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独孤卫 书名:争夫
    祈少的话并非属于随意的闲谈,御九听得出,他是对娘亲的死怀疑的,甚至是,有可能他已经得知了某些她的秘密,才会这样堂而皇之地对她冷嘲讽。

    御九没了和他继续攀谈的兴致,哪想,男人却不依不饶。

    “娘子,既然嫁入我祁家,有些话我还是要说明的,娘子是伍侍郎的女,这平里的礼数和规矩,自然不用为夫担心,可是有几点,为夫定要先提醒娘子为好。”

    御九慢慢对上男人墨黑的眼眸,陡然发现那眸子幽深不见底,她皮笑不笑地接口道,“还望公……相公指点。”

    这称呼,难受地很!

    祈少拍拍御九的手背,感觉那手背细腻滑嫩,他低头瞥了一眼,又将自己的手拿开,一脸严肃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这第一嘛,如果娘子想要出门,需要为夫的陪同,或是为夫的许可。”

    御九扯开嘴角,假笑两声,“出嫁随夫、入乡随俗,应该的、应该的!”

    祈少陪她假笑两声,“这第二嘛,在我祁家,没有先来后到之说,除了大少夫人是皇上指婚,她的位置无人可以取代,其余的妻妾地位均等,排名不分先后,一视同仁。也就是说,入了祁家,你不是第五十少夫人,而是顶替的第三十六少夫人。——当然,如果你生了儿子,那就另当别论。”

    顶替?

    说不准,再有谁来顶替了她!

    御九小头连点,“相公大公无私、雨露均沾,应该的、应该的!”

    祈少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雨露均沾?

    “这最后一条,呵呵,说这个有点早,但是为夫也觉得有必要一提,你也知道,这大户人家的妻妾,说不准哪天命薄归了天,而我祁家的媳妇,死后是没有留全尸之理由的,死后必当在一个时辰内,用泥土将人全部封上,焚烧!”

    御九眯了眯眼眸,暗忖:这男人分明还是针对娘亲假死一事说的,言外之意,她这假死的路子,已经被他给堵死了!

    御九此时才知这个男人的可怕,可是,她只是继续维持良好笑容,“生是祁家人,死是祁家鬼,应该的、应该的!”

    祈少笑了,风华绝代、颠覆众生。

    御九却悄悄握起了拳头,很想敲掉他笑得可的那两颗门牙!

    达成共识的二人,再没有了其他的交谈。

    御九心知逃脱无望,百无聊赖地靠在轿内,昏昏睡。

    而暗藏于某处的顺会和雷治,眼瞅着迎亲队伍过去,却没有接到御九的任何暗号。

    百合虽不知道发生何事,但是看到祈少跟御九同乘一轿,也知道事有变,只能乖乖地跟在轿子后。

    雷治按捺不住,“队伍都快过去了,冲出去吧。”

    顺会轻轻摇了摇头,“不,……我们回去吧。”

    “回去?”雷治扯高了嗓门,“还没行动呢。”

    顺会低下头,有些失望,“没什么行动了。”

    “没……,我说小子,你什么意思啊?”

    顺会苦笑,“还看不出来吗?今天的活动取消了。”

    说着,他转离去。

    雷治跟在后面,“喂,为什么取消啊?你说清楚啊,是不是那丫头给你的指示?……喂,你说句话好不好?”

    顺会终于停下脚步,回头笑道,“听说,祁府常常招工,我要去试试!”

    这句话,雷治悟透了,“你喜欢她?”

    “难道不能喜欢?”

    雷治摸摸头,“也不是……,只是没想到你也会……”

    “嗯?”

    顺会看着雷治有些袖到犯黑的脸,似乎也懂了,原来……

    雷治握了握拳,“好,如果祁府招护院,我也去试试!”

    ……

    祁府确实有必要招护院、招佣工、招保姆、招……,还招心理医生!

    这是御九后来领悟出来的。

    当她手忙脚乱地把嫁衣好,在祈少的搀扶下走出花轿,一进祁府大门,就觉得浓重的脂粉气传来。

    听说,祈老爷和祈少爷的总共加起来一百位妻妾都住在祁府,加上那些还没有出嫁的众多女儿……

    御九理解了,她重重地呼吸两口,准备以最快的速度适应这里的空气。

    祈少亲自搀扶,这是无上光荣,却也无疑招来众妒。

    “听说,她是没有经过最后一关命题,相公钦点的!”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吗?当初,二十五姐姐也是没有经过命题钦点的。”

    “你看,她现在由相公亲自迎亲,这可是除了大姐之外,没有人享受过的殊荣!”

    “那又如何,相公的新鲜劲也就这几天,你看着吧。”

    “……”

    嘀嘀咕咕的讨论声不大,但是却能清晰入耳。

    御九感到握住自己的那只大手依旧沉稳,仿若毫不受影响。

    也是,她都不知道是他第几次娶进门的女人,像这种女人间的小家子气,他必是司空见惯,甚至可能是非常乐见的事。

    进入主厅,伴随着外面炮竹声响,很仓促地拜了天地和高堂,御九便被簇拥着送入洞房,而此时,祈少也已不知去向。

    过程太快了点,不过也正常,他都娶过这么多老婆了,自己不觉得烦,宾客也该腻歪了。

    媒婆老太太尽职尽责地在御九面前絮絮叨叨了一通,无非是三从四德、要好生伺候之类的话,临走前,还悄悄塞给御九一本书。

    慢慢地,四下没有了声音,御九试探地唤了声,“百合?”

    “奴婢在。”

    御九松了口气,“房间里,就你我二人了吗?”

    “是的,小姐……,呃不,是三十六少夫人。”

    ,

重要声明:小说《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