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独孤卫 书名:争夫
    某女,惊叫,再有,昏厥。

    御九目送着那位不知姓谁名啥的女人被抬走,不由心里也在嘀咕:这轮莫非是心理战?

    不知道是祈少把自己的名声适可而止地渲染太好,还是云城的家庭暴力比一般国家都更甚,这些女人们也算是曾经挤破头抢来帖子的豪侠人物,怎么经此一吓,就晕了呢?

    再回头品味老太太那简短的三字命令:脱、衣、服?

    莫非,是刑?

    御九猥琐了,又有些小期待,率先扯开自己的衣带,有不乏好胜者也跟着纷纷效仿。

    老太太又沉声道,“脱下的衣服不要随便乱放,都搭在这个棍子上面。”

    御九眨眨眼,有些失望,难道,这根棍子仅仅是个晾衣架?

    “各位千金小姐,你们的贵,今儿老奴碍于命令,也只能冒犯了,请各位小姐将衣服脱掉,只剩兜衣。”老太太很有当教师的天赋,一边在众女面前徐徐地踱步,一边谆谆训诫。

    所有的女人都依言而行,尤其以御九最为欢快,天知道,这个时代的女人哪怕大天也要穿的遮住每处肌肤,这种光着膀子晃悠的感觉,实在是太久违了!当然,例外的人,总是有的,那就是白玲珑。

    “你怎么不脱?”老太太停在了白玲珑的面前,瞪着她。

    白玲珑与她对视,口气很冷,“为什么要脱?就因为这是你们的要求,就要依言而行?总要有个解释和理由吧,你们到底目的为何?”

    御九光着两个雪白臂膀,对着白玲珑竖起拇指,白玲珑见了一怔,目光中有些疑惑的混沌:既然她是赞同自己的观点的,为何……比任何一个人都脱得……迅速?

    比起白玲珑独立孤行的反叛,御九的这种言行上的矛盾更加让人匪夷所思,不过,老太太无暇想这些,只是死瞪着白玲珑,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不脱衣服,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白虎?”

    “白虎?”女人中有惊呼着,惊呼之余便是羞红满面。

    白虎?

    御九也在思索,翻腾着记忆也找不到半点和白虎相干的讯息。她不由扯扯边白玲珑依旧完好的衣衫,“白虎是什么?”

    白玲珑皱眉,同样不解。

    而站在御九另一边的佳丽杵杵御九的手臂,“别说了。”

    御九眨眨眼,完全云里雾里。

    老太太的目光始终死盯着白玲珑,“检查到你的时候,你还得要脱!”说完,她扭头走向最左边的佳丽,发号施令,“抬起手臂,高举!”

    那佳丽瑟瑟一缩,摇摇头,“我……我不是……”

    老太太眯起眼睛,“看来,这位小姐已经知道何为白虎,没办法,这是少爷的指示,非白虎者不得进入下一轮命题,这位小姐,对不起了,请穿上衣服,出去吧。——你,抬起手臂!”

    几个人下来,御九慢慢瞪圆了眼睛,也懂了。

    原来,白虎就是胳肢窝内没有毛发的女子?

    体毛多少,这是遗传的因素居多,跟白虎啥的有何关系?不解。

    随着一个一个女人失望又无力地穿上衣服离开,御九又纳闷了:凤国的女人,难道天生毛囊发达?居然在她之前,没有一个人留了下来。

    “抬起手臂!”更年期老太太在御九的面前冷喝。

    御九赔笑,这种游戏虽然有些侵犯人权的感觉,不过,倒也好玩。

    她乖乖举手,“我这是天生的,绝对没有自己修剪过!”

    老太太满意地看着她光洁的胳肢窝,却被她的话吓到脸色一白,“你居然敢心生修剪之念?体发肤,受之父母,你居然敢擅自作出破坏?”

    御九抽着嘴角,“只是想想,想想而已。”

    “想也不行!怎会有你这种大逆不道的女人,你……你……,如果不是祈少的要求只要白虎,我现在就否决了你!”

    御九低头,做柔顺状,原来,在这个年代里,女子就算再豪放,也不敢忤逆老祖宗的规矩,不敢轻易对体的一毫一毛稍作破坏。

    “小女知错,谢谢嬷嬷授教。”

    “……”太谦恭的态度,反而让老太太不好意思,“算了,这些都是已成习俗的不成文规定,你没有受到专门教育也正常,看来,即便是习惯的东西,也需要适时地提醒啊。——下一个,你,脱衣服,抬起手臂!”

    白玲珑算是明白了脱衣服的意思,不清不愿地褪下衣裙,那老太太本是一脸鄙夷,却在看见白玲珑手上臂的印记纹理之后,脸色大变,只敢偷偷瞟一眼白玲珑的胳肢窝,便唯唯诺诺道,“老奴冒犯,公……姑娘快快穿上衣服吧。”

    白玲珑不明所以,狐疑地看着老太太,“我合格了吗?”

    “合格了,合格了!”

    已穿好衣服的御九双手抱,若有所思,这老太太,到底在白玲珑上看到什么了?竟然这般恐慌?

    白玲珑也一样不解,与御九对视一眼,完全茫然地摇摇头,穿上衣服。

    最终,这第二轮命题之后,竟然只剩御九和白玲珑两个人。

    房间之内,只剩三人。

    老太太只敢盯着御九的小脸,看也不敢看向白玲珑,“如二位小姐所见,你们是第二轮命题的合格者。不过,我看二位也不明白何为白虎,回去问问你们的娘亲,自然知晓,至于下一轮命题,要在你二人中择取一人,时间仍是十之后。——请回吧。”

    ……

    推开宅院的大门,御九瞪着手中的新的红色抢贴,莫名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脚踩在地面,竟然感到不真实。

    当然,她知道这不是因为兴奋的。

    可总有种怪怪的感觉缠绕着她,好似一切太过理所当然。

    她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确实好命到是白虎,而第二轮的命题就是以“白虎”为题,还是因为……有些她不清楚的因素在里。

    百合捧着水壶迎了上来,“小姐,怎样?”

    御九耸肩,“竟然被选上了。”

    百合眼睛一亮,“恭喜小姐!”

    “百合,你知道这轮命题是什么吗?”

    “呃……,其他出来的小姐都是面色绯红,怎么问都不愿意说命题的内容的,小姐,到底是什么题目?”

    御九想了想,既然别人不敢说,她也不好太过招摇,于是凑近了百合的耳朵,“命题是:选白虎。”

    那一刻,御九坚信,她清清楚楚地看见了百合的脸色一白,有种惊讶和淡淡的恐惧一闪而过。

    于是,本来的问题被御九吞回肚子里,她只是淡淡地瞅着百合的眉眼,“这个命题是不是……很巧?”

    通过导购(

    )前往淘宝网购买内衣,免费拿币看VIP小说

重要声明:小说《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