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先斩后奏

    “……啊……晨……”涟漪刚刚踏入院中,便听到屋内传出女子大声的呻-吟和男子粗重的喘-息。涟漪的脸颊不由得红了几分,光天白的躲在屋子里XXOO,还真是不害臊。涟漪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此时屋内的二人正是激-迸发之际,紧闭着的房门却突然被人从外推开,一水粉罗衫裙的俏丽女子出现在了门口,随意的半依在门边,冷眼旁观的看着屋内的活宫。

    “啊……”上的女人一声尖叫,急忙胡乱的拉起旁的薄被遮掩住体。

    “沈涟漪!”-求不满的沈傲晨大声的喊着来人的名字,语气中满是不悦。不耐的拿起旁的锦被裹住了下半

    “对不起两位,打扰了。先借你男人用一下。”涟漪明媚的一笑,不以为意的耸耸肩,将手中的衣物丢到了沈傲晨面前。然后华丽丽的转向外走去。

    “哥,我在正堂等你哦。”涟漪再次提醒,顽皮的一笑,水粉色的影瞬间消失在屋内。

    “我的大小姐,大清早就坏我的好事,你这丫头是不是诚心的啊。”沈傲晨不满的看着半躺在贵妃榻上的女子。

    皮肤白皙,五官精致,迷离的双眼总是含着迷蒙水雾,如瀑般的长发垂在腰间。涟漪半窝在榻上倦怠的模样宛如一只慵懒的猫

    “纵-过度对体不好的,我只是来提醒哥哥要注意体而已。”涟漪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顺手为自己倒了杯桌上的葡萄美酒,殷红色的美酒映在碧玉的夜光杯中,格外的美丽惑。女子看着杯中的美酒惬意的一笑,一饮而尽。

    “喂,大小姐,那可是陈年的葡萄美酒,价值连城。竟然被你拿来当水喝,真是浪费。”沈傲晨故作不满的吼道,随意的坐到了她旁,拉住她的手腕,强行的抢下了酒杯。

    “哥,院中突然抬进来好多的红木箱呢。”涟漪撒的环住沈傲晨的手臂。

    就知道这丫头无事不登三宝,原来是打着那些东西的主意呢。沈傲晨宠溺的拍了拍涟漪的小脑袋瓜。“若是看好了什么就自己去拿吧。”

    “就知道哥最疼涟漪了。”沈涟漪得逞的一笑,从衣袖中拿出一颗牛眼大的琥珀,映在阳光下,那琥珀竟是透明色的。与其他的琥珀不同,这颗透明琥珀中并没有气泡或是古老昆虫、植物碎屑,封印在其中的竟然是一团水雾。

    “哥,这颗琥珀好漂亮,涟漪一见到它就喜欢上它了呢。”女子柔的说道,脸上是比阳光还要明媚的笑容。

    竟然还学会先斩后奏了!沈傲晨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他真是将她宠坏了。

    “你小心些,别让爹知道了,否则有你好看的。”沈傲晨出声提醒。

    “我知道了。”涟漪羞的一笑。

    “听沈忠说外面的那些红木箱是宫中送来的聘礼,姐姐真的要出嫁了吗?”涟漪收起透明琥珀,继续问道。

    “沈悠然那个废物留在家中也是浪费粮食,还不如早些嫁掉,还能换些值钱的东西。”提到沈家大小姐悠然,沈傲晨不屑的冷冷一哼。

    “可是涟漪听小菊说当朝太子长的比鬼还要丑呢,而且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姐姐嫁过去不是羊入虎口吗?”涟漪不由得蹙起眉心,担忧的开口。

    虽然沈悠然与他们不是一母所出,虽然大夫人对他们并不好,可是悠然怎么说也与他们一脉相承啊。沈傲晨就算再不喜欢悠然,也不至于如此恨她吧。涟漪单纯的想着。

    “这些不是你该管的事,连爹爹都无能为力,你的哪门子心啊。赶快拿着你心的珠子滚出去玩吧。”提到悠然,沈傲晨便是一脸的不耐,出声赶人。

    “出去就出去,我才不想留下看你们配人呢。”涟漪嘟起樱唇,不满的说道,然后飞快的跑出了屋子。将沈傲晨的不悦与怒吼声统统抛在了后。

重要声明:小说《无赖皇妃要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