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2.真真假假

    回到别墅,凯奇即刻拿出cd,待听到里面的内容后越听脸色越发沉,连维特都被吓到,似乎从没见过总裁这样,虽然他平时都是偏向冷漠疏离的,但是也很少发火,可是现在的他就像一个聚集这风暴的星体,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他只知道这些事都和一个叫柳叶的女人有关,以前似乎他在他边除了琦亚小姐就没有见过任何女子,现在竟然会为一个女人生气,不免让他感到很好奇,对这个柳叶也好奇起来,到底什么样的女人能让一直不近女色的总裁这样上心。

    少顷,凯奇终于站了起来,拿出光碟返回小盒子里,里面其实只是几个音频,只是那几个音频里面寥寥无几的话已经让凯奇萌发杀人的念头了,只因为那里面完完全全是针对琦亚的,本以为那一系列的事是正对费瑟斯顿的,可是里面清楚的交代着让徐若去做的事和现在所发生的事大都很吻合,除了珠宝事件,不过估计那件事也脱离不了关系,交代徐若的人是针对柳叶的,竟然用出韩锋为借口到处陷害柳叶。

    不过倒让他疑惑起来,按这样来看,那个人必定是和柳叶有恩怨的,不是对琦亚,看来要查处这个人显然要倒回去查柳叶的事迹。

    “查恩斯,马上把关于柳叶的事全查出来,还有徐若的妹妹也一并查出,要快,特别注意的是,柳叶曾经和什么人有过恩怨,一点都不能放过。”

    “维特。”放下电话,凯奇把手中的碟片递给维特,“把这个送到我大哥的技术开发科研室,让他试试能不能查处对方的一些蛛丝马迹来,还有,不管他问什么你都说不清楚就行。 www.lnwow.com”

    “明白”

    浙江这边气氛也不会比凯奇那边好到哪里去,反而是更加沉,就算是把暖气开到顶也驱赶不去现在的寒,因为那都是自骨子里发出来的,不单是琦亚被绑架这件事,还是男人见的针锋相对,自然这男人与男人会互看不爽的还是改不了那两个异姓,查恩斯可以说是顺势把怨气发到祁萧络那边,本来就看他不爽,现在更是把他给否定了。

    至于祁萧络,自从了解到琦亚出事后对于查恩斯的冷嘲讽也不在意,反而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反省。

    房门轻轻敲响,房间内的人却罔若未闻,依然闭着眼睛,手撑着额角一动不动,若不是那慌忙的呼吸,还以为是个雕塑呢。

    只不过似乎外边敲门的也坚持到开门为止,一直保持着那样的音调不断每个一分钟便敲三下。

    终于在大概过了快十分钟后,也许是沉思醒来,也许是终被那声音扰乱,祁萧络淡淡的说了声请进,房门才被打开。

    事实上不用看他也知道来的人是谁,只是他此刻的心实在烦躁得很,乱得如麻般。

    轻轻打开门,杨芩嫣苍白着脸走了进去,只是屋子里没有太过昏暗,一时让她有些不适应。

    微微扶着墙,她也没有开灯的举动,顺应着这黑暗走了进去,虽然昏暗,却还是能够看清楚,特别是办公桌旁那全环绕这哀伤落寞的影,心中一阵抽痛,但还是捂着口走了过去,“对不起。”

    尽管心烦意乱,但是还是不忍,祁萧络深深的叹了口气,睁开眼睛看着站在不远处摇摇坠的杨芩嫣,站起来走过去扶她,“不是说要好好休息吗,怎么还跑出来。”她不想呆在医院,他也尊崇她的意愿搬到别墅,这样也可以近距离照顾,省得又出事,只是却没想到回来时会知道这样的一个坏消息,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他更痛更恨的是因为再次让她在自己边受到伤害却不能保护她,每一次每一次都是错过,所以当对于查恩斯和圣安德尔的冷眼相对和破口大骂时,他没有任何反驳的念头,也没有资格,他似乎越来越没有资格说保护她。

    看到祁萧络明显回避她的话,杨芩嫣声音有些哽咽,嘶哑的音调有些颤抖,“我很抱歉,去吧,去找她,我这里有人照顾不用担心,都是因为我她才会出事的,若她真的……那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等她回来,我会亲自向她道歉。”

    “不用了,你没有错,这只是巧合而已,只能怪我自己太疏忽,他们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他们只是太紧张,不要胡思乱想,好好养体才是最重要的。”祁萧络敛下眉,径自抱起杨芩嫣向她房间走去,因为这件事,让她也被拖累了,他很抱歉,所以要说对不起的,该是他。

    杨芩嫣只是闭上眼睛,阻断眼泪的断流,抓住祁萧络肩膀的手却不由的攥紧,络,你还是在意了,还是怀疑了,尽管最后不信,但是心中却有了芥蒂,你没有发现,自回来后你眼睛不再落在我上一分半秒,就算这样近距离的感觉这你的温暖,却只能如一个陌生人般。感觉是那么的遥远。

    何曾,面对我,你的眼中已经出现了不耐和疏离,尽管歉疚更多,但是我要的不是歉疚。哪怕能得到你心中百分之一的位置,我也不在意的,可是现在,你已经把我排斥在外的吗?

    安抚好杨芩嫣,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决定了,拨了一个熟悉的电话……

    当夜晚来临时,圣安德尔按着指示走到一处仓库,看着那隐藏的黑夜中的人,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我已经来了,该现吧。”

    果然仓库中出现几个人,一些谨慎的去查看有没有人跟踪,一些则去搜圣安德尔的

    “大哥,没有东西。”

    那个大汉依然没有什么表,一双眼眸凌厉的打量着圣安德尔,“水。”手一扬,只是一个音调,三条水柱瞬间往圣安德尔上招呼。

    没有想到会有突然这一招,圣安德尔一愣,随后自然想反抗,只是被边的人压制住。

    “你们干什么?”

    “抱歉,费瑟斯顿先生,只是以防万一而已。”那边已经交代,不能漏过一粒小尘土。

    大汉说完,也不待圣安德尔再说什么,眼睛一示意,抓着圣安德尔的人抬手,重重的砍向他的后劲。

    看着昏过去的圣安德尔,大汉只是面无表的率先上车,“上车,走。”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重要声明:小说《四休冷情CEO:新妻不受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