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京陵二花蒂

    “小姐,你终于醒来了,你不知道小菊多担心你呢。”沈傲晨走后,一直守在榻边的俊俏小丫头贴心的拿着手帕为涟漪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

    “你若是永远这样睡过去,也未尝不是件好事。”一旁的风轻扬不冷不的开口讽刺。

    涟漪不悦的拧了拧绣眉,这帅哥是怎么回事啊,她好像没有得罪他吧,怎么句句话带刺呢?

    “那还真是可惜呢,涟漪好端端的醒来了。只怕要让公子失望了。”涟漪骄傲的扬着小脸,理直气壮的反唇相讥。

    “不要每次都装的那么无辜。”风轻扬冷淡的说道。“我真是无法想象,你怎么会这么狠毒,竟然想要谋害自己的亲生姐姐。却没想到老天开眼,大将军正好赶回将军府,否则善良的悠然只有被你欺负的份儿。”

    “是风御医误会了,小姐并没有伤害大小姐。”小菊急忙挡在涟漪前,一副护主心切的模样。

    “一个下人而已,哪里有你说话的份。”风轻扬的脸色又冷了几分。

    “是小菊失礼了,还请大人恕罪。”小菊胆怯的急忙跪倒在地上。

    “小菊,谁让你跪下的,他又不是你的主子。”涟漪出声道,起将小菊从地上拉起。高傲的仰头直视着风轻扬。

    “你说的我都不记得了,风御医若是没有什么事可以请你离开了吗?”涟漪出声赶人。

    “沈涟漪,我最后一次警告你,离悠然远些,否则我一定让你好看。”风轻扬丢下一句警告的话,然后转离开了屋子。

    好看就好看,难道还怕你不成。涟漪对着风轻扬离开的背影不以为意的做了个鬼脸。然后迫不及待的飞跑到铜镜前,她想知道现在的她究竟是什么样子。

    当粉雕玉琢的小脸出现在面前时,涟漪一时竟呆愣的不知该如何反应。涟漪颤抖的伸出手抚摸着镜中的少女,眼中竟不受控制的迷茫了一片。

    “好,好美。居然连哭都那么漂亮。”涟漪青葱的手指颤抖的抚摸着铜镜中女子的脸颊。唇红齿白,眉目如画,这哪来是人间女子,分明是来自天宫的精灵仙子。涟漪唇角上扬,镜中的女子亦是嫣然一笑,那笑混合着纯真与妖冶,真真是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小姐,怎么了。好端端的哭什么啊,是不是哪里痛?”小菊不解的来到她边,拿出怀中的锦帕为她擦拭泪痕。

    “小菊,你看,你快看,好美的脸啊!”涟漪兴奋的拉着小菊的胳膊,开心的像个孩子。

    小菊不以为意的看了眼镜中的美貌女子,怯怯的一笑。“小姐与大小姐并称为金陵二花蒂。自然是貌美如花的。”

    什么京陵二花蒂,什么大小姐,涟漪又是一阵的错愕!看来她现下最该做的事就是要先弄清楚自己的份了。

    “小菊,那个你刚刚也听风御医说过了。我得了失忆症,可能忘了一些事。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呢?”涟漪试探的问道。

    “那小姐想知道些什么呢?小菊一定知无不言。”小菊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现在是什么时代,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又是谁,都有些什么亲人?”涟漪一张口便是一连串的问题。

    反倒是小菊十分的耐心,将她重新扶回了榻上,自己则坐在了榻边。“现在是朔皇朝,德武三十一年。这里是将军府,小姐是大将军的次女……”

    从小菊的口中,涟漪了解到,她现在这个体的主人年芳十六,是大将军的庶出之女。她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她的姐姐沈悠然是正室所出,也是金陵出了名的才女,备受爹爹的宠。而她沈涟漪却是远近闻名的小无赖,吃喝玩乐样样精通,琴棋书画全都不会。她的大将军爹爹对她一向是不冷不的,除了因为她无赖,最主要的是她的娘亲惠容夫人是因为生她难产而死的。

    在将军府中,除了与她一母所出的沈傲晨疼她宠她外,她就是一个不受待见的人。就知道那个鬼差没那么好心,涟漪心中暗自恼怒。不过自来之则安之,至少还有一个疼她的哥哥不是,事也许并没有想的那么糟糕。

重要声明:小说《无赖皇妃要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