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伸脖一刀,缩脖也是一刀

    “纳兰烬一定不喜欢玫瑰吧。他太过要求完美了,可只要是人怎么会不犯错呢。如此苛刻,无非就是难为自己而已。”涟漪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将手中的玫瑰枝截短随意的插在了发间。

    纳兰夜染双臂环在前,做出一副思索状。“他的确不喜欢玫瑰花,而且是很讨厌。”纳兰夜染状似认真的说道。

    “沈涟漪,你竟然还能如此悠闲,难道就不害怕吗?”曾经嫁入东宫的那些女子,一踏入宫门就开始哭哭啼啼,而涟漪却没有半分的悲观,这子依旧过得风得意。

    伸脖一刀,缩脖也是一刀,害怕有个用啊!涟漪心中嘀咕。“本姑娘人见人花见花开,凉他纳兰烬也舍不得将我怎样。”

    纳兰夜染听了她的话,忍俊不住的轻笑出声。这个小丫头,小聪明有点,也还算可。就是这脸皮太厚了点。

    “好像很晚了,我困了。”涟漪玩够了,也有些困倦了,不由自主的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那就赶快回去休息吧,小懒猫。”纳兰夜染宠溺的一笑,伸手轻刮了下涟漪的鼻尖。

    涟漪不满的再次嘟嘴,向后退了一步。“干嘛总是动手动脚的,以后再也不理你了。”涟漪说完便飞快的向院外跑去。后是纳兰夜染肆意的笑声。

    还真是有趣的很。纳兰夜染望着涟漪远去的背影,嘴角的笑靥更深了几分。弯腰拾起涟漪落在地上的玫瑰花朵,放在手心来回的把玩着。

    “本公子似乎提醒过你很多次了,我与美人约会的时候不要总是跟在我后。”纳兰夜染将掌心的玫瑰花放在鼻端轻嗅,对着空的空气开口。

    暗影中,缓缓的走出一个影,对着纳兰夜染拱手施礼。“臣的职责就是保护少君的安危,自然要分秒不离的跟在少君边。”

    纳兰夜染无奈的按着发疼的太阳,整天被一个尾巴跟着,真是不自在。“刘瑾洪啊,真不知老头子都给了你什么好处,好好的武状元不当,放着荣华富贵、高官厚禄不去享受,非要做个不见天的影子护卫。自讨苦吃!”纳兰夜染一脸的嬉笑,说着风凉话。

    而刘瑾洪完全不为所动,依旧如影子一般跟在他后。“臣只管保护少君,其他的与臣无关。”

重要声明:小说《无赖皇妃要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