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独孤卫 书名:争夫
    御九没有看他,只是低头看了眼那已经倒地哼哼的野狗。

    “是你打晕的?”

    “啊,是。”

    “用什么打晕的?”

    “……拳头。”

    御九瞪圆了眼,然后好奇地想要抓过那黑而结实的手掌,却在白皙小手与黑黑大掌相碰的一瞬,顺会缩了回去。

    “小姐,奴才手脏。”

    御九似乎迟钝地“哦”了声,还是把那只手抓了起来,一脸探究。

    顺会袖了脸,虽然,他那小麦色的皮肤看不出脸袖,但是,他敢用命保证,真的袖了。

    “想不到,力气这么大,不知道用这只手去打老虎,会不会和武松有的一拼。”

    “……”顺会完全云里雾里,“武松……是谁?”

    御九抬头与他对视,而后露齿一笑,“跟你一样,也是个抬轿的!”

    “……”

    御九终于松开了他的手,“你知道我怕狗?”刚刚,她有听他这样说。

    顺会的脸上又是一窘,御九突然发现,这个男人,

    “嗯,奴才知道。”

    “啥时知道的?”

    顺会终于又敢跟她对视了,眼睛闪亮闪亮的,就像是当初和她约好“后路”一样,让御九心中一动。

    “从小姐七岁时,奴才就知道了。”

    御九翻着记忆,而后再次瞪圆了眼睛,“你是……当年替我轰走……”

    狗血!

    狗血到让她头皮发麻、眼角狂跳。

    可是记忆却在此时尤为鲜明。

    曾经,年仅七岁的她……的前,被一只足足顶到她腰际的大狗吓到魂飞魄散,话说回来,那时娘亲突然不知去了哪里,而就在此时,面前的这位……出现了!

    那时,她简直奉他为神!

    “那时,你明明是个富家公子……”

    她不可置信地上下打量了他,确实,虽然他黑了点,他的衣服糙了点,但是模样,还是可以看出清俊,气质也显得有些贵气。

    “被人陷害,家道中落而已。”

    顺会说得随意,仿若不是在叙述自己的事一般。

    御九没再多提,只是笑道,“你竟然一直记得我?”

    顺会抿嘴一笑,“只要关注,自然会一直记得。”

    “……”御九觉得脸皮有些烧,她发现自己对于男人的青睐很没免疫,尤其是……这么真诚的青睐。

    她不敢自作多地想他是不是对自己有意,不过,也许真是因为这样,他才会给她留下一个“名额”做后路。

    御九只手抬起遮住前额,状似要挡住正午的大太阳,可是下一瞬,顺会已经脱下外衫,挡在她的头上。

    “小姐,这里阳光强烈,还是回凉处歇息吧。”

    影下,御九抬眸,看见顺会那灿而诚恳的笑,心中激不已。

    她懂,这种感觉,叫宠溺。

    抛开娘亲,在异当中,伍大的态度太过冷冽,伍二太过晴不定,冷二哥倒是发自内心的对她好,但是却远不如面前这人来的浓烈。

    他一定是……喜欢她好久了。

    御九默默滴走回厢房,却又冷不防地回头,“你了解我吗?”

    “……啊?”

    关注了这么多年,该是了解了吧,既然了解,就该知道她是怎样的女人,又怎么会喜欢上呢?

    “但凡有征妻会,我都会像没命似地去抢个头破血流,你该知道吧。”

    “……知道。”

    “我常常出言不逊,行为不雅,虽然年纪轻轻,但是说我是泼妇也无可厚非,这你也该知道吧。”

    顺会笑了,“都知道。”

    既然知道,又怎会喜欢她?

    似是看出她的想法一般,他笑道,“小姐,你是奴才见过最孝顺的女孩,从七岁开始,从你跟奴才说得第一句话开始……”

    御九低头,心中百感。

    喜欢,可以这么简单而纯粹吗?

    那时的她,只不过对他说,——不要告诉我娘,她会担心。

    见到御九沉默,顺会不解其意,他以为自己的变相告白让她心生压力,于是耸耸肩,故作轻松地转移话题,“奴才听说小姐已进入祈少征妻的决赛局,恭喜小姐,祈少是个出色的好男人。”

    “是吗。”

    御九不置可否地再看向他,这个傻傻的家伙,笑容那么僵硬还要笑,不知道他这样笑让她看的莫名想哭吗?

    “睡会,我们曾经的约定,还有效吗?”

    顺会眼睛一亮,“当然!”

    御九忽而想通了什么,“睡会,如果我说,我想找你入赘为婿,你愿意吗?”

    “……”

    ,

重要声明:小说《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