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独孤卫 书名:争夫
    白无痕拧眉,“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御九无奈轻叹,“谁叫你是个好‘父亲’呢,我只是奇怪,已经到了嘴边的那个鸭子不好吗?”

    白玲珑觉得有些懵,她完全不懂爹和御九之间在打什么哑谜。

    而白无痕则更是惊诧,有种被人完全洞悉的恐慌。

    他不愿用相知来形容面前的这个女人,可是,她确实轻而易举地明白了他所有心思。

    是,他是想给玲珑找个好的夫家,但是那个人,决不能是祁文轩!

    “我不喜欢不纯粹的鸭子。”

    “纯粹?”

    御九想了想,有些懂了,“是不是,他知道了某些不该知道的东西?”

    那征妻,她和白玲珑站在一起,当她还诧异,为什么那个老嬷嬷看见白玲珑手臂上的图案后,脸色大变,如今看来,果然蹊跷。

    就因为这个,白无痕不让白玲珑嫁给祈少的吗?

    幸好,白玲珑机缘巧合地自己愿意退出。

    御九没有挖人**的嗜好,她也知道,掌握太多秘密的人,往往不得好死,而且,死得很早。

    她耸耸肩,“好吧,我不问了,我会帮你物色!绝对是值得信赖的!”

    其实,还有一个最好奇的问题,她没有问出口,虽然,她憋在心里痒痒的,但是,这句话是怎样也不能当着白玲珑的面说的。

    那就是:他自己把玲珑收了不是更好?

    这一条,对于已经有了多年父女份的这二人来说,应该是个很难跨越的鸿沟吧。

    于是,御九啥也没说,很爽快地接受了条件,走了。

    白玲珑不敢问那是什么条件,因为她知道,问了爹也不会说。

    她只是想起了另一桩事来。“爹,吃了这个药,真的能从死亡状态复生?”

    白无痕点头。

    白玲珑更是不解,“既然如此,爹当初为什么不用这个药来医治那个女人呢?如果当初用了,爹也不至于……”

    白玲珑满怀伤感,当年的事她并不是知之甚详,但是隐隐听说,爹是为了救一个已经死了的女人,才耗费功力,弄到满头白发……

    白无痕淡笑,“珑儿,这不是一回事,假死药只是利用龟息原理,而当年那个女人,是真的死了……”

    ……

    “小姐,你好像很开心?”

    御九收了收扬起的嘴角,“有吗?我只是觉得,事太过顺利了点。”

    “很顺利吗?白老爷明明为难小姐来着。”百合想想就头大,“小姐,你到底要给白老爷物色什么呀?”

    御九抽着嘴角,“百合,首先,我希望你不要再白老爷、白老爷地称呼那个白头发的家伙,你看不出他很年轻吗?”

    “呃……,是,但是也可能,是他保养的好。”

    御九无语,“单纯也是种幸福啊。”

    “什么?”

    御九岔开话题,“我是说,我去哪给玲珑物色男人呢?我自己都没有着落……”

    百合懂了,“白老爷的条件,是让小姐为玲珑小姐找夫婿啊,有这么着急吗,居然要麻烦到小姐的头上?”

    御九抿抿唇,不是因为着急,而是……那家伙怕自己把持不住吧。

    看着御九不说话,百合怯怯道,“小姐,真要找夫婿的话,其实,二少爷不错的……”

    百合的声音低了下去。

    御九则眼睛一亮,“二哥!对,就是二哥!”

    “……啊?”

    百合无从想到,御九所说的二哥,根本不是她心中想的那个二哥!

    “百合啊,你真是我的福星!走,先去看看城北的院一,然后回去找二哥!”

    ……

    当看见城北的院落已经建成,御九暗叹古代人的行动力。

    没有任何现代化的工具,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平地而起一座两层楼的别院,实在是惊人,如此看来,古人建成金字塔也就可以理解了。

    走进院一,一切布局不求奢华,只求舒适。

    每个厢房内都已经摆放好御九设计的双层,就是她上学住校时的那种,想不到,竟能搬到古代来,看上去,那么熟悉。

    御九的眼圈有些袖,不知道杂技团的那帮朋友在她“死”后会怎样,会不会很伤心?

    她只庆幸在现代没有亲人、没有人,想起百合说,御夫人为她差点哭瞎了眼睛……

    就为了这点,她现在这样做,绝没错的。

    遐想中,外面响起动。

    “百合,出什么事了?”

    百合小跑向门口,回头道,“不知道从哪里跑来一只野狗!”

    “野……狗?”

    御九狠狠地拧了下眉,她绝没有想要这样结结巴巴地说话的,前世,她从不怕狗,可是……

    之前的记忆又来捣乱了吗?

    曾经,御九是被狗吓到过,而且,吓到大哭……

    就在御九不由自主寒毛倒竖的时候,门口传来狗狗的嘶鸣,接着,鸦雀无声,而后,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你们不知道小姐怕狗吗?竟然把这畜生放了进来。”

    御九搓了搓胳膊,将寒毛搓了下去,她走向门口,倚在门框上,果不其然,说话的,确实是曾经和她约了“后路”的抬轿小伙。

    “睡会?”

    她是故意发错了音。

    声音很轻,但是顺会还是向她看来,而后,笑弯眉眼。

    御九发现,他那黝黑的健康美,很耐看。

    于是,脚随心动,她走了过去。

    顺会笑得开心,“小姐竟还认识我!”

    ,

重要声明:小说《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