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4.司徒尧的情窦初开

    所谓的外贸商会无非就是由外贸协会发起的一个聚会,其中会邀请一些在本地有商业交流的一些企业家或比较名气的公司,还有就是一些有名的外商了,对于这样的宴会对于琦亚来说无非便是一个天大的机会,这些外商中不乏很多都是她本预想的合作者,而起也可以认识一些本地企业人士,对以后更有帮助,这样的兴奋让她也暂时低哑了这几天来和祁萧络在一起同进同出不时的被刁难威胁的不满。

    不过不得不承认,有了他的介入和帮忙,事竟然超过了预想的发展速度,对于他的手段和才能她是佩服的,只是对于他的人品她也是唾弃的,但毕竟在同一线上,也只能忍。

    由于今晚的宴会,两人本想早点为今晚做准备,只是没想刚刚走出公司门口,那抹在骄阳下刺眼的银色早已经在那里等着。

    看到那熟悉的车,琦亚稍微有些惊讶和疑惑,这几天他一直没有像以前一样准时来等门再加上她也忙,都差点忘记了,本以为他已经回上海,没想竟还在这里。

    而本来心还不错的祁萧络在看到那刺眼的银色后脸刷的下下来,这几天可都是他特意阻止两个人见面的可能,总特意带着她错过,没想到一时的疏忽竟然还无缝不钻了。东@方小@说网  www.w.com

    此时司徒尧已经从车上下来,这几天让他有些郁闷,也不知道琦亚是不是又在生气了,总躲着他,今天他本料着今晚的宴会,特意早点来,没想到刚来就遇到她出来了,看来今天运气不错,喜滋滋的走过去才发现她旁边寒着脸的祁萧络,不由眉头轻微一皱。

    不过虽然见到他不爽,但是还是礼貌的点点头,“祁总,好久不见了。”随后半点机会都不给祁萧络回应便笑眯眯的凑到琦亚面前,“琦亚,今天终于看见你了,我都等了好几天了,你是不是又生气了?”

    “嗯?”琦亚有些不明所以,“生什么气?”

    “我也不知道啊,谁让你这几天总躲着我……”

    “司徒公子,若想叙旧的话还是选另选别吧,今天恐怕没空。”祁萧络阳怪调的声音适时的**来。

    被打断话,司徒尧有些不满的看向祁萧络,只是碍于现在的场合,琦亚最讨厌麻烦,他还是忍着点,“今天我可不是来叙旧的,只是作为朋友间的交流。”狠狠的瞪向祁萧络后又笑眯眯的转向琦亚,“听说今晚的宴会你也在受邀之列,我可是来邀请你当女伴的。现在我带你去选礼服……”

    “不必了,她晚上会和我一起去,其他的事也不牢司徒公子心,我待我夫人向司徒公子谢过了,只是现在我们实在有要事,就不奉陪。[东^方小说&网  www.w.com]”随后示威的揽着琦亚的腰走到已经被艾狄开来的车。

    腰间突然出现的手,整个人也被半抱半拉的带着走,琦亚脸色沉,使劲的想挣脱,却“你干什么。”

    “不要忘了现在是什么场合,如果你想制造谣言我也没意见,只是现在商城刚刚成型,怕是受不了舆论的攻击。”祁萧络技巧的圈住她的腰,低头暧昧的靠近她的耳边低喃,只是说出的话却让她恨不得活剐了他。

    但是却也认同了他的话,只能放弃挣扎,僵硬着子。

    但是在外人看来就是明显的打骂俏和乐融融。

    看着相拥的两个人,司徒尧脸色有些铁青,拳头撰得紧紧的,心里有一瞬间闪过的心痛却又被愤怒给混淆了,连他自己都没来得及捕捉到,“祁萧络……”

    刚刚想走过去拉开两人便见琦亚已经回过头,脚步也不顿在那里。

    而此时琦亚已经被祁萧络半塞进车,只能来得及回头看向司徒尧,“司徒,抱歉。”

    也因为琦亚这声抱歉,司徒尧脸色铁青中掺着些苍白,这次心里闪过的痛意是那么明显,一直被忽视被拒绝甚至被骂都没有这次满含歉意的一次道歉来得痛,只因为这次她是因为另一个男人而拒绝他,再次抛下他选择了那个曾伤过她的男人。

    也许是不忍看到如此失落黯然的司徒尧,似乎瞬间失去所有的光芒,苏芮还是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和司徒尧相处还是舒服多了,她也很看好他,“这些天阻止琦亚和你见面的是我们祁总,琦亚并不知道,其实琦亚还是很在乎你的,不然不会和你道歉的,继续努力吧,我看好你……”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被开车过来一脸不爽的祁云铭给扯开,顿时又是火大,“祁云铭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忍你很久了,别以为老虎不发威你就当我是病猫。”

    “哈,我可一直没有当你是猫,你是母老虎已经众人皆醉,就不用强调了。”祁云铭一边拉着她走向车子一边打哈哈,直接把她就塞进车里,顺便说声,“如果你不想我现在做出什么更惹你生气的事就乖乖坐着。”

    本想再出言破骂的苏芮在顺着祁云铭不坏好意的视线从车里抬头时就看到不少女同事正在落地窗旁看着他们,而周围也有不少年轻女同事正用镭光扫视着她,不由打了个寒战,都差点忘了这个狐狸还有不少粉丝呢,她可不想天天被那些目光扫视。

    只能恨恨的瞪着他,在车开之际忙转头看向司徒尧,“其实她难得纵容一个男人这样随意接近她,你可不要放过这次机会,一定要把她追到手啊……”声音已经随着车飞速离开而慢慢变淡。

    看着也离开的车子,司徒尧抿紧嘴唇,轻抚着口,对于瞬间豁然开朗,苏芮的话无疑当头棒喝敲醒了他,若以前还不明白苏芮那些支持什么的话,那现在他是完全明白,也明白心里的感觉,本以为一直以来只是对她好奇和佩服,想把她当知心朋友,现在……恐怕不止了,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心竟然也落在她上,到底是什么时候?是第一次遇见她时她的不屑和嘲讽,只是却是来掩饰眼里的伤感和脆弱,还是因为她如一直怕受伤而只能用全的刺来伪装自己的小动物……

    转上利落的上车,也许他需要好好理清楚一下绪……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重要声明:小说《四休冷情CEO:新妻不受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