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独孤卫 书名:争夫
    众人,步行,人流,渐涌。

    凤国的乞巧节,有个特殊的习俗,那就是乞巧节当夜,只要上街行走的男女,皆不得坐车,必须以步代行。

    于是,当男男女女混走在这种“步行街”之上时,男子为了保持凤国宠出的“神秘感”,大多也带着面具,脸谱面具。

    当然,这也是有钱人家少爷们的特权,或许,也有老爷……

    所以,当你看见某位带着脸谱面具的风姿飒爽的男士时,在他面前跳脱衣舞是绝不会浪费表的了。

    这不,御九才转了个拐角,就看见一也算妖娆的女人在一个脸谱男面前扭啊扭,和现代的肚皮舞有的一拼地狂扭,半响,那脸谱男慢吞吞地从前掏出一枚抢帖,丢到了妖娆女的上,妖娆女大喜,看了看帖子之后,顿时惊呼出声,“哇,是秦员外家的二公子!”

    御九转动记忆之闸,唔,秦员外?家道已经中落了,想到此,她的形已经转向了另一边,刚走两步,不由冷汗涔涔。

    对于秦二公子份的不屑,似乎不是她的本意来着,难道,御九这个本体的惯有绪和观念还没有扭转过来?

    她可是向来一视同仁、一视同仁的啊。

    “女儿,你怎么了?是不是也想要个秦员外家二公子的抢帖?阿九啊,咱不要他的,他们家已经中道家落了啊。”

    御九垂下头,“我知道。”她真的不是……故意要瞧不上秦二公子的。

    女儿的少气无力让御夫人不明所以,还好,尴尬的氛围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不远处不知是谁传来一句,“呀,祈少在这里!”

    而后,就见四面八方的人群向那个声音处蜂拥而去。

    “女儿,我们也过去!”

    “嗄?”御九还没回神,就被自家娘亲拉着……跑,“娘,你腿脚不方便,悠着点啊。”

    唉,怎么看,怎么像是一群狗在抢一个骨头,而她,也是群狗之一。

    “娘,慢点,我……我鞋子要掉啦。”

    御夫人哪管御九的惊呼,扯着女儿就是一路狂奔啊,终于,脆弱秀雅的鞋子临时脱线,从脚上脱落,御九立马挣开自家娘亲,低头拾鞋。

    时间只是短短几秒,可是疯狂的女人群们已立时将御九和御夫人分开两边,跳起来也彼此不见。

    “阿九!”

    只能听到呼唤。

    “娘亲,你先过去,一会乞巧庙口会合!”既然挤出来,哪有再挤进去的道理?

    御九一手拎着鞋,一拐一拐地想要挤出人群,她再一次小瞧了人群的威力,女人们像是要挤过去见国家主席一般,疯狂、张扬。

    群体力量大,迎面不知是什么人对着碍事的御九狠狠一推,御九出于自我保护,条件反地就向人少的一边做了几个连滚翻,可惜,动作技巧牢记,体却不配合,当她成功地“翻”出人群,落脚人迹较少处时,再也形不稳地踉跄坐倒在地,大口喘气,手里还拎着一只鞋。

    夸张地抹去额头薄汗,她苦笑不得,差点又要了她的命,那个什么祈少的,当真美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

    一边想着,她一边坐在地上,拿起鞋子就要在脚上,不想,一白色衣角出现在视线之内,与此同时,头上传来很温柔很和煦的声音,“没事吧,姑娘。”

    这个声音,她记得。

    御九抬起头,视线可及的,是一个带着关公面具的男子,而他旁,还有一个带着张飞面具的人,看那青色丝绸长袍,应该也是男子。

    御九眨了眨眼,看着那白衣男子,想不到,竟然还能让她碰到他,记得,大家都叫他莫二公子……

    或许是看见御九的表有些傻,姿势有些呆,莫二笑了笑,竟向她伸出手,“姑娘可还能站得起来?”

    “呃……”御九沉浸在他好听柔和的声线中,至于他说话的内容,完全没有消化。

    见状,莫二后的那个男子轻哼了一声,似是嘲笑。

    莫二倒不以为然,竟将面具稍稍往下扯了扯,露出一双弯弯如月的媚眼,那弯曲的弧度一看就是在柔柔地笑着,就那样一双眼睛,立时迷走了御九剩下的全部心智。

    “姑娘,我不是坏人。”

    原来,露出眼睛来,是为了让她知道他不是坏人?

    对,人家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

    见御九还不说话,莫二又轻轻笑了声,“姑娘,是不是摔伤了,站不起来?”询问间,那只修长大手一直有礼貌地伸在御九的面前。

    或许,是那只手太过好看,好看到让御九好容易聚攒的心神再次魂飞魄散。

    莫二后的男子终于出手了,却是按下同行莫二的大手,“莫兄,别费心思了,许是个傻子。”

    傻……傻子?

    御九回神了,这个声音,她也记得,应该是本该在前方众女围观下的……祈少!

    正想扭头怒视一眼,反驳自己才不傻,可是,双眸才转,一薄薄事物直接从那祈少的上飞了过来,御九下意识地接住,与此同时,祈少慵懒的声音在头上响起,“瞧你也可怜的,这个赏你了。——莫兄,还不走吗?”

    御九近乎崩溃地看着手中的东西,再也听不见两个男人的任何对话。

    又来,又来!

    看见这东西,御九已非常肯定那个张飞面具属于祁家独子。

    抢帖啊!

    这位祈少爷肯定有随手乱赏抢帖的习惯。

    第三枚了,这已经是第三枚了!

    还有完没完?

    而莫二似乎在祈少的催促下,也有离开之意,可是,举步之前,还是很礼貌,也很……亲密地拍拍御九的头,“祝你好运,姑娘。”

    姑娘……

    御九无力地垂下双肩,对着那抢帖哭笑不得。

    此时,她可以肯定的说,这两个男人已完全不记得她,或许,这短短的几句关切与对白,只是他们闲来无事随而起的游戏!

    这就是凤国的男人!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哈哈,莫二和祈少又来喽,不过,凤国的男人都是被女人宠惯了的,不要指望他们会朝夕间转,咳,不说啦,亲们接着看吧,卫可能更新较晚,亲们每天早上来看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