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6.司徒尧的纠缠



    
    银色的雷文顿如白虎快速的奔跑着,银光一闪而过没有一分钟车已经和那辆计程车追平。

    “停车。”司徒尧看向一脸冷漠的琦亚,转看向那个司机命令着。

    “琦亚?”苏芮瞥了眼外面的司徒尧。再看看全冒着寒气的琦亚,搞不清她为什么对那个女人污蔑的事不生气反而对司徒尧生那么大的气,难道是气他没有出手帮忙吗?

    “司机,尽管开,不用管。”琦亚淡淡的闭上眼睛。

    那司机瞥了眼后面的两个女人又小心的看着总和车并肩的男人,顿时冷汗直流,看那车就知道肯定不是惹得起的平常人。

    “琦亚,你先停下车听我说,你为什么要那么生气呢,是因为我自作主张利用韦邵霖约你出来还是因为我一直冷眼旁观……”

    “司机,麻烦把车窗全关起来,谢谢。”眼睛没有睁开半点,冷漠的语调在车中回旋。

    看着关起来的车窗,司徒尧气结,再看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反应的琦亚,心一横直踩油门向前冲去,再打横停在前面挡住她们的路。

    司机明显被这一下吓得不清,急忙踩刹车,黝黑的脸上都出现白色,被这突然一停后面两个人也差点摔了,苏芮更被撞的晕头转向,而琦亚因为反应及时用手撑住倒没撞到。[  www.W.com}”

    “司徒尧,你没有什么错,我也没生什么气,我们本没什么多大关系,你不需要可以去委屈自己。”

    “你……琦亚,为什么你总要那么冷硬的把关系你的人据之门外,什么没有关系,我们是朋友不是吗?”这下司徒尧脸色终于下来,他实在不明白她为什么总那么固执,那一的刺到底是为了保护自己还是刺伤别人的呢。

    “朋友?”冷冷一笑,淡淡的偏过头,“我有说过吗?”

    有说过吗?司徒尧瞪大眼睛,不由后退一步,确实啊,她从没有承认过啊,一直都是自己死赖着,难道想接近她就真的这么难,“琦亚,我知道你独立,但是为什么要这样排斥别人的帮助呢,很多事不是只靠一个人坚持的支撑着就可以,你到底在害怕什么,还是在逃避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四休冷情CEO:新妻不受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