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自己的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独孤卫 书名:争夫
    《原配》——http://read.xxsy.net/info/280802.html

    王子迎娶的,不一定是公主;

    也有可能是,公主的…恶毒继妹!

    ……

    本是同一个父亲,她不明白为何从小就低姐姐一等;

    后来她懂了,原来她只是个小三的孩子。

    父亲的打骂,让她想要毁掉所有姐姐的东西,包括他…

    ……

    她得到他,是用了手段的。

    在姐姐的生舞会上,她制造了“酒后乱”的假象,

    众目睽睽下,迫于负责,他娶了她,

    她成了他的原配!

    ……

    他说:“我娶你,只是不想让你步你母亲的后尘。你和我,无关。”

    他说:“在我心里,你们姐妹永远是天地之分,她是货真价实的公主。”

    他说:“夫妻名分已是我的最大让步,不要再奢求更多。”

    …

    他说:“…得到我,只是你要报复你父亲和姐姐的一场游戏?”

    …

    他说:“你真的…从没有过我?哪怕是一点点?”

    …

    终于,她闻言笑了,笑得漫不经心:“你曾经的告诫,我一一牢记,多谢你这么多年来的‘悉心’照顾,现在——GameOver!”

    ……

    楔子

    这是她入住苏家经历的第十个生舞会。

    女主角——不是她!

    四周灯红酒绿,苏雨倚着自家别墅的二楼楼梯而站,漠然而旁观地看着,右膝处传来阵阵的疼,那是父亲今天下午殴打的结果。

    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她不愿穿上这条暴露的晚礼服。

    “你妈当年迫切地连护士服都来不及脱,就爬上了我的,有其母必有其女,你在那装什么纯真?”

    恶毒的话语不像是来自一个父亲的嘴里。

    苏雨认了。

    小时候她不懂,本是同一个父亲,为何她总是低姐姐一等?不,不止一等,是数等!

    终于,在父亲的一次酒后失言中,她懂了,原来她只是个小三的孩子,母亲不惜以“让父亲败名裂”为威胁,才让她入住苏家。

    或许那时,母亲就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在把她“托付”给父亲不到一个月,便撒手人寰,徒留八岁的她在苏家豪宅中惨遭涂炭。

    父亲的打骂越来越甚,相比之下,父亲对姐姐的宠也越来越深,以至于她对姐姐的妒,逐加浓。

    姐姐是天鹅,她就是只丑小鸭。

    姐姐像个公主,而她则是灰姑娘!——永无翻之地的灰姑娘!

    姐姐纯洁得像天使,而她则被折磨地,逐渐与魔为伍。

    她看着姐姐单纯无害地在上层人士中笑着、跳着,她嘲弄地冷笑,父亲的强烈偏让她想要毁掉所有姐姐的东西,包括他——

    王子!

    那个几乎时时刻刻不离姐姐左右的男人!

    也是预备要在今天的生宴上宣布和姐姐订婚的男人!

    俊美潇洒、年纪轻轻就已开始继承家族事业的他,是姐姐的青梅竹马,只是姐姐的!

    她和他相识的十年中,甚至说不过十句话,偶尔相遇时,他似笑非笑地叫她一声“苏雨”,她已是感到诧异之极,甚至受宠若惊地想要膜拜!

    她的人生从不需要王子!

    可是今天……

    苏雨笑了,笑得有几分邪恶而狡猾,她拖着自己带伤的腿,一步一步地走下台阶……

    半个小时后

    “啊——”清脆的尖叫声从别墅的二楼某房间传来。

    声音之惨,凄厉之甚,以至于所有在会的宾客都为之一振,大家不约而同地将视线投向楼上。

    今天的小公主苏雪倒是从所有的惊诧人群中,率先反应过来,她拽拽边中年男人的衣袖,“爸爸,好像是小雨的声音。”

    “小雨?”苏家主人苏振威低咒一声,“该死的丫头,又要搞什么破坏?”

