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独孤卫 书名:争夫
    约会?

    顺会是不太懂得这个词的含义的,只是大概明白,有些暧昧的成分存在。

    他笑笑,“可是小姐,你怎知我在这个地方……开办私塾?”

    “我有线人!”

    “……什么?”

    御九不想解释了,其实很简单,只不过那天在院一,有个泥瓦匠看见她和顺会暧昧,多事地替她画了这个图,而她一时好奇心起,就顺着这个图找了来,仅此而已。

    “这里笔墨气息太重,我是个粗人,我们换个地方坐坐?”

    对于御九的话,顺会一笑而对,“笑!”

    御九直接扯过他的手,发觉这个动作确实不够淑女,但是想了想,却没有放开,拉住他往前走,同时顾左右而言他地说道,“今天天气不错哈。”

    顺会看着那只小手,掩下眸低的悸动,陪着她一起顾左右而言他,“是的,连风都很温和。”

    记得电影里有句台词,叫吐着吐着就习惯了,御九觉得,如今看来,实在好用,她现在就是牵着牵着……早该有这个习惯了。

    “睡会,刚刚你教孩童们念的,是你……凤国的诗词吗?”

    顺会摇头,看上去明朗的脸,却一闪而过悲戚,“不,是我爹生前所作,没有外传,我只是觉得,如果没有流传下去,可惜了。”

    “你爹一定是个才子。”

    顺会眼睛一亮,“小姐何出此言?”

    “没什么,我一粗人,不懂诗词,只是觉得,你刚刚教孩童的那些,有意境。”

    “的那句‘业精于勤而荒于嬉’也很有意境。”

    “……”御九白受不该有的赞扬,心虚了,“其实,那不是我作的诗。”

    顺会探出手,轻轻抚平她因为怒骂学生而飞扬不整的发丝,“是与不是,只因为从你口中念出,就有意境。”

    乖乖,御九傻傻地盯着他,这马拍得……太**了。

    而百合则在一旁不满地做呕吐状,她就是不喜欢顺会,有了顺会,小姐的眼里……就没有她了。

    御九定定魂,多此一举地轻咳一声,“其实,我是有事,要你帮忙。”

    “。”

    本来到口的话,被御九临时一改,“第一,没别人的时候,叫我名字即可。”

    “好,御九。”

    御九拍拍他的手背,像是拍着宠物,“真乖。”

    不想,顺会不依了,有些无奈地本起脸来,“御九,奴……我是男人!”

    御九暗笑,凤国的男人养尊处优,哪怕是最底层,也要维系男人的尊严。

    “我知道、知道!你是男人。这第二,四后,帮我将一个‘木柜’运至院一。”

    “就这么简单?”

    “不简单,木柜里,安置的是我的娘亲,而且,只能你一人搬运。”

    御九看着他的眼睛,看到他眼里的震惊,不过,没有抗拒。

    她知道,他值得信赖,所以她找上了他。

    “可以吗?”

    这次,换做顺会拍拍御九的手背,更轻更宠溺,“放心,交给我。”

    ……

    如果说,某个府中的某位妻妾死了,那在凤国是再普通不过的事

    这股风随处可刮,刮到伍府也不可避免。

    只是,这一次的死亡事件,不是人为。

    先是御夫人关在了自己房中,足不出户。

    接着,秘密来了几个郎中,全都包裹严实、神神秘秘。

    然后,有人被盘问出来,原来御夫人得了一种传染病,很致命!

    最后,御夫人终于无药可医,病亡!

    伍府的人被骇住了,谁也不敢靠近御夫人的房,一探究竟。

    而御九哭得死去活来,却也和百合一样蒙头盖脸地,裹个严实。

    因为担心死人也会传染,伍老爷面无表地下令:立即焚化!

    御九抵死抗议:留娘亲一个全尸!她会全权处理娘亲后事。

    恐怕,这是伍老爷唯一一次细细地看向自己这个女儿吧,却也只看到了一双明亮黑眸,其余的部位都被围个严实,他想看出点与冷老头相似的地方都不行。

    罢,看着她就会磨起心里的那股刺,痛得很,他一甩袖:随她处理,但是如果伍府还有别的人因此病丧生,他会让御九偿命!

    伍大和伍二几乎是同时冲进御九的房里。

    “你疯了,你一个女孩子家,能处理什么后事?”

    “没错,这事就由我和大哥处理!”

    御九只是慢悠悠地卸下伪装,“二位哥哥,来晚了,我已经处理好了!”

    ,

重要声明:小说《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