他。”

    祁天佑瞪大着眼睛看着这样狼狈的她,眼中一片血红,颤抖着嘴唇,任由着眼泪不断的落下,却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柳月音移开刀,狂笑的看着地上的琦亚,慢慢的走到她跟前,“费瑟斯顿·琦亚,你知不知道现在你很像什么,很像一条狗,一条可怜的流浪狗。”脚用力狠狠的踢了下那唯一支撑的手,顿时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琦亚整个人也趴到地上,背部被柳月音重重的踩着,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你这个疯女人,变态,快放开他,柳叶,你不是很会说话很会骂人吗,怎么不说话。”祁天佑不断的挣扎着,只可惜都没有用,只能叫喊着。

    “柳叶,呵呵,小孩,你错了哦,她可不是柳叶呢,你认识的柳叶早就死了,她叫费瑟斯顿·琦亚,是被我亲手活活折磨死,之后好命的灵魂附在柳叶的上才能活到今天,她可是一直在欺骗你呢,霸占着柳叶的体,说起来你不过是个鬼。 www.lnwow.com”手上的短刀狠狠的插进那手腕上。

    咬着牙最终还是忍不住惨叫出声。

    车上,凯奇惨白着连,捂着心脏,感觉那不安像毒蛇般攀爬啃咬着,让他快透不过气来,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琦亚出事了。

    “怎么了?”查恩斯担忧的看着脸色难看的凯奇。

    “琦亚出事了,快点。”他和琦亚一直牵绊着,以前是拜托麻仓大师,现在是因为重生两个人的命似乎联系在一起般,所以才能感应到,却仅仅只是有丝丝的不安而已,还有那似乎疼到极致的窒息感。

    查恩斯控着电脑的手一颤。

    凯奇握紧方向盘,“坐稳了。”快速的加挡,车如离弦的箭般冲了出去。

    今夜的上海东注定不会平静,一夜警车鸣叫,交通堵塞,人们骂骂咧咧,机场车站因为突然出问题而暂时无法按时而哄闹一片,警务人员和工作人员都忙不过来。

    早就接到查恩斯发来的最终地址,韩锋第一时间也调动了几乎百分之八十的人前往,就他自己也跑在最前头。当年因为他的轻敌而失去妻子,现在又因为他的疏忽和害女儿于危险境地。心里也是刀割般难受,只希望女儿能脱险,“叶儿,如果你在天有灵,请保护我们的女儿平平安安脱险吧。”

    破败的房间里,柳月音坐在地上,冷冷的看着那护在琦亚面前脸色惨白的孩子。

    就在一分钟前被柳叶的惨叫声刺激到的祁天佑竟然发挥潜力,脑袋狠狠的撞向那个忍者的口,脚也用力踩了下他的脚,同时如小兽般发狠的咬着横在他肩膀前的手臂,趁机脱离那个人,跑过去用力推开柳月音,捡起地上的弯刀颤抖的指着柳月音。

    “你这个笨蛋,你在干什么?”琦亚虚弱的抬头,艰难的看着祁天佑,这笨蛋,如果惹恼了柳月音就完了。她知道哥哥他们一定会找到她的,所以她要做的只是拖延时间。

    “这才是我要说的,你这个笨蛋。”祁天佑狠狠的瞪了一眼琦亚,看着如摊在血里的她,怎么看怎么骇人,眼睛有模糊起来,抽抽鼻子抹掉眼睛酝酿的泪水,警惕的瞪着柳月音,“你别过来,不然我不客气了。”

    “呵呵。”柳月音笑着随意站起来,完全不理会祁天佑的威胁,“小子,勇敢的嘛,你以为这是在英雄救美啊,要不要我教你怎么握刀才准确,要不要我教你怎么伤人。”

    被柳月音这么一暴喝,祁天佑的手一抖,本就比他手还重量的弯刀也握不住,就掉到地上。

    柳月音趁机踢开祁天佑,把他踢倒在琦亚旁边,随后慢悠悠的走过去,却不捡起地上的弯刀,而是用力拔起琦亚手腕上的短刀。

    琦亚惨叫,血注顿时溅红了柳月音的脸,看起来更加骇人。

    “疯女人,住手。”祁天佑坐起来,本想扑过去。

    柳月音冷冷一笑,举起短刀就挥过去,“既然你那么舍不得她,那么就先去下面等她吧。”

    “不要……啊”琦亚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瞪大这血红的眼眸看着那挥向祁天佑的短刀,用力转向惊呆的祁天佑扑过去。

    短刀毫不拖沓的在那已经被血浸成红色的背上划出长长的一刀,惨叫声再次响起。

    祁天佑呆愣的瞪大眼睛看着压在上的柳叶,“柳叶,叶姐姐,你这个笨蛋干什么,挡刀很好玩吗?”

    “呵呵,你终于叫我姐姐了,看来还是有收获的。”琦亚努力的挤出一个虚弱的笑容。

    祁天佑撑着手扶着她的肩膀,“只要你没事,只要我们能出去,你要我叫你嫂子都行,我承认你了。”

    “呵呵,还是叫姐姐的好,我喜欢这个称呼。”痛已经麻木了,她已经不知道全上下到底哪里痛了。

    “你……不要……”祁天佑还想说什么,却看到柳月音又笑这抬起手,那举起的短刀很刺眼,直直扎像柳叶的后背,顿时雪溅了他和柳月音一脸。

    “呵呵,既然你们那么喜欢死,我成全你们。”

    至于琦亚,已经叫不出声来,艰难的喘了口气,眼眸模模糊糊的看着面前祁天佑的小脸,“对不起,最后还是没能保护你……”随后便倒下去没有知觉。

    “不要,叶姐姐,不要睡,求求你不要睡,快起来。”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重要声明:小说《四休冷情CEO:新妻不受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