    说话间,他的人已快速向二楼闪去,苏雪跟随其后。

    来访的宾客见状,不知出了何等大事均纷纷效仿。

    苏振威直奔苏雨的卧房,二话不说地打开房门,高大的形猛地一振,紧随其后的苏雪也跟着倒抽一口气。

    ——房间一片凌乱,男人、女人的礼服、内衣散乱而狼狈地遍布地板。

    大上,苏雨整个人一丝不挂地坐在头,柔软的短发凌乱,小脸如梨花带雨,畏畏缩缩地抖着双肩,小手无谓地用单薄的单遮盖她白玉般的体;

    而在她的旁边,躺着同样一丝不挂的俊朗男人,男人似乎是刚刚被惊叫声吵醒不久,茫然而不在状态地看着周遭这脱离控制的一幕。

    见到父亲和姐姐突然闯进来,苏雨一个哆嗦,下一秒将小脸藏于被单内,更加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啊——啊——”

    一丝不挂的男人猛然惊醒,因为拉动单的关系,旁男人的上顿时少了遮盖,重要部位若隐若现,他看着站在门口铁青着脸的苏家父女,以及越来越多的围观者,再看看头畏畏缩缩的小女人,霎时明白发生了何事。

    众目睽睽下,他无法堂而皇之的穿衣,无奈之下,扯过单遮住要害,同时下意识地看向门口即将和自己订婚的苏雪,“小雪……”

    可是,他说话的机会只有这么一秒,很快的,他的声音就被门口的七嘴八舌淹没。

    “哎呀,那个好像是沈家的二少爷沈旭,据说年纪轻轻,就已经胜任沈氏集团总经理一职。”

    “沈家二少爷?那不是……不是要跟苏家联姻的那位吗?那……那个女孩是谁啊?看起来年纪好小。”

    “是啊,哎呦,这可人怜的,不会是未成年吧,造孽啊。”

    “哎,我想起来了,她好像是苏家二小姐……”

    “啊?沈家二少想要姐妹通吃?”

    “叽里呱啦……”

    这算是上层社会的庆生会,来贺的记者不在少数,看到这样的景怎能放过?

    “咔嚓!咔嚓!”

    闪光灯几乎刺痛了苏雨的眼,虽然况比想象中更劲暴,不过这样更好!

    至于她的颜面……

    呵,她早就毫无颜面可言!

    这时,杵在门口的苏雪微微蹙着眉,白净的脸上有些恼怒和不耐,间或地,她会向自家妹妹和沈旭看去一眼,带着疑惑和不解。

    而苏振威则铁青着脸,再不顾及什么人言,大踏步地走进房间,来到苏雨的面前,二话不说,“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止住了所有人的对话。

    苏雨的脸因为耳光而歪向一边,可是她的嘴角却似有若无地噙着一抹得逞的笑。

    一个耳光,毁掉属于姐姐的男人,破坏父亲的一个好计划。

    值!

    “你这个不知羞耻的东西!真是跟你妈一模一样!你……”动怒之下的苏振威已然忘了这是一种怎样的状况,他大手一捞,当众揪起苏雨的头发,扯她的头皮辣辣地疼,在他再次抡起手来几施打的时候,另一只结实的大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沈老?你……”

    阻止苏振威的严肃男人,正是沈氏集团的总裁沈嘉豪。

    沈嘉豪冷冷地看着被单下的自家儿子,“苏总,你这又是何必?是不孝犬子的错!”

    苏振威连连摆手,还在为今天的原定计划不懈努力,“不不不,是我养女无方,你看,这今天还是沈旭和我家苏……”

    “没错!这订婚仪式不能更改!”

    沈嘉豪这一接口,苏振威顿时笑开眉眼,哪晓沈嘉豪突然朗声对着所有宾客道,“今天,是个双喜临门的子,一来,是苏家大小姐十九岁生,这二来……,相信大家早有耳闻,这场生会也是犬子和苏家千金的定亲会,没错!虽然场合不对,但还是请大家为犬子苏旭和苏家二小姐这两位年轻人祝福!”

    苏振威的笑僵在脸上。

    苏雪同样微启菱口不解地看着这位沈伯伯。

    苏雨则掩面低低啜泣,双肩瑟瑟地抖着,心中却难掩暗喜,——事正朝着自己预期的方向,有条不紊地发展。

    苏旭更是拧眉看着自家父亲,薄唇紧抿。

    众人已开始窃窃私语。

    沈嘉豪瞪了儿子一眼,又神色不变地继续道,“其实,这两个孩子早已投意合,呵呵……,年轻人总冲动行事,我也没有想到犬子竟连几天的时间都不能等,,就做出这种事来!让各位见到这样的一幕,真是见笑了。”

    众人释然地说笑起来,“年轻嘛,理解理解!”

    “沈老、苏总!恭喜、恭喜啊!”

