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和美男纠缠不清

    黑衣人仰头朝天哈哈大笑,可是片刻后便没有了声响,架在未蓝脖颈上的尖刀滑落,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黑衣人的尸体向着一旁倒去,咽喉处不知何时插上了一朵艳的玫瑰。

    “如花美人可不是谁都消受的起的。”男子邪魅的冷笑。眼中是嗜血的光芒。

    未蓝的脸颊沾染了黑衣人的鲜血,体不住的颤抖。看着黑衣人倒下的体,一时竟呆愣住了。

    “怎么?吓傻了?”男子戏谑的来到未蓝边。

    啪的一声脆响在两人间想起,未蓝竟出乎意料的扬起手臂挥向男子俊美异常的脸庞。而男子竟然毫无躲闪,生生的接下了这一巴掌。

    “你,你为什么不躲?”未蓝睁着一双迷茫的双眼。

    “为什么生气?就因为那些话吗?”男子不仅不生气,反而好笑的看着她。

    “你不会懂得,被抛弃被背叛是怎么的感觉。”未蓝伤感的开口。然后转背对男子,不想在外人面前暴露脆弱的一面。

    男子无奈的一笑,扳过未蓝的体,将手心摊开展在她面前,男子的十指修长,手心纹路清晰,掌中央是长年练剑所留下的厚茧。而出乎涟漪意料的是,男子的掌心竟蒙着一层细密的汗珠。“你可曾想过,我表现的越在乎你,你的处境就会越危险。”收敛了玩世不恭的笑,男子专注凝视未蓝的眼神竟是那般诚恳而真挚,少女的心不由得漏跳了半拍。

    原来是误会他了,未蓝理亏的低下了头。“萍水相逢,谢谢你救我一命。若是他……”未蓝的话尚未说完,却被男子突然的揽入怀中,温软的唇便毫无预料的覆在了她的唇瓣上,灵巧的舌敲开了女子的贝齿,在她口中不住的攻城略地,吸着只属于少女的香甜。

    “唔……”未蓝口中发出抗议的声音,粉拳胡乱的挥打在男子的膛。而男子却置若罔闻。

    就在未蓝即将窒息的前一刻,男子才放开了她。从新获得自由,未蓝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当呼吸顺畅之后,再次扬起手臂,挥向男子。而这一次却被男子拦截。玉腕被男子宽厚的手掌紧紧握住,未蓝不悦的紧蹙眉心。

    “放开我,男女授受不亲。”未蓝骄傲的扬起小脸。

    “亲都亲了,现在说什么授受不亲是不是晚了些。”男子云淡风轻的一笑。“我从来不受人威胁,你是第一个让我受制于人的人。从来没有人敢打过我,你也是第一个。”

    “那又如何?”

    “我也从来不救人的,现在我救了你命,就注定我们今生会纠缠不清。”男子趴在未蓝耳边,暧昧的说道。

    “谁要和你纠缠不清。快放开我,不然本小姐对你不客气。”未蓝不住的挣扎,手脚胡乱的踢打在男子上。

    “涟漪,放肆。”一对铁骑由远及近奔驰而来,为首的英俊男子翻下马,快步的走到未蓝边。伸臂将她拉到后。

    “下官沈傲晨参见少君。舍妹年幼无知,还请少君见谅。”自称沈傲晨的男子恭敬的俯首。

    原来是沈家的小姐,被称作少君的男子美目微眯,戏谑的审视着未蓝。传闻沈家二小姐沈涟漪嚣张跋扈、不学无术。今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沈将军不必多礼,天色不早了,你先带着妹妹回去吧。令妹顽皮,以后可要严加管教才是。”俊美男子似笑非笑的说道,目光却一直停留在未蓝上。

    沈傲晨再次躬。“少君教训的是,傲晨回去后一定严加管束。”

    “涟漪,你看你闯了多大的祸。还不和哥回家。”沈傲晨一把拉过未蓝,微怒的说道。

    哥?涟漪?这都什么啊!她可是一个都不熟的。未蓝一阵的眩晕。眩晕?是啊,还不如直接昏倒的快,然后在慢慢的想办法吧。

    想至此,未蓝双眼一闭,直直的倒了下去。

    “涟漪,涟漪。”沈傲晨焦急的呼唤,手疾眼快的将妹妹打横抱起,向着自家的马车而去。

    哥哥,多温馨的词汇啊,她喜欢这个叫做沈傲晨的哥哥。在他温暖的膛中,疲累的未蓝竟然安心的睡着了!半梦半醒间,飘入耳中的似乎是那绝色男子温柔的低喃,他说“涟漪,你的眼睛,好美!”

重要声明:小说《无赖皇妃要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