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独孤卫 书名:争夫
    天边,泛白,御九,发呆。

    “女儿啊,娘知道你兴奋,那也没必要傻坐一个晚上吧,瞧这眼圈黑黑的,来,涂点娘的胭脂水粉。”

    她那哪里是兴奋地睡不着?明明是自家娘亲和百合喋喋不休了整夜,真不知道是她要嫁人还是这两个人要嫁。

    御九懒得抵抗地由着御夫人在她脸上“作画”,“娘,女儿想把祈少的那两个帖子卖了。”

    御夫人的动作一滞,“啥?”

    “呐,就是祈少第一命题的那两个帖子啊。反正我要嫁人了……”辛酸啊,想她年纪轻轻地就要做保姆,而且,嫁给那么“年轻”一男的,还不是找着被休?

    “你傻!”

    御九抬眸,眨巴眨巴眼,指了指自己的鼻尖。

    “还指?当然就是说你,阿九啊,这到嘴的鸭子,你也会吐了?”

    “呃……”她不是要嫁给那小孩当娘了吗,还留着祈少的帖子干嘛。

    “祈少的第二命题就在四后,说不定你好运当头,也被破格入选为妾了呢?”

    “呃……”御九继续眨眼,心想娘亲真是……好大的野心。

    “还有,后天就是庞三少的‘比武征妻’大会,说不定女儿你到时一举夺魁,也入选了呢?”

    “……”御九已瞪直双眼,眨也不眨,娘亲到底以为她自己生了几个御九?

    “还有还有……”

    “还有?”御九崩溃,她是要抢夫,而不是要多夫。

    御夫人瞪了她一眼,“怎么没有?明是乞巧节,乞巧节,女人最重要的子!明儿晚上娘要带你去卜一卦,看看到底你的姻缘走向如何,娘亲虽然迫切想你出嫁,可是当有后路在手的时候,我们女人家也要给自己多几分选择,是不是?”

    御九那个感动啊,连连点头。

    “而且,我和你爹的姻缘就是始于乞巧,所以,娘想着,或许,那天也是你的契机也说不定。”

    御九又是小头连点,契机不契机的,她不管,只要别让她对着婴儿呼夫君就成。

    “当然,这些都是其次,娘是想着,今天先把普家的婚事拖一拖,因为,乞巧节可是一年中,女人们毫无顾忌地当街抢男人的唯一时机,阿九啊,明儿晚上……,嗳?阿九,阿九,你这丫头怎么了,阿九?”

    御九的脸,彻底抽搐了。

    当街抢男人?

    那种场面不可想象。

    姑且不说这个,“娘,你真的……能把普家的婚事拖一拖?”

    “当然!”

    “哪怕我已经被冠上了普三公子的三夫人的帽子,我还能……抢到别的男人?”

    “嗐,有何不可?你只是被定下,又没正式成亲。”

    御九泪盈眶,“是啊,我只是订婚,离结婚还有一段距离。”真是……太开明的国家了!

    “放心吧,凭娘的三寸不烂之舌,肯定帮你留着这条后路。”

    “嗯,女儿相信娘!”留不住也没关系,真的,真的没关系。

    “呀,说着说着,这时候也不早了,娘现在就代你去普府,你呢,好好在家呆着,因为,今天,你的师父会来。”

    师父?

    御九表古怪地看了百合一眼,后者居然莫名其妙地羞红了脸。

    “咳,好。”该来的躲不掉,“娘啊,女儿还有个不之请。”

    “跟娘客气啥?说!”

    “娘,见了普府的四十五夫人,能不能帮女儿问问,她怎么就……选上女儿了呢?”

    ……

    当面前被团影笼罩的时候,御九正坐在厢房前的躺椅上补眠。

    面前骤然一暗,她慵懒地带着睡意的嗓子嘟哝一声,“几点了……,百合?”

    “为一个习武之人,要坐有坐……”

    “噗通——”

    御九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抬头瞪向这个突然大声说话的男人,于她来说,她已经死过两次了,不想这么快就死,而且……还是被响亮的大嗓门震死、吓死。

    “小点声行不?很吓人的。”

    拔的男人显然也被面前的变故一惊,本来酝酿了良久的开场白被生生卡回了喉咙里。

    “你谁啊?”御九艰难地爬起,拍拍上的浮土,伸了个懒腰,抬头瞥了眼那男人,目测一下,约莫一米九吧,她没啥兴趣,因为男人长相一般,连年轻轿夫都不及,于是,她又扶起躺椅,重新躺下,不待男人回答,又闭上眼睛,“呵欠——,百合呢?唔,让她半个小……时辰后叫我。”

    闭着眼睛的她,看不见男人的脸已扭成很古怪的样子,像是一种无言的痛苦让他哭不得、说不得。

    他就那样傻傻地杵在那里,正好为御九挡住了已有些刺目的光线,御九翻个,更舒适地睡去。

    男人握紧了拳,黝黑的脸衬托着僵硬的表,加上那聚力待发的动作,有点像泰森,可惜……,御九完全看不见。

    “呼、呼——”男人开始喘粗气,那是被气的。

    他明明是御夫人叫来教这位奇丑无比的御九小姐武功的,可是,来了之后,却被这位小姐莫名其妙地数落一番,然后又被她无视地撂在这里。

    偏偏论份,他又确实不能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骂人、摆脸色。

    啊啊!

    他心里那个怒啊、那个憋屈。

    他可是个男人,男人!

    在凤国,就算再怎么份低下,只要是男人,就至少有五十个对他卑躬屈膝的女人,可是这个女人……

    想到此,拳头握得更紧了。

    他可是她的师父!

    “咯吱咯吱——”手骨骨缝交错的声音。

    御九梦中蹙了蹙眉,唔,有点吵。

    “咯吱咯吱咯吱——呼呼——”这次,加了点别的音效,除了因为气,还因为急的。

    ——他可没有叫女人起的经验啊啊!

    御九有些不悦,她侧了个,压迫一边耳朵掩住一些“噪音”。

    这位高个子黑师父抓狂了,正要再发狮吼功,一道风般的呼唤传来,以柔克刚地化去了他所有的暴戾。

    “表哥?”

    黑师父松开了拳头,回头挤出一个憨厚的、有点傻得像二愣子一般的笑,“哦,百合啊。”

    “你已经到了呀,小姐她……”百合看见还在梦周公的御九,抽了下嘴角,小姐可是黄花闺女,怎能随便被男子看见这不设防的睡颜?心想着,忙急匆匆地走到御九边,杵了下她的肩头,“小姐,师父来啦。”

    “师父?”揉揉惺忪睡眸,睁开眼,就看见略带暗青的视线中,有个高大的黑皮肤男人铁青着脸,一看之下,她不由瞪圆了眼眸,“教练?!”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