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歌姬承欢

    两人从将军府的后门溜出,在小菊的指引下,涟漪来到了秦淮河边一座装饰最华丽气派的楼阁前。只是让涟漪奇怪的是,小菊并未带着她从正门走入,而是绕到了阁楼后面。仰头望着两米多高的围墙,涟漪好看的绣眉不由得拧在了一起。

    “你不是要告诉我,我们要从这儿爬进去吧?”

    “不是我们,是小姐自己,奴婢可爬不上去。”小菊一脸认真的开口说道。

    涟漪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这么高的墙,若是掉下来还不摔成残废啊。“你不爬让我爬,找打了是不是啊!”涟漪故作生气的抬手向小菊打去。

    “小姐饶命啊!”小菊调笑着用双手抱住头。“以前小姐也都这么爬过去的啊。难道我们两个女儿家还能从正门大摇大摆的进去不成。”

    涟漪没好气的重重拍了下小菊的头,她早晚要被这个笨蛋丫头气死不可。“女儿家不能进去,我们换成男装不就成了。” 涟漪说完转向商铺的方向走去。

    “小姐以前不是也没想到。”背后的小菊不满的嘀咕。

    涟漪换上一男装,大摇大摆的踏进了怡红楼。可怜的小菊如曾经一样在外面把风。虽然混进了怡红楼,可是她沈涟漪是个不受待见的小姐,哪里有泡头牌歌姬的银子。只能在楼内胡乱的摸索着。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找到了承欢的房中。

    “公子怕是走错了门吧,我并不认识公子。”承欢上下的打量着推门而入的陌生男子,生疏的开口。

    涟漪美目微眯,目光扫视在面前的女子上。容貌秀丽端庄,一袭淡雅的衣裙,举止彬彬有礼,没有一丝俗气的水分味。倒是很合她的胃口。

    “来这里的恩客,姑娘都认得吗?”涟漪玩味的一笑,自顾自的走进了屋内。“来者是客,姑娘不请我坐下吗?”

    承欢定睛的看着涟漪半响,才恍然大悟的抿唇一笑。“又是你这个小无赖,怎么今儿个换玩法了,不爬墙了?”承欢莲步轻移的走到桌旁,为涟漪倒了一杯清茶,并示意涟漪坐下。

    “月余前,涟漪出了一场意外,忘记了一些事。听小菊说以前我很喜欢来找姐姐。”涟漪接过承欢手中的茶杯,闪着一双晶亮的眸子问道。

    听到她出了意外,承欢微愣了片刻,但看到她安然无恙的坐在自己面前,很快便恢复了一贯的面容。“涟漪平里来我这儿只是喝喝茶,聊聊天而已。并无其他。”

    “姐姐来这里多久了?”涟漪一边喝茶,一边随意的问着。

    承欢思索了片刻,才云淡风轻的开口。“很久了吧,久到我都不记得了。那时候家破了,爹爹被人抓入大牢,三后问斩。娘亲从此一病不起。走投无路下,我便坠入红尘。”

    从千金小姐沦为万人可夫的青楼女子,那段不堪的过往,承欢都不知自己是如何过来的。她的第一个男人是谁,连她自己都不在记得。只记得那个痛彻心扉的夜晚,陌生的男人在她的上胡乱的啃吻着,她的清白就这样毁掉了。

    听着承欢几近哽咽的声音,涟漪不忍的拉住她的双手。“姐姐,对不起,涟漪不是故意要问这些的。”

    “不碍。”承欢随意的摇了摇头。

    “说了半响,我还不知道姐姐的名字呢。”涟漪急忙转移着话题。

    “我叫承欢啊,整个金陵城的人都知道。”承欢不解的说道。

    “涟漪是问姐姐以前的名字。”涟漪继续解释,什么承欢!一听就是没水准的老鸨取的名字。

    承欢诧异的看着面前的女子,不知为何她总是觉得今的涟漪与往不同。曾经的涟漪只会抱怨命运不公,张口闭口总是离不开沈悠然与风轻扬的名字。而今的涟漪却未提及半句,反而关心起她的世。那双绝世的美目中,不在有一丝哀怨,而是闪烁着清澈如水般的光芒。耀眼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重要声明:小说《无赖皇妃要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