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执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独孤卫 书名:争夫
    人头,攒动,女人,群拥。

    御九咂舌,从没有意识到伍家是这样的一个大家族,此种场景堪比她上班挤公交。

    就见清一色的女人们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般地涌向同一个房间,——用膳间。

    虽然拥挤,却有秩序。

    男主人们是不会先到等人的,老爷和少爷自然要摆摆架子,装模作样地等到女人们饿到饥肠辘辘的时候,(当然,这个时候,他们也同样的饥肠辘辘。)才会满脸严肃地像是参加追悼会一般地出现。

    这样的记忆,对于御九来说,印象深刻,虽然次数寥寥无几。

    抛开两大众星拱月般的男人,剩下的,先进厅的,是主母夫人,也就是独一无二的原配,其次,是母以子贵的七夫人和十夫人,然后,就是众生皆平等的余下四十七位夫人,最后,就是小姐们啦。

    规矩不可废,次序不可乱,前三位还算相安无事,到了后面的四十七位……

    “哎呦,二姐,你看看妹妹我,怎么可以跟你抢着进厅的次序呢,虽然,咱们都一样是生了七个女儿的人,呵呵……”

    御九翻翻白眼,脑袋有些嗡,记忆如潮般涌来,她知道,这场进厅仪式没有半个小时是搞定不了的,如果有幸和父亲大人说上话的话,她一定建议伍府请个治安人员。

    “呀,四姐,这两天都不见你进厅吃饭,可是为了御九的事?唉,其实,你也不容易的,抢夫达人的名声,可不是人人都有的,四姐,御九这称谓,可都是得了你的真传啊,哈哈……”

    “是啊,今早,我看见你偷偷把御九送出门了,又去抢贴了?嗐,我说,四姐你就甭折腾了,御九都被揍成那副模样了,这容貌好好的时候,还半张纸都捞不到,更何况现在……,哎,御九呢,让我瞧瞧她现在怎样了,要不要请个专治皮肤疾病的郎中来啊?”

    “我看呢,郎中就不用了,十五姐姐你还是替御九找个没有娶满妻妾的铁匠来得实际,我看御九那样子,也就嫁个铁匠、木匠啊之类的,一把年纪了,想当初我那几个女儿个个不到十五岁就嫁出去了。——岁月不饶人啊。”

    御九在女儿堆里,看着前方硝烟弥漫,不由抽了抽嘴角,貌似,她只有十七岁而已,貌似,还有个比她还“老大难”的冷四。

    “唉——”她轻轻一叹,引来周遭姐妹们的围观,尤其是边不远处的冷四,笑容得意的很。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御九心里轻笑,总要有人发起战争,而沉不住气才符合她这个的品,而且,娘亲在前方被围攻,做女儿的怎能旁观?

    纤手一举,“我今天抢到两个帖子!”

    很傻的话,很弱智的举动,却成功地让现场鸦雀无声。

    女人们如同肌抽筋一般、僵硬地将头扭向她,出奇一致地微张红唇,御九心里一乐,早知道这场游戏如此好玩,她应该更无法无天一点。

    于是,夸张地将两枚抢贴放在唇边“啵啵”两声,扯响喉咙,“这个,是祈少因为我车下‘救美’而‘感动’,亲自赏我的抢贴;这个,是普三公子的‘初恋’帖;三天后,我还要在庞三少的‘比武征妻’会上夺得庞三少的抢贴!”

    “咔嚓!”她确信听到了有人下巴脱臼的声音。

    “好,好!”起哄的,当然只能是御夫人,“阿九,做得好!”

    女人们、女孩们,犹似反应不过来似地死盯着御九……手里的抢贴,恨不得用眼神将帖子穿个洞,诸位心中皆有一个想法:怎么会、怎么可能呢?

    尤其不爽的,是冷四,那秀气的脸有些扭曲,御九甚至担心她因为咬牙切齿而把牙齿给磨下来。

    她挑衅地挑挑眉,“冷四,看见没?抢贴啊,你不是最想要祈少的抢贴吗?哈,我现在有两个,要不要卖一个给你?”

    得瑟的表、张扬的言辞,这不是御九现在的本,但是,人呐,什么样的都要试试,好的、坏的、忠的、的,总之,好玩啊。

    冷四的眼里冒火了,“御九,敢你是忘了大哥怎样教训你的了,居然敢向我挑衅!你……你……你有两个祈少的帖子也是多余,送一个给我!”

    “哈、哈、哈、哈!”御九笑得好不夸张,反正是玩,干脆玩得过火点,“卖还行,送?免谈!你也知道我有两个帖子,说不定,祈少看我这么有心、有优势,让我直接晋级二轮命题了呢?——我干嘛要便宜你这个老处女!”

    “你、你……”冷四此时该叫火四了,她怎么不记得御九是这么伶牙俐齿的人?“抢到帖子了不起?你命里注定就没有男人缘,抢到了也是上天在戏弄你!不怕告诉你,我已经进入陈员外的决赛关了,陈员外,也是我们云城鼎鼎有名的生意人!”

    “哦,陈员外啊。”御九兴致缺缺,搜索记忆,“不就是一个可以当爹的老头子嘛,冷四,你就这点出息?”

    “你!”冷四气结,口舌不敌,只能动手,出其不意地一掌推出,“总比你一辈子嫁不出去,当老姑婆好!知不知道满大街的男人都取笑你!”

    御九后退两步,灵巧躲过,而边的妹妹们也知道这场战火开始,避之唯恐不及,纷纷散开,留出场地。

    “取笑就取笑,总之我有本事嫁给又帅又年轻的男人,冷四你就等着干眼馋吧!——哎,对了,你刚刚干嘛推我?找扁呐!”御九上前一步,很泼妇地对着冷四回推。

    “扁?”冷四不解扁为何意,但也知道不是好词,“我看是你找扁!”说完直接一脚踢出。

    御九躲过,本是很轻松的事,无奈受创的筋骨还未协调、配合,腰肢一疼,她列了咧嘴,坏了,扭到了。

    冷四也算是“久经沙场”,看出御九不对劲,又是一掌推出。

    御九本可躲过,但是转念一想,户外战争适可而止,她暂且落败,进了屋再掀起二轮争战不迟,于是,故作踉跄两步,不想,腰间却冷不防地多出一条手臂。

    “谁呀,挡老娘的路!”御九泼妇骂街。

    腰间大手一紧,险些没有抓掉她腰间一块下来。

    “哎呀,想要老娘的命啊!”这次,她可是将形象彻底颠覆。

    终于,头上传来隐忍怒气的低沉声音,“你再说一次‘老娘’试试!”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