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1.你不过是棋子



    
    安静的和室里,不时的传出一声声疯狂的叫喊声和诡异的笑声……其中不乏夹杂着闷哼的声音和  www.W.com}”

    看着黑发男子离去的背影,女人嘶哑着声音低喃了声‘哥哥’,随后就是无尽的怨恨和狠毒,“费瑟斯顿·琦亚,为什么你就算死也要抢走哥哥,我恨你,你不得好死……”凄厉的声音盘旋在这荒凉的和室里显得很诡异。

    “琦亚,很快就到了,没事,坚持下去,不要睡,就算舅舅求求你了,想想你母亲,外公他们,他们都在等着你……”哽咽的话带起一滴滴的泪水,金发男子死死的抱着女子,就像要把生命紧紧抱住般。

    也没去理会一同上车的柳左伊,而柳左伊只能忍着心痛看着那全血红的女孩,第一次他那么痛恨自己。司机在命令下只能把车死命的加档狂奔。

    “舅……舅,听我……说。”琦亚艰难的撑起最后的力气,保持一点点的清醒。

    “好好,你说,你说。”

    “舅舅,如果我死了,不要让妈妈她们知……道。”

    “不许乱说,琦亚不会有事的,舅舅不会让你死的。”

    “舅舅,求你了,我自己清楚……”

    “不要再说了……”男子已经泣不成声,只能用怒吼来掩饰着,平时风度翩翩的人现在很狼狈,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听我……说完好吗?”

    “舅舅,外公已经老了,妈妈体也不是很好,我不想……她们伤心……求求你,就算帮我这个不孝的女儿赎罪了好吗。”

    “我不答应,要赎罪你自己去,叫别人算什么……”

    “求求你……不然我现在就放弃……生命……”

    “好好,好,舅舅答应你,舅舅……答应你。”

    女子似乎松了口气,嘴角微不可闻的勾起,“哥哥……”

    一直在旁边默默吞泪的柳左伊听到女子那低不可闻的呼唤一愣,随后忙凑过去,“我在,琦亚,哥哥在。”

    “哥哥,你也要答应琦亚,不要把事闹大,没有那个必要了,也不要告诉任何人,就让事这样吧,我不想带走一罪孽……求……咳咳……求你了。”

    “好好,哥哥答应你,你不要再说话了,再忍耐一会,医院就快到了。”死死的握紧那冰冷的手,就怕稍微一放开就会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一部分。

    也许是感受到他们的焦急,车呲的一声停下来,东京综合医院几个字出现在眼前。

    金发男子没有半点犹豫直接打开门抱着女孩冲了进去,一路疯狂的怒吼。

    所有的人都被吓到,待看到那血淋淋的人跟是被吓到了。

    没一会手术灯就亮起。

    看着那亮起的手术灯和慢慢关上的大门,金发男子愣愣的站着,似乎这一隔就是一世界,蓝色的眼睛尽是迷茫,金色耀眼的头发沾了丝丝的血迹更显暗淡,就连耳边那蓝钻耳钉也显得黯淡不少。

    不过这样死寂的又何止一人,那一同站在边上靠着墙的男子也不好受,心脏已经压抑到极点了,只能不断的乞求着,只是也许上帝刚刚好出差了吧……

    没十五分钟大门再次被打开,迎出来的却是一脸惋惜的医生,“对不起先生,很抱歉,病人失血过多已经不治亡了……”

    ‘不治亡’简单的四个字却让两个男人瞬间觉得天昏地暗,一个愣愣的靠着墙跪了下来,眼睛空洞无神……

    一个已经疯狂般冲了进去,看着那白布覆盖的体,粗鲁的一把掀开白布,直接抱起女孩,在医生护士的惊讶中飞奔出去,最后直到消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四休冷情CEO:新妻不受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