    “哎呀,我们都散去吧,这小儿女们的闺房事……,哈哈……”

    宾客们的好奇心已得到极大满足,此时也个个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心里离开。

    沈嘉豪的临时更改约定,为这出荒唐“酒后乱”的闹剧圆了场。苏振威就算心里再怎么不乐意也不能当面驳了沈嘉豪的意见,他对佣人们挥挥手,“还不快去张罗,怠慢了宾客为你们是问!”

    沈嘉豪也冷冷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还不快把你的衣服穿上!”

    房门关掩。

    此时,房间里只剩两位重要的当事人!

    沈旭早已从慌乱震惊中回神,他目不斜视地捡起地上衣物,不在意在苏雨的面前暴露自己。

    反正该看的,那女孩估计也早已看到。

    苏旭穿上裤子,顺便将地板上苏雨的晚礼裙捡起抛给她。

    苏雨埋头在单里,还保持着之前的坐姿,不动也不言不语。

    苏旭不以为意,眼尖的他这时看见了单下若隐若现的血红痕迹,他轻轻蹙眉,只记得自己喝了一杯烈酒之后他就不支醉倒,人事不醒,难道真的做了这种荒唐事?

    应该……是真的。

    他拧紧了眉,看着上还在啜泣的苏雨。

    她有多大?

    印象中,好像比苏雪要小一岁,大概已经成年了。

    带着几分不屑和无奈,他冷冷道,“不要哭了!我会跟你结婚!”

    说着,他摔门而去。

    此时的她,才止住哭泣,略显苍白的小脸上只有邪恶的笑意。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充满暴力的家庭,事的发展比她想象中还要顺利。

    母亲多年的心愿,如今由她来圆。

    终于,在十八岁生那天,她迈入教堂,成了他的原配。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疯女三夫》——http://read.xxsy.net/info/209629.html

    一次盗墓中的意外,她,穿了!

    家世、美貌样样全,唯一遗憾的:

    她穿越成一个疯女人!

    她本是首富程家的童养媳,数月前,突然莫名发疯,

    有人说:大少爷见她美貌,意图对她不轨,她受刺激而疯;

    有人说:她撞见了三少爷的“断袖”好事,受惊吓而疯;

    还有人说:她本就是个不祥人,该疯!

    众说纷纭,陌生的环境、诡异的氛围,她决定——继续装疯!

    他,程大少,风流成,恣意潇洒,

    “啧啧,好好的一个美人变成了这个样子,不过我也是惜花之人,我不介意给你个名分!”

    他,程二少,温润儒雅,淡然脱俗,

    “轻轻,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二哥都会好好照顾你。”

    他,程三少,冷漠少语,俊美无比,

    “……离我远点!”

    柔蜜意、推心置腹,到底是真是假?难以辨别!

    她只有在“疯”中辨真伪,

    以彼之道,还施彼,是制胜法宝。

    温柔的,她抛之绕指柔。

    冷漠的,……她直接忽视。

    到底,谁是真心,谁是假意,

    谁是她的敌人,而谁,则是她的良人?

    第一章疯女三夫

    “小姐,不要!”

    这是惨案发生前的最后呼救,可惜,却没能阻止惨案的发生。

    她狠狠的将一花瓶向呼救的丫鬟方向抛去。

    “咣——”

    花瓶在丫鬟的脚边不足一公尺的距离四分五裂。

    呼,丫鬟轻轻抹去额头的汗,好惊险。

    她则露出开心无比的可笑颜,伸出细嫩的双手猛拍:“哈哈,好棒好棒!”

    丫鬟翻翻白眼,很崩溃的扭头离去。

    室内只剩下她一人,掌声慢慢停止,她轻启窗户,看着丫鬟走远,然后放下纸窗,低头盯着那堆碎片,心疼的咧咧嘴:可惜了,虽然只是个二等景泰蓝。

    她环视四周,算了算子,来到这里十天,房间内少了五个花瓶、三个玉如意、八幅名家真迹、翡翠玛瑙的手镯首饰就不计其数了,成果还算差强人意,现在房内所剩的基本上都是极品了。她再次咧咧嘴:心疼啊,不舍得再损坏啊,所剩的这些都是她盗墓都很难得到的上等货。

    要不,换种疯法?

