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富贵牡丹

    悠然站在门口定睛的看着她,却没有让半点要请她进来的意思。看着她的眼中虽没有恶意,却满是戒备。

    涟漪看着如此的沈悠然,不由得低头一笑,看来这沈悠然从前定然是没少吃涟漪的亏,不然也不会惧怕成如此的模样。这金陵才女好是好,就是子太过软弱,她不喜欢。“姐姐放心,涟漪此来并没有恶意。姐姐都不请涟漪进屋坐吗?”

    悠然呆愣了片刻,但还是让出了路请涟漪进屋。“妹妹进来吧。”

    涟漪淡笑,小心翼翼的将手中托盘放在桌子上。“姐姐似乎很少出屋呢,一个人关在房中都不闷的吗?”

    “一直都这样,习惯了。”沈悠然淡淡的回应,再次坐回桌边,拿起锦帕认真的绣了起来。

    涟漪好奇的看着悠然手中华丽的锦帕,画面上是大朵大朵的富贵牡丹,倒是和面前的文静女人十分和谐。“姐姐绣的真美。牡丹,花之富贵者也,姐姐就要嫁入东宫,如今只有这百花之王才能与之相配呢。”

    悠然错愕的抬眼看着涟漪,不知为何,面前的女子竟然让她就得那般生疏。少了往的哀怨惆怅,眼中多了抹璀璨的光芒,耀眼的让人移不开视线。“妹妹何时也学会说场面话了?悠然真是受宠若惊呢。”悠然半讽刺的开口,涟漪不对她冷嘲讽,她还真是不习惯了。难道又是有什么谋不成。

    “姐姐就要入住东宫了,他是要母仪天下的,妹妹可是连巴结姐姐都怕来不及呢。”涟漪表夸张的说着。如果这样能让沈悠然安心一点,她也不介意做个慕虚荣的女子。

    悠然无奈的一叹,虽极力的镇定,却还是无法掩盖一脸的哀默。手下一个不小心,锐利的针尖便刺在了白嫩的手指腹上。一滴鲜红的血珠污染了完美无缺的绣品。悠然恼怒的放下手中的锦帕,看着涟漪的眼中满是愤恨。“妹妹不必冷嘲讽,东宫太子残忍暴虐、丑陋如鬼魅,并且天命克妻,他的妻子没有一个能活过一年。这回你高兴,你满意了吧。不会在有人和你争什么了。也没有人和你抢风大哥了。”

    面对沈悠然一连串的指责,涟漪却只是云淡风轻的一笑。随意的拿起桌子上未绣完的锦帕,青葱的手指来回翻动,一只栩栩如生,翩翩飞舞的彩蝶便傲然呈现在锦帕上。刚巧掩盖住污染的血痕。

重要声明:小说《无赖皇妃要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