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个正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独孤卫 书名:争夫
    御九,干笑,祈少,冷哼。

    谁能想到会被抓个正着?

    御九的脑海里瞬时闪过无数个“破解”之法:

    装傻?

    ——公子,几页破纸就能顶上一筐鸭梨?别逗奴家了!

    不行不行,刚刚她明明有字正腔圆地说:这是祈少的抢贴……

    耍赖?

    ——呦,公子,小女的东西,小女怎么用怎么用,小女哪怕是用它换一坨狗屎,也不甘公子的事!

    呃……,这样会不会直接被他一掌劈死?

    赔笑?

    ——啊,听公子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小女从小生惯养,不知金钱珍贵,幸蒙公子教诲,小女从今以后一定勤俭节约,绝不做出浪费的事来,呵呵呵呵呵。

    唉,要不要把思想境界提高到这种地步?

    思来想去,总之是装失忆,就当做不记得他也不认得他!而且,也唯有使出最后这一招,博同,——假哭!

    使劲地憋了憋鼻子,酸意从鼻腔直眼眶,御九就这样红了双眼,再眨巴眨巴,晶莹的泪珠就被她生生挤出眼眶,“呜呜……,公子,小女家乡发洪灾,举家失散,小女一个人几经颠簸流浪至此寻找远房亲人,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小女……上仅有的东西,就是这枚祈少的抢帖……”

    卖鸭梨的女孩看得一愣一愣,祈少已停止抛着抢帖,沉默地看着她,面具下的脸不知道是何表,而他后的莫二正悠游自在地摇着骨扇,同样看不出表

    眼瞅着自己成为焦点,御九吸吸鼻子,又费力地挤出一滴泪来,“小女……一直都敬仰祈少、慕祈少、崇拜祈少、尊敬祈少、向往祈少,祈少的一根头发对于小女来说,都是宝!”所谓千穿万穿,马不穿。

    “噗——”似乎有谁破功而笑。

    御九置若罔闻,又抽抽鼻子,“可是……可是,小女太饿了,做出这种以帖换梨的重大决定,小女……小女比死还痛苦啊,呜呜呜……”

    “是吗。”祈少终于开口了,淡淡地,低低地,有些懒意,“姑娘,不记得我?不记得我的面具?”

    “呃……,不瞒公子,小女的头部曾经受撞,眼睛在黑夜里总是视物不明,所以……,公子,我们可曾相识?”这理由,够锉!

    不过,御九是认准了祈少这类富家公子的健忘症,既然他们能够忘得了她一次,肯定也很难记住她第二次。就算现在记得,过两天准忘!就算过两天还记得……,那又如何?还不知道是谁在玩谁呢。

    她哪里想到,这两个男人根本就是跟着她而来。

    祈少几不可闻地轻哼,“并不相识。——姑娘如何得知这是祈少的抢帖?”

    “嗐,没吃过猪,还没看过……呃……”这句话,怎么感觉在说祈少是猪?

    “……”祈少压抑着呼吸,让御九莫名感到了一丝死寂,可很快,祈少又开了口,“不过,我看姑娘一锦衣,应该也是个富贵家的千金吧,姑娘流浪这么久,衣衫竟能依旧纤尘不染?”

    “这个……不瞒公子,是小女……偷来的。”御九低头,躲闪的眼眸恰如其分地表现出心虚和悔意。

    “哦,原来如此。”祈少似是恍然,“既然姑娘如此命苦,我倒有条明路。”

    嗄?谁……谁要他的明路!

    “呃,这个……”

    “姑娘不要推辞。”祈少打断御九的话,“想必你还没有找到你的远方亲人,一个人在这流浪着实让人心怀怜悯,不如这样,我这位兄台家中正好缺少侍婢一名……”说到这,他对着莫二指了指。

    莫二手中骨扇一顿,而后几不可见地轻轻摇头,却并不辩解。

    “如果姑娘不嫌弃的话……”祈少言又止。

    御九那个狂抽嘴角,这家伙居然介绍她去莫二家帮佣!

    她当然不会去,只是,想个什么理由拒绝呢?

    有道是,人倒霉时,喝白开水都会塞牙缝。

    这个乞巧之夜,御九碰上祈少和莫二可算是事事不顺了。

    就在她已想好一绝妙理由搪塞时,遥遥地传来一声切地呼唤,“阿九!”

    刚刚启唇的御九嘎地一声将所有到口的话吞回肚子里。

    “阿九,娘亲在这里!”

    御九无力地垂下眼眸,还能怎么着,脱啊,借尿遁啊。

    可是,有些人的智商是不容小觑的。

    “姑娘,莫非后面那位叫‘阿九’的妇人,是姑娘的娘亲?”祈少依旧是懒懒地缓缓的腔调。

    御九干笑两声,正要开口,又被祈少给截断。

    “可是不对呀,姑娘不是说,家乡遭洪灾,‘一个人’来这里,‘孤苦无依’地寻找远房亲戚的么?”

    御九已经干笑到面皮抽筋了,而耳边娘亲的呼唤越来越近,御九豁出去了,反正她带着面纱,他认识她是谁?

    大不了把他的抢帖全部抛售,和他再无瓜葛。

    以后见了面,谁又认识谁,谁又在乎谁?

    主意既定,御九的底气回来了,眼眸一抬,横横地说,“哎呀,我撒谎啦!我上没带钱,我就喜欢拿抢帖换鸭梨!——你咋想咋想,帖子你喜欢的话,喏,赏你了,反正是别人赏我的,不谢!”

    说完,扭头就跑,跑回御夫人边之后,连带着将自家娘亲体扭转。

    “女儿,干嘛心急火燎的,唉,那俩戴面具的男人是谁啊?”

    “哎呀,娘亲千万别回头,不然出大事了,那俩是打劫的!”

    “啊?打劫的,那可要快跑,幸好女儿你上没带银两。”

    御九苦笑,是啊,幸好她……上没带银两……

    罢罢,反正,这种如众星捧月般的男人,都是健忘的。

    绝对是健忘的!

    “玩得还开心?”莫二看着御九母女的背影,笑着打趣。

    祈少冷哼,“你是指我,还是她?”

    莫二呵呵轻笑,“好像……是她。”

    祈少竟也突然低低笑了,“那女人,分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谁……”

    莫二接口,“或许,她一开始也知道我是谁。——祈兄不是说,想找一个对你免疫的女人吗?”

    祈少不置可否地笑道,“但是,她并未见过我的脸。”这句话,充分地说明了他对女人毫无信心。

    “呵呵,祈兄,我突然很想再遇见她了。”

    祈少抛了抛那枚又被赏回来的帖子,久久,才轻轻道,“我也是。”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