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独孤卫 书名:争夫
    玲珑,剔透,人如,其名。

    “谢谢你的水。”白玲珑将水壶递回。

    百合一脸不高兴地接过,她的想法很简单,但凡在这里出现的女人,都是自家小姐的劲敌,尤其还是这么美的女人。

    可是,御九不以为然,她盯着白玲珑的纤细双手,在对方诧异的目光下,拉过来翻开手心细细研究,一个习武之人,姑且算是高手之流,手上没有硬硬的茧子,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莫非,你只练内功心法?”

    “呃?”对于御九突然抛来的问题,少女又开始呆滞,良久,才似乎明白御九这一连串的问题是何用意,“你很想学武吗?”

    御九眼睛一亮,“玲珑,你可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能看出我七拐八拐言外之意的女人。”至于男人,忽视不计。

    白玲珑笑的甜美,“我也觉得,跟你似乎有缘。——其实,数前的那次抢贴,我真的只是玩玩,家父得紧了,就过来抢个帖子回去,而那一次,其他人我没有记住,就只记住了你。”

    “是吗……”御九的脸又开始有些僵硬,是啊是啊,那一次,只有她这个前疯婆子御九,才会想到要高价买人家帮忙抢贴……

    是她,这种赔钱的买卖绝对不做。

    在御九干笑的同时,白玲珑也在看着她,“你真的很奇怪,虽然都是你,但是我总觉得,你的气息似乎变了。”

    看吧,这就是高手。

    高手一眼就能看出……气息不同。

    “呃,何为气息?”气质她懂,可是气息?

    白玲珑倒是颇有耐心,“气息就是一个人的吐纳,可以看出很多事。”

    “原来如此……”御九低言慢语,心中崇拜加甚。

    而她正要想再进一步求教辨识“气息”之时,第二轮明天的主考官出来了。——不是僵尸总管。

    丫鬟们纷纷后退,小姐们被送到浪口风尖。

    御九不忘和自己边刚刚结识的朋友,……算是朋友,搭讪,“之前不觉得,但是今天走到这个份上,我后悔了。”

    “呃?”这个字就快成了白玲珑的口头禅。

    “曾经,有一个绝妙的机会,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尤其是现在,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御九,你没事吧。”

    “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要选择让祈少也揭下他的张飞假面!”

    “祈少?”

    御九一脸赴死神,“对,我会对他说:我想看看云城第一美男是否浪得虚名!如果非要给揭下面具后的时间做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你的意思……是要看他一万年?”

    御九悄悄给白玲珑一个眼神,“这是夸张的修辞。”

    白玲珑眨眨眼,“御九,你喜欢他?”

    “啊?”这是……什么逻辑。

    “参加第二轮命题的小姐们,不要大声喧哗!”

    低沉老妪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御九扭头,发现主考官老太太正一脸森地瞪着她,其他参加的九位佳丽也同样对她嗤之以鼻(除了白玲珑)。

    御九乖乖了声,同时不忘对白玲珑做了个手势:稍安勿躁。

    年约五十的老太太在十一位佳丽的脸上兜了一圈之后,冷声道,“都跟老奴进来吧。”

    御九抬头看了眼面前那精致的小宅院,迈出了脚步。其实,在见到的第一眼,她就内心唏嘘:虚有其表,不务实。

    原来,祈少的这处小“别墅”竟是征妻专用?

    女人们一个个陆续进入院内,跟着老太太的后,宅院装饰地雅致,能够看出主人的品味不赖,本来氛围也算和谐,只不过……

    “啊——呜——”

    似尖叫似哀嚎的女人声音从院内的一处厢房内传出。

    那声音凄厉啊,女人们都不约而同寒毛倒竖。

    御九竖起耳朵,很想辨清楚这声音是不是因为某种上运动发出的兴奋声,可是,她还没有得到答案,边的白玲珑已蹙眉道,“有人用私刑。”

    “私刑?”站在御九前面的某佳丽回头,花容失色。

    御九一看,嘿,可不是从她手里高价买贴的丞相小姐吗。

    白玲珑微微摇头,“听声音应该是,而且,还是对女人……很残忍的私刑。”

    丞相家的杨四小姐惨白了脸,“难道,今天的命题是要考验我们对私刑的忍耐力?”

    御九嘴角一抽,不会吧。

    女人们是天生的八卦专家,对话来回只有几句而已,整个争夫队伍不消多时就开始议论纷纷。

    “难道,祈少竟然有虐待**?难不成,之前死去的那个妻妾,就是因为不堪虐待而死?”

    “十有**了,我早就听说祈少的喜好独特,原来,竟是这样的‘毒’特!”

    “天哪,我……我怕呀。”

    “怕怎么办?要么忍了,要么,就趁现在逃出去?”

    “啊啊——唔——”哀鸣声很适时地传来。

    群女们打了个哆嗦,相互间试探着、询问着,“逃……逃吗?”

    而为首带路的老太太终于忍不住了,“都嚷嚷什么?就是这间房了,全都进去吧,你们一起测试,很快就可以解脱了!”

    “解脱?”某女尖声着重复一遍后,当场昏厥倒地。

    御九一看,又是那个杨四小姐。

    她摇摇头,三千两买一个惊吓,真是……超值!

    老太太面无表地招来在院内待命的小厮,“把她用轿子抬出去,小心点,怎么说也是丞相家的千金。”

    女人们静静地看着,有的是因为吓得,有的是因为淡漠,随着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杨四被抬了出去。

    于是乎,一个佳丽,pass!

    厢房的门“吱呀”响起,里面走出一个僵尸脸的丫鬟,“小姐们请入内。”

    厢房很大,起码比御九自己的那个小卧室大过三倍有余。

    摆设倒也质朴、简雅,只不过,唯一碍眼的,就是正中间的一根悬空而横摆着的长棍。

    女人们又开始哆嗦了,“你说,那根混子是干嘛的?”

    “杖……杖刑?”

    “不要,我……我……我想晕了。”

    老太太走到众佳丽面前,又是那种如研究白老鼠一般地眼神扫视一圈后,冷冷道,“脱衣服!”

    通过导购(

    )前往淘宝网购买笔记本,免费拿币看VIP小说

重要声明:小说《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