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征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独孤卫 书名:争夫
    众女,围坐,家宴,开始。

    用膳厅里,女人们即便在心里把常年的宿敌骂了个遍,面上仍都是一言不发,因为,伍大少一夜间连死两个妻妾,他是什么心思谁都无从猜测,这沉重的话题,自然是由当事人开头。

    叮叮当当、悉悉索索,耳边只是响着碗筷相碰的声音和咀嚼食物的声音,只不过,间或有几声碗筷相撞声刺耳得异常。

    银筷准准地夹住冷四看中的鸡腿,御九早就盯上了她的动作,在冷四动筷之时,同时占据“目标”。

    一只鸡腿毕竟无福享受四支筷子的青睐,冷四抬眸,恶狠狠地瞪了眼御九。

    御九心里乐得很,面上却是用她“恐怖”的青眼回了冷四一个更为“恐怖”的怒视。

    冷四咬牙,同时筷子发力。

    御九不甘示弱,笑话,不折腾一下,岂不是浪费了她的前积攒下来的仇怨?

    同桌的女人们都停下来吃喝的动作,眼睛滴溜溜地瞅着这场抢鸡腿大战。

    你来、我往,鸡腿在两个女人之间徘徊,冷四用眼神骂着:你想找死吗?

    御九收到威胁,坏坏一勾唇,陡然间松开筷子,可怜冷四用力太大,整个鸡腿向她的脸上飞去……

    “啪!”正中面门。

    “噗嗤——”同桌的女人们压抑不住,喷笑出声,引来了伍家大少的注意。

    “吃饭不言、睡觉不语,谁在吃饭的时候如此没有礼数?”伍敬仪抬起清眸,视线从御九一桌的女人们脸上绕了个遍,最后定格在冷四满是油腻汤汁的脸上,“阿四!”

    冷四满是委屈,大小姐脾气顿时爆发,“哇,大哥,御九欺负我!”

    伍敬仪蹙眉,又将视线转到埋头喝汤的御九脸上,可是后者表自若地很,完全一个旁观者姿态,诡异地,伍敬仪没有发作、没有责备,只是将眉头蹙得更甚,半响,才轻叹一声,“阿四,回房去清理一下,我会让下人把饭菜送到你的房里。”

    言外之意,就是此次不给她做主了?

    冷四更是委屈,一拍桌子,“御九,我跟你没完!”说完,气哼哼地走了。

    自始至终,御九头都没抬,唔,饭菜真香!

    而她不察的是,伍敬仪轻轻浅浅的视线落在她的上良久,才缓缓移开。

    “咳……”伍敬仪清了清喉咙,夫人们很默契地停止吃喝,将目光投在他的上。

    ——正题开始。

    “我知道,在这种吃饭的场合说这个事有些不合时宜,但是,过几我就要重返边关,我不想在争战之地,还要被媒婆之流所缠,而我也知道,只要五十个妻妾有一天不达到满额,我也不会有安宁的一天,所以,希望大娘、娘,还有各位姨娘,帮忙在一天之内,替敬仪敲定两名适合的妻妾人选。”

    御九眨眨眼,琢磨着伍大少的话,敢,他也要征妻?

    “儿啊,一天的时间,是不是太仓促了点?”最疼伍大少的,当然是七夫人。

    “一天是有些仓促,但也不至于找不到好的,只要命题命的好,就能够一举中的。”正牌主母的成功之处,就是在适当的时候说出让众人都折服的话来。

    伍敬仪可有可无地笑了笑,“其实,能够入得了大娘、娘,还有各位姨娘法眼的,自然坏不了,总之,有劳各位了。”

    “替儿娶媳,还提什么有劳不有劳的?——大姐,不如,今晚我们姐妹们就聚聚,商讨一下这个事宜?”七夫人那个迫切啊,毕竟……,“一天的时间不长啊。”

    正牌大夫人点点头,也是一脸严肃。

    整个用膳厅霎时陷入讨论声中,女人们个个绪激昂地很。

    御九依旧埋头,只是淤青的嘴角又抽了起来:这个时代的女人们啊……真是憋坏了!

    ……

    “小姐,你说,这次夫人们会以什么样的命题,在一天内为大少爷选出合适的两个妻妾呢?”被憋坏的,不止是夫人们,丫鬟们亦然,才散了饭局,百合便拉着御九的衣袖八卦起来。

    走在后花园的石子路上,御九慵懒地伸了伸懒腰,“他已经有四十八位妻妾了,多两个不多,少两个不少,于他来说都无所谓,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说法?只不过是给无聊的姨娘们一个打发时间的机会罢了。”

    “……”百合无语,越发地觉得自己和小姐之间有着绝对的代沟。

    “不过呢,伍老大说的也不错,他如果不敲定的话,肯定会被女人烦死;他如果随意地敲定的话,也会被女人数落死,你知道,中年女人们大多是有更年期综合症的。所以,这烫手山芋推给别人,自然是一桩利人又利己的事喽。”如果她是男的,她也会这么做。

    “哼,你倒是清楚地很?”

    “那是……”御九眨眨眼,陡然停住形,貌似,刚刚那句话,不是百合说的……

    她僵硬地扭头看了看百合,百合苦着脸,埋头,一脸胆怯。

    “怎么,刚刚不是分析地头头是道吗?现在哑巴了?”声到人到,一脸略带不屑的伍家大少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格拉里冒了出来。

    “呵呵……”御九很快地换上狗腿地笑,“大哥,今晚月色真好。”

    “哼!”明明是个乌云密布天,有什么月什么色?

    “大哥,你也习惯饭后散步啊。”要命了,所有记忆加起来,她和他都没有今晚说的话多。

    伍敬仪双手负背,缓缓走到她的面前,不动声色地将她上下打量个遍,又是轻哼一声,“御九,似乎胆子大了不少啊。”

    “呃……,哪里,妹妹还是很怕大哥的。”御九低头,暗忖:这厮果然小气吧啦地要替冷四讨回公道了,也好,就看他能把她怎样。

    “呵,是吗,我还以为死而复生之后,让你多了几分怂人胆呢。”

    御九悄悄掀了掀眼皮,巧好撞上他略带审视和怀疑的目光,不是很懂他的言外之意,她同样试探道,“大哥说笑,怂人胆没有,只是妹妹吃一堑长一智,凡事学会要动脑子思考。”

    “是吗。”他淡淡地看着她,“那敢好,我差点有种错觉,你只是一个借尸还魂的冒牌御九!”

    “……吓!”御九抬起眼眸,她想,她此时的表一定很傻,她差一点就脱口而出:这一点你都能想得到?难道你也是穿来的?

    ,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