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姐姐要入宫了

    涟漪在将军府混吃混喝的过了月余的子。除了沈傲晨以为,从未有过其他的人来过她的院落。看来她还不是一般的不受待见。至于那个沈悠然倒是来过两次,虽没什么恶意,却是处处挑刺。那个什么风轻扬的还真是有眼无珠,如此心机的女子,竟然说她单纯?真是笑死人了。

    实在觉得无趣,涟漪便带着小菊在府中随意的走动。只是今的将军府与往不同,所有的人均是忙忙碌碌着,主院中被陆陆续续的抬进来许多红棕木箱,箱子上还挂着大红的绸花。

    涟漪好奇的走到木箱前面,随意的打开,映入眼帘的是琳琅满目的珍奇珠宝、古董字画。哪里来的这么多金银珠宝,难道是她那个将军爹爹发横财了吗?涟漪随意想着,顺手拿起一个檀木小盒。盒子里安静的陈放着一颗通明色琥珀。

    涟漪将琥珀拿出,映在阳光下,竟然放出七彩夺目的光芒。涟漪嘴角挂起浅淡的笑靥,小心翼翼的将琥珀放入怀中,这个珠子她喜欢。

    “小姐,不要乱动将军的东西,他生起气来很恐怖的。”小菊见到涟漪将琥珀收入怀中,急忙上前提醒。

    “嘘,小声些。”涟漪急忙捂住了小菊的嘴巴。“放心,这珠子的事我会和沈傲晨打招呼的,你不要多嘴便是。”

    小菊转头看了看四周,急忙识趣的闭上了嘴巴。正巧此时,管家沈忠又领着几个人抬着沉重的箱子走了进来。

    “忠叔,哪里来的这么多箱子呢?”涟漪随意的上前问道,没有半分做贼心虚的样子。

    “回禀二小姐,这些东西都是从宫中送来的,是大小姐的聘礼。”沈忠如实回答。

    “哦,是姐姐要嫁给皇上了啊,真是大喜事呢!”涟漪不假思索的开口。而她边的小菊急忙走到她边,悄然的拉了拉她的衣角,并附耳嘀咕了几句。

    原来这朔皇朝的皇帝都已经年近古稀了,哪里还需要纳妃呢。沈悠然是要嫁入东宫做太子妃的。

    “姐姐还真是好命呢,将来太子登基为帝,她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了。”涟漪羡慕的说道。金陵才女下嫁当朝太子为妃,也不失为一段佳话。

    “好什么啊,小菊听说当朝太子相貌奇丑无比,而且凶残成。还有传言说他天命克妻,娶妻必死。他娶过的太子妃,死的死、残的残,竟是无一幸免。”小菊低声说道。

    “那我爹还同意这门婚事?”涟漪错愕的问道,她那个将军爹爹不是很宝贝沈悠然吗?怎么会忍心推她入火坑呢。

    小菊一声轻叹,倒是一脸的惋惜。“皇命难为,老爷还能有什么办法。”

    “不过大小姐出嫁了也好,这样风御医就会多注意小姐了。”小菊继续补充了一句。

    涟漪一脸不解的看着小菊,“风轻扬吗?他和我有什么关系?”

    “小姐一直都很喜欢风御医的,只是风御医只和大小姐走的近些。现在大小姐要嫁人了,以后风御医就会多注意小姐了吧。”知道涟漪失忆,小菊便细心的解释。

    她喜欢风轻扬那个对她一脸厌恶的男人吗?涟漪不由得冷笑。她可没有自虐倾向。“小菊,那个,我现在不喜欢什么风轻扬了。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他。”涟漪说罢,潇洒的向另一处院落走去。

    “小姐,你要去哪儿?”小菊急忙追上前去。

    “去找沈傲晨,你不用跟着我了。”涟漪随意的说道。

    听了她的话,小菊顿时驻足停在了原地,抬头看了看朝阳。这个时辰,公子应该是在兰芷园中与雨欣夫人缠-绵吧……

重要声明:小说《无赖皇妃要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