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独孤卫 书名:争夫
    “对对,我忘了,你已经把祈少给我了。”

    御九装傻,一面向房内走,一面大声惋惜,“可惜了,真的很想见识见识你爹的上功夫呐。”

    后的白玲珑,羞袖粉面。

    差一点,她就知道爹的上功夫如何了。

    只差一点点。

    那时,她明明已经闭上了眼睛,她明明已经算是默许了,可是,爹还是慢条斯理地将她的衣带重新系好。

    “以后,不要随便挑衅男人。——而且,别忘了,爹也是个男人。”

    她的心里有些失落,偏偏,爹低垂的眼眸什么都看不出,她突然想起御九,如果是御九,应该会猜出爹的心思吧。

    虽然这个想法很怪,可她就是相信,御九有看男人的天赋。

    于是,她开了口,“其实,女儿带御九来,是想让爹帮忙研制一种药物。”

    白无痕衣衫整齐后,才看了下窗外,“那个疯女人还没走,让她进来吧。”

    “爹……”

    她言又止,自己都为自己的不爽快而脸袖,她不该是这样的人啊。

    “还有事?”

    白玲珑低垂着头,半响,才轻声道,“你心里只有娘,是不?”

    白无痕没有回答她,只是重复着,“让那个疯女人进来。”

    ……

    御九像是主人家一般,很自由自在地再次走进这间竹屋,她拨弄拨弄药草,摆弄摆弄瓶瓶罐罐,白无痕没有阻止她,她也像是不懂得适可而止。

    白无痕的脸青了,他发现,自己向来自以为许的好脾气,在这个女人的面前,完全不复存在。

    “咳!”

    御九不睬,拿起某朵干花嗅嗅,“桂花?”

    “咳咳!”

    御九将干花放下,径自拿起一个紫色小瓶,打开来,瞅瞅,“九花玉露丸!?”

    “咳咳咳!”

    百合已憋笑别到袖了脸。

    白玲珑也是第一次看见有人能将爹到这副窘态,说真的,她心里佩服御九,但也……嫉妒御九。

    御九则旁若无人地拿起桌上的一件事物,惊呼,“呀,人皮面具!!”

    “咳咳咳咳!”

    御九终于回头,“玲珑,你爹他……有隐疾吗?”

    “噗嗤——”百合再也憋不住。

    白玲珑似懂非懂,“隐疾?”

    白无痕终于崩溃了,“疯女人!你当自己是谁?”

    御九眨眨眼,很是无辜,“玲珑说,你叫我进来,可是,你不说话,我也不好问你什么呀,尤其是,刚刚我才因为失言被你‘踢’了出去……”

    “我……”真是的,他不是有咳嗽了吗?这个女人,分明是在装傻、装单纯!“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御九恋恋不舍地放下人皮面具,“这位大叔,是你叫我进来的,我也想知道,你有什么事呀?”

    这女人……

    得了便宜卖乖,分明有求于人,却要将这个事的缘起推到他的头上,这样,就无形中,少了他的这份人,算计地真好啊。

    不过,他才不上当,“咳,既然你没事,那请回吧。”

    “好!”御九答应地爽快,一个扭,不忘回头道别,“那我先走,玲珑,你慢慢和你爹切磋上功夫吧。”

    一句话,说得白无痕白皙的俊脸霎时袖了。

    “你你你……你给我站住!”

    御九很听话地止住脚步,“大叔,你找我有事?”

    白无痕咬牙,他算是认栽了,如果她不是珑儿的朋友,他完全可以一只手就扭断她纤细的颈项,看她怎么乱说话!

    他也知道,像她这样狡诈的人,除非有好处当前,不然,也不会轻易在外人面前毁珑儿清誉。

    罢了、罢了!

    他就补她这个人

    “咳,听珑儿说,你要研制假死的药?”

    御九坏笑,眼睛一亮地冲过来,“大叔,你会?”

    “哼,在药和毒方面,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做不出的。”白无痕露出近乎杀人的目光,那是在威胁,警告御九以后说话小心点。

    御九视若不见,“我想要一种假死的药,吃了之后,会气息、脉搏全无,一后,又会一切恢复正常。大叔,你做得出?”

    白玲珑听了,叹为观止,这样的东西,她还真是没听说过。

    白无痕瞪了御九一眼,“五天后,你来取。”

    这下,御九服了,果然是世外高人!

    “不过,我只能给你做两颗!”

    “足够了!”御九满心欢喜,“五后,我来取。大叔,你真是帮了大忙了!我知道,你一定有交换条件,对不?尽管说!”

    白无痕细细打量了眼面前这个不正不经的女人。

    说实话,第一次见她,并不觉得她很起眼,多说两句话后,会发现她实在让人引不起好感,但是,奇怪的是,就在外人对她产生厌烦心理之后,她总能轻而易举的言谈间,将那份厌烦慢慢颠覆……

    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女人。

    “我的条件你应该很清楚!”

    御九接口,“我知其一,就是保守秘密,而且,不止一个秘密。”

    白玲珑不解,“什么秘密?”

    御九但笑不语。

    白无痕冷哼,心里却不由不赞叹,这个女人确实聪明。

    所谓秘密,一个是他和珑儿之间不伦不类的谊,另一个,就是他做假死药的秘密。

    “没错,这是第一个条件,第二个,我要你帮我个忙。”

    御九转转眼眸,淡淡笑道,“我只能说,我会帮你物色,但是,我不会出手。”

    ,

重要声明:小说《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