    脚步声在门口响起,她立刻换上很白痴、却又有点可的表

    来人进门,看到一地狼籍,不倒抽一口气,从不离手的白色骨扇“啪”的落地,好看的下巴顿时脱臼,他问家父要了多次都要不到的景泰蓝花瓶,就这么,就这么毁了?修长的玉手颤抖的捧起一块碎片,抽噎声渐起,就只差再落下几滴伤心之泪。

    “轻轻小妹,就算咱们程家是首富,也经不起这么挥霍啊。……这丫头,落水之后,疯病越发严重了。”

    是啊,是啊。

    她也知道挥霍不对,但是,她也是无计可施,只怪自己的智商有限,实在不知道疯子要有怎样的疯法,破坏强——这是她头脑中的第一个想法,她已经是挑比较廉价的在破坏了。

    歉疚、自责深藏于心,她看向来人,笑得看似妩媚,却滑稽非常:“天,你是来娶我的吗?”

    “啪!”玉手中的碎片再次落地,又摔成数个小片,他留恋的看了眼那碎片,然后握了握玉手,不再颤抖,捡起骨扇,脱臼的下巴也恢复原位。

    比起景泰蓝,娶她这个问题,更严峻。

    他站直体,骨扇轻摇,头也跟着缓缓的摇:“疯病加重,模仿能力却大大加强,这个样子、这个神怎么这么像我?虽然滑稽了点。……该不是妖邪入?”

    妖邪……入

    不,她是良民,不是妖邪。

    几不可见的吞吞口水,她依旧滑稽的笑着,小跑到他的边,揪住他腰间的玉佩:“天,翠翠说,你要娶我。”

    别碰,别碰!那可是他的宝!

    大手抓开她的小手,一个不小心再给他砸了可如何是好?

    “轻轻小妹,不是我不娶,而是老头子临终前,也没说清楚你到底是我们三兄弟中谁的童养媳。”呼,还好,玉佩安然无恙,这可是他差点赔上命换来的,“怎么说,我也是惜花之人,如果二弟、三弟不愿意娶,我不介意给你个名分!”

    “天,翠翠说,你要娶我。”管他怎么解释,她以不变应万变,这次,改抓他的骨扇,她一直好奇,天天拿着这个晃悠,怎么不见白扇上染到尘埃?

    要命,要命!这可是他的招牌!

    大手着急的扯开她纤细的手指,一个不小心给他撕……呃,这扇子是特殊材质所做,她也撕不烂。

    “算了,算了,拿去玩吧。”他真是个好人啊,看着她将骨扇劈叉、拉扯,嘶,他的心,拔凉拔凉的啊。

    好扇!这么用力都撕不烂、折不断,明明看样子脆弱的很,这是什么材质?

    “天,翠翠说,你要娶我。”还是这句!不信他不崩溃。

    “小翠这臭丫头!”他有些咬牙切齿了,好看的眉皱的死紧,一把扯过倍受蹂躏的骨扇,“轻轻,大哥有事,改天再来看你。”

    她失望的看着他抽离骨扇,逃之夭夭,久久,轻叹一声,才重复了三遍而已。

    相处短短不足一刻钟,无不轨之举,无猥亵之语,到底是谁传出这位程大少对她肖想已久、不轨而未遂,导致她的发疯?

    简直是造谣生事。

    无聊的很啊,谁来陪陪她?要不,再想想新的疯法?

    刚刚坐定。

    “轻轻,看看二哥给你带来了什么?”

    人未到,语先闻,不像是他的风格啊,什么事让他如此激动?

    她再次换上很呆、很傻的表,总是表演变脸,真是不敢想象,如果哪天脸部抽筋该如何是好?

    儒雅的男子揭帘而入,笑如风,他将一个装有金丝雀的鸟笼放在她房内的书桌上。

    原来就是只鸟啊,害得她乱期待一通,真是失望。

    仔细一看,倒是一只纯种金丝雀呢,貌似在中国近代才有的引进,慈禧那老女人才喜欢豢养这玩意。她只喜欢古董,不过,他能弄来还真是奇迹。

    总之,谢谢了。

    好奇映在她的小脸上,她伸手就要去打开鸟笼的小窗口。

    “啊,不可。”温的大手抓住了她的。

    下一秒,他又觉此举不妥,微微脸红的松开了她,将鸟笼放在一边,耐心的解释:“鸟是供人看的,你打开鸟笼,它就飞走了。”

    胡说,谁说鸟是供人看的,古董,才是供人看的。

    她歪着小脑袋,连连拍手:“好,好!”好什么?她也不知道。

    他将鸟笼挂于高处,回头温柔的笑看她,声音也温润轻柔:“你觉得好就好。”

    “坤,翠翠说,你要娶我。”换汤,不换药。

    他一怔,脸上又漾起淡淡的红晕:“这个,这个不是翠翠说的算。”

