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致命的一脚

    刘瑾洪听命,恭敬的走进屋内,俯给男子施礼,然后有意无意的用余光瞟向幔内的承欢。

    俊美的男子顺着刘瑾洪的目光随意的看了眼幔,嘴角依旧是那抹邪魅的笑靥。“真不知刘大人是来找我的,还是来寻其他人顺便想起了我?”男子意有所指。

    “臣自然是专程来寻少君的。少君贵为皇亲,臣的职责就是保护少君的安全。”刘瑾洪雷打不动的缓缓开口。

    俊美男子傲慢的一笑,不以为意的喝着杯中清茶。真不知那老头子是怎么想的,竟然找个手下败将来保护他的安全。什么帝国第一武将,除了会盯人什么都不会。

    两个大男人怎么那么啰嗦啊,藏在下的涟漪在心中不悦的反抗。她的腿都要麻木了呢!“啊!”涟漪实在是支撑不住,麻木的腿撞击在地板上,口中不由得惊呼出声。却没想到如此细微的声响竟然传入了外面男子的耳中。

    刘瑾洪突然冷下脸,举剑走向榻,像拎小鸡般的将涟漪从下拎了出来。并将剑架在了涟漪纤细的颈项上。“说,你是什么人?为何藏在下。”

    涟漪很讨厌这种被人钳制的感觉,转头对着刘瑾洪抓住自己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上去,无论他如何使力都挣脱不开。直到血模糊,涟漪才放开了他的手臂。

    “你竟然敢咬本官。”刘瑾洪大声咆哮。

    涟漪瞪大了一双美目,恼怒的看着对面的刘瑾洪。“怡红院是寻欢作乐的地方,来此的自然是恩客了。”涟漪不满的说道,心里不断的骂着这个男人白痴。

    “你!”刘瑾洪似乎对恩客二字格外的介意,眼中突然呈现杀意,举剑向涟漪刺来。

    妈呀!她穿越的这个体是个小无赖,可不是女侠黄蓉啊!涟漪大惊,在屋中胡乱的躲藏,左右躲闪着。闪避不及之下,竟然被刘瑾洪的长剑消掉了头上的发带,一头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

    竟然是个女子,刘瑾洪微愣。而涟漪却抓住了这个空当,抬起左脚狠狠的踢在刘瑾洪的两腿间。随着男子的一声闷哼,刘瑾洪双手紧捂在胯间,一脸痛苦的半跪在地上。

    “哼,这就是得罪本姑娘的下场。”涟漪骄傲的说道。

    一直坐在桌边看戏的俊美男子不由得闷笑,手中的茶杯差点脱手摔到地上。这小丫头下手还真是毫不留,可怜的刘瑾洪,若是因此而断子绝孙,那可如何是好!男子幸灾乐祸的想着。

    “你找死。”刘瑾洪脸色难看的仰头看向涟漪,狠厉的吐出三个字。手中的长剑再次紧握。

    俊美男子一瞬不瞬的紧盯着刘瑾洪握剑的手,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而未等他发难,一道柔弱的女声便抢先开口。“刘大人息怒,吾妹年幼无知,还请大人海涵。”

    承欢匆忙的穿戴整齐,焦虑的挡在涟漪前。哀求的看着刘瑾洪。而他看着承欢的眼中竟是变幻莫测的神色。

    聪慧的涟漪眨着一双迷蒙的眼,看了看无措的刘瑾洪,又转头看了眼羞愧的承欢,顿时便明白了什么。

    “好了,刘大人何必和一个小丫头计较呢。”俊美男子挂着一贯的邪魅笑容,走到他三人前。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对刘瑾洪说道。“本公子还真是瞧不起你,若是不想他人沾染便将她带离这是非之地,若是畏惧人言,就继续做你的缩头乌龟好了。”男子轻蔑的冷哼。

    听了他的话,刘瑾洪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异常的难看。无声的退了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无赖皇妃要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