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楔子

    “你,你是谁,放开我。”涟漪口中呢喃,无力的推荐着紧压在上的男人躯。

    漆黑的夜晚,没有月光,冰牢中更是漆黑一片,涟漪看不清男子的面容,只能感觉到他温的手掌游走在她玲珑有致的体上。手掌所经之处,涟漪体的温度逐渐的回暖。他的唇紧贴在涟漪耳畔,温的气息吞吐在她耳中,涟漪的体不受控制的颤动着。而那吻沿着她的耳际一落向下,在颈项间细细的索吻,留下深浅不一的吻痕。

    “不,不要这样。”涟漪的手指紧扣在男子健硕的膛,口中不住呢喃,却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男子的手顺势插入涟漪发间,似抚慰,似安抚。“涟漪,我想要你。”他在她耳畔低语。手指轻柔的挑开涟漪前的衣襟,将头埋在涟漪前,吸着独属于少女的美好。

    “不,不可以。”涟漪无助的反抗,最后残存的意识还在无力的挣扎。

    “别怕,涟漪,我不会伤害你的。”很动听的男声,那么温柔体恤,宛若来自遥远天际的靡靡之音。他知道她的名字,他那么动的唤着她。那一刻,涟漪竟然被惑了。

    “小漪儿,你的体可比你的嘴巴诚实的多。”男子明显的感觉到涟漪的动摇,暧昧的一笑,下的坚抵在她双腿间的柔软处。体向前一倾,便将自己完全的没入涟漪的体中。

    “好痛,放开我!”涟漪吃痛,下意识的低唤一声,眼泪沿着脸颊瞬间滑落,是疼痛,是委屈,是羞愧。

    男子知道涟漪初经人事,停止了下所有的动作。只是用唇封住了涟漪不断呼痛的小嘴。所有的呜咽都被他统统吸入口中。不知过了多久,男子的唇瓣才离开她的。只听他低吼一声,像是承受了所有极限,下再次恢复了律动。

    “不,不要了,求求你放开我。”涟漪不住呢喃,晶莹剔透的泪珠如泉涌般滚落在冰冷的冰面上,瞬间摔得粉碎,仿佛涟漪色彩斑斓的梦,统统摔得粉碎……

    一夜**,千般恩,万种缠绵。男子的索求无度让涟漪的意识逐渐的模糊,迷离的前夕,涟漪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在他的手腕处留下一道深深的咬痕。无论他是谁,她都要找到他,找出这个给她无尽温暖,却也将她推入万劫不复之地的男人。

    熹微的晨光从天窗入冰牢中,天亮了,那男人也失去了踪迹。涟漪从睡梦中苏醒,上紧裹着一件厚实的狐裘披风。而披风内的体却是一丝不-挂的,双腿间刺目的鲜红提醒着她,昨夜发生过的一切。

    涟漪强忍住下的疼痛,将昨夜被男子脱掉的衣服一件件重新穿回上。她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坚强,可是眼泪还是不由自主的滑落。滴答滴答,如水晶般滴落在通明的冰面上。涟漪萎缩在角落处,蜷缩着体。

    穿越而来,难道她活着的意义,就是要为这体的主人承受痛彻心扉的折磨吗?是不是她错了,不该恳求那鬼差给她新的生命。不该卷入这深宫这个深不见底的漩涡。

    “痛,好痛。”涟漪紧闭着双眼,泪流的更凶了。体痛,心更痛。那男人留在她上残存的温度不知还能让她支撑多久。其实多久已经不重要了,涟漪的心已死,活着的只是一个躯壳而已。曾经幻想的完美恋,她已经失去了追寻的资格,永远的失去了。如果一切可以从来,她会去乖乖投胎,会忘记过去,忘记一切的疼痛与伤害。忘记她曾经的名字叫做林未蓝……

重要声明:小说《无赖皇妃要休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