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养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独孤卫 书名:争夫
    将伍家老大送出房门时,天已近暮色。

    “大哥,有个问题,我已经憋了整晚了。”

    御九看着伍大落黄昏下的侧影,俊脸被暗光所掩,看不到一丝表,很有意境。

    “哼。”伍大习惯地哼,却带着笑意,“问吧。”

    御九吞吞口水,有些犹豫,“你不用陪两位新嫂嫂吗?”

    虽然这个问题很纠结,但是答案她自己也说得出来。

    在这样的时代里,男人怎会去珍惜、在意一个女人?再说,男人最不缺的,可能就是新夫人。

    于是,御九已经垂下头。

    伍大倒是很认真地思考了她的问题,而后沉沉道,“女人是宠不得的。”

    “……”

    原来,是个沙猪啊。

    御九总算停止嘴角的抽搐,“大哥慢走,不送。”

    生平,她没啥特别讨厌的人,但是对于沙猪却生来没啥好感。

    她连目送的步骤都省却了,直接扭头进屋,却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叫住脚步。

    “大哥,你也是来恭喜御九妹妹的吗?”

    带着不正经的笑意的声音,是属于伍家的另一个骄子,——伍敬贤。

    “嗳,御九妹妹,为什么大哥就可以进入闺房小坐,而二哥我则只给个背影,就打发了事?不仅如此,见了二哥,竟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吗?”

    御九咬牙切齿,她哪有见到他,她只是……闻其声,未见其人而已!

    猛地扭过头,面上却是极其和悦的笑容,“呦,原来是二哥啊,妹妹最近由于劳祈少征妻会的事,常常一思考就是一整夜,如今大局定下,大势所趋,妹妹我这颗一直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人太过放松,难免失聪失明,二哥,抱歉地很啊。——还有啊,二哥,妹妹忘了说,你今天,还是一如既往地‘活跃’啊!”

    伍二两句抱怨,招来了御九的一大堆数落,他冲着伍家老大瞪了瞪眼,好似没有完全明白御九最后一句话的意思。

    伍大轻轻哼笑一声,“她是在说,你很会蹦跶!”

    “我……”伍二有些七窍生烟,偏偏御九笑容可掬,态度友善地让他无从发飙。

    “二哥,妹妹今天着实累了,你跟祈少关系好,应该知道,那家伙的命题绝对是耗神耗心,要知道,在今天之前,妹妹我夜夜不能寐,茶不思饭不想,挖空心思去揣摩那家伙会想个什么招来折磨我这弱质女子,连满头的青丝都有见白了!——你们看看!”

    御九示意地将头摆了摆,二位少爷还没看清,御九又是幽幽一叹,“今天方知道,原来一切的思考竟都是白费!万幸地是,上天怜见,妹妹所有的劳心劳力终于得到回报,今天,竟然机缘巧合地被选中了。——不过,妹妹的心灵上还是受到了妹妹是……,唉,不提也罢!”

    上功夫了得的女人?御九不由地看了看自,哪点像啊。

    这一次,轮到两兄弟默契一致地一同冲着御九瞪眼了。

    青丝见白?

    耍人的吧。

    别的他们没看见,他们只看到了一点。

    ——原来,御九有这等好口才!

    御九看着大眼瞪得她口干舌燥,真要回去喝口水才行。

    于是,她凉凉地挥了下手,“两位兄长请回吧,十后,妹妹一举夺魁时,再宴请二位哥哥。——十天,唉,小妹还要再苦思冥想十天,煎熬啊!”

    御九长吁短叹地进了屋,“砰!”房门关闭,将两个还没有回神的少爷,关在门外。

    “她就这样走了?”伍家老二一脸难以接受地指指紧闭的房门。

    伍大深深地看了那门一眼,回头面无表地对自家二弟淡淡道,“不然,你想怎样?”

    “呃……”伍二眨眨眼,“大哥,不是我想怎样,我只是想问:那个……是御九吗?”

    伍大睇了眼自己的弟弟,“不是她,还能是谁?”

    伍二接受现实,啧啧嘴,“果然……今非昔比啊。”

    ……

    在杳无人迹的山野小乡村,住着这样一对父女,时不时地都会冒出一些诡异的对话,比如今天……

    “爹,什么是上功夫?”

    “噗——”

    正盘坐在上,悠闲喝茶的男子,毫无形象地喷出口中的茶水,因为头部的摇晃,满头雪白的头发跟着如波飘动,有着异样的风和妩媚。

    男子抽搐嘴角,无奈地看向刚刚冲进门的白衣少女,“珑儿……”

    一雪白的白玲珑直接飘到边,好学宝宝地看向那个不到三十岁的白发男人,用着很纯很真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爹,这门功夫,你会吗?”

    男子觉得自己的嘴都快抽筋了,“是……是谁告诉你的!”

    白玲珑瞪圆了眼眸,“爹,你果然会!”

    男子无力问苍天啊,“快说,到底是谁,谁跟你说……说这种事的!”

    明明是义愤填膺的表,太过苍白的脸皮却飘起袖晕。

    “今天,珑儿去参加祈文轩的第二场征妻会,命题是选白虎,给我们检查体的那个大妈说,珑儿是白虎……,爹,你怎么了!为什么脸这么袖?不对,为什么你的脸色青袖不定?是不是走火入魔?”

    男子艰难地扯下白玲珑在自己脸上乱摸的小手,一脸激愤地似要吐血,“你……你给别人看了……看了……”

    白玲珑瞪着眼睛,耐心地等待男子的下文,不想,男子光袖脸,没音了!

    “爹,看了什么?”

    “看……看……”男子指指白玲珑的颈项。

    白玲珑低头觑了眼,不懂,“看什么?”

    “看了你的子!”

    男子憋袖了脸,豁出去了。

    白玲珑云里雾里地眨眨眼,“啊,是啊。”有什么不对吗?

    “你!”

    男子拂袖,轻飘站起。

    白养了,白养了,自己含辛茹苦,当爹又当娘的十数年,居然被别人看了去……

    等等!

    “你刚刚说什么,你被别人看了?”

    “呃……,是啊。”这个问题刚刚不是回答过了?

    男子的脸不袖了、不青了,煞白煞白的,“那她有没有看见……有没有看见……”

    “嗯?”

    男子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她有没有看见你手臂上的凤凰印?”

    白玲珑木然,“应该……看见了。”当时,那老太婆似乎还面色很奇怪地变了变。

    男子颓然。

    完了,这次,是真的白养了!

    ,

重要声明:小说《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