    废话,当然……,笑意憋在口,她差点破功笑场,真是疯与傻的对话啊。

    忍,还是要忍,她将小脸凑近他的面前,那表,应该是温柔吧,只是,多多少少带了点木然:“坤,翠翠说,你要娶我。”二次重复,看他能承受得了多少次。

    盯着她的小脸,他有些忍俊不:“你这个样子,真有几分我的味道。其实,他们不应该说你疯了,你这个样子,你这个样子……”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形容,他放弃。

    “坤,翠翠说,你要娶我。”三次。

    “如果,大哥和三弟都不介意,我一定娶你。”他说的坚定,缓缓的伸出一只温的手抚向她的脸颊。

    好动人的说辞,如果,她没有在昨夜碰到了那一幕,她肯定会被打动吧,可惜……

    “坤,翠翠说,你要娶我。”四次,她的声音已有睡意,他还要坚持多久?

    他轻笑:“放心吧,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二哥都会好好照顾你。……我也会争取可以娶到你。”

    争取?事到如此,她还是个香饽饽?

    “坤,翠翠……”

    “二哥。”冰冷的声音打断了她的第五次试探。

    视线微转,对上了一张绝美,却又绝冷的脸。

    四目相接,她有些畏缩的躲入程家老二的怀里,那视线,好冷。

    据说,他是上天最得意之作,世间难得一见的绝世美男;据说,由于他太俊美,所以,有些弯,有着不一般的取向;据说,她曾不小心窥探到他的“好事”,惊吓过度,然后,疯了!

    一切都是据说,她则毫无头绪。

    因为,他太冷,她不敢对他说出:“玄,翠翠说,你要娶我。”

    而且,她也没机会说,他们基本上毫无交流的机会。

    他对她的态度始终如一,视而不见,见而不理,来而不往,“是”礼也。

    二人之间最多的一次对话始于五前的初见,她于清晨浓雾弥漫之下,不小心撞上了夜归的他,然后,他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道了句:“……离我远点。”

    从此,二人相对无言,她对他完全忽视。

    如今,他却主动找上她的门,当然,不是为了她。

    程玉坤轻轻拍拍她的后背,以示安抚。

    “有何事,三弟?”

    程玉玄面无表的看了看畏缩的她,毫无感的道:“王总管,死了,就在昨晚。”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是天山童姥》——http://read.xxsy.net/info/174052.html

    ★★男人组★★

    乔峰:你就说传说中的天山童姥?果然名不虚传!在下看到刚刚姥姥的暗器,凌厉中不失灵活,瞬息就将我的降龙十八掌化去,请问,这是何暗器?

    某姥:那是我最新研发出的‘生死符’!乔大侠是契丹人吧?

    乔峰:……是!

    某姥(兴奋中):偶也是哎,我们是老乡!

    乔峰(无比震惊):你也是契丹人?

    某姥点头(二十一世纪的内蒙不就是古代的契丹嘛)!虚竹:姥姥,你就是无涯子老前辈让小僧找的高人!

    某姥:贤侄,你搞错了,无涯子让你找的是李沧海,不是我。(干咳两声,作衰老状)

    虚竹:可是姥姥,小僧觉得你比画中人要漂亮好多,以无涯子前辈的风姿,他看上的人绝对是你了!所以找你准没错!

    某姥:……无涯子那衰老头,他看上我?也要看我能不能看上他才行。段誉:天山童姥和神仙姐姐,是选择姥姥呢,还是选择姐姐?愁,真的很愁!

    某姥:不用愁了,你小子那么花心,想我看上你,下辈子吧!

    段誉:我这个人,没啥优点,就是脸皮厚,姥姥你越是对我没意思,我就越会死缠烂打。

    包不同(客串):非也,非也,就算姥姥对你有意思,你也会死缠烂打!

    某姥:……慕容复:以彼之道,还施彼,为什么这‘式神版生死符’无法还给姥姥?

    某姥:……弱智,懒得跟你一般见识。

    慕容复:……姥姥贵为西夏公主,我若能娶你为妻,必然有利我兴复大燕。

    王语嫣(客串):表哥……

    某姥:……西夏公主是我侄女,你认错人了,白痴!

    慕容复:……

    ★★女人组★★

    王语嫣:姥姥,你说我是继续等着表哥回心转意,还是接受段公子的追求?

    某姥:段公子?他最近不是在追求我吗?

    王语嫣:……阿朱:姥姥,从今以后,乔大哥就拜托你了。

    某姥:停,别找我,你妹妹在你后排着队呢。阿紫:喂,快还我的神木王鼎!

    某姥:喂什么喂,这是对老人家该有的态度?

    阿紫:快点还我,不然我让我姐夫教训你。

    某姥:哈,哈,哈,哈,乔峰?他已经被我的式神困住了,想出来?难啊!

    阿紫:姐夫……李秋水:师姐,为什么你的材容貌可以一直保持在十八岁的样子?为什么?

    某姥:哎,师妹,谁叫你当初不跟我一起练“八荒**惟我独尊功”?

    李秋水:难道,难道……

    某姥(点头,深沉状):不错,正是练此功的结果!

    数月后

    某姥:小丫头片子,别跟着我,让你妈妈带你去幼儿园去!

    小女孩:师姐,是我!

    某姥(瞪大眼):李秋水?

    小女孩(点头,满眼凶光):为什么我会变成这个样子?我怎么变不回去了?

    某姥(审视她半天,摇头):人品问题……

    ★★作者话★★

    以上对白,个别夸大,想知事实,敬请看文!

    楔子穿越

    若言小心翼翼的摸着面前的一本精装版《天龙八部》,她是个《天》迷,每天都要抚弄两下那一书才可以安睡,不光如此,她还……

    “谨此奉请!急急如律令!!”遥空对着几本金光闪闪的书画了个五芒星。满意的看着书的表面渐渐结起了蓝色结界。

    她可是个阳师,虽然道行差了些,资历浅了些,悟钝了些,但她确实是个勤勤奋奋的阳师,每晚都要给这几本《天》书封上结界才可安睡,不然,书灵可是会跑出来的。

    此时,本已结起的蓝色结界突然列出一道黄色缝隙。

    她不解的左右探视,是不是用错咒语了?不可能,每晚都是这样念的。

    光越来越强,裂缝处渐渐形成一道漩涡,她开始手忙脚乱,用什么咒语封印?

    “必神火帝!万魔共伏!”不对不对,漩涡又变大了!

    “请缚住这恶灵!如若不赐予我束缚之力!则为不动明王之过失!”啊!书已开始震动,她一个拿捏不稳,“砰!”掉在地上。

    漩涡处产生一股强大吸力,将她向裂缝吸去。

    体下坠,眼见着边景象诡异丛生,绝望的闭上眼,天亡她也!

    这时,一年轻女子与她擦肩而过,低声喃喃自语,声音却是异常的苍老:“搞什么?老练个‘八荒**惟我独尊功’也会出现如此幻像?”

    若言大惊,刚刚那个女子说的什么?“八荒**惟我独尊功”?那不是天山童姥的独门秘诀?难道那黄光漩涡是她造成的?

    吸力越来越大,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意识也渐渐抽离,终于不支,昏厥过去。

    第一章进入角色

    若言幽幽转醒,惊异不已的看着周遭,自己躺在一素雅的锦上,手摩挲着下的罩,不咂舌,极品真丝耶!

    再看看围帐,飘逸典雅、古色古香。

    这是哪里?

    这时,一绿衣少女揭帘而入,冲着她盈盈下跪,她忙故作自若的坐上沿,如果她没有猜错,那么穿越的戏码已在她上上演。

    果然,绿衣少女清脆的声音说道:“昨尊主练功,发出奇响,今属下们发现尊主形骤长、样貌大变、连服饰都更换一新,想来尊主的‘八荒**惟我独尊功’又进一层,恭喜尊主,贺喜尊主!”

    若言狂汗,这少女左一声尊主,右一声尊主,又说起|“八荒**惟我独尊功”,敢这是天山童姥的居所?

    是了,昨天与她擦肩而过的女子正是天山童姥,她来到这里,那么真的天山童老呢?不会是到了她家了吧,什么都好,只要别弄坏她珍藏的《天龙八部》。

    若言看了看少女,大概和她年纪相仿,十七八岁,人倒是精明的很,把她的变装变都解释了,省了自己不少麻烦。天山童姥手下的四个得力女侍是梅兰竹菊四剑,这个少女着绿衣,大概是竹剑。

    轻咳一声:“呃,竹剑啊。”

    少女猛地抬头。

    吓,难道猜错了?

    少女复有低头抱拳:“恭喜尊主,贺喜尊主,尊主连声音都变得如此清脆!”

    暴汗!

    这个竹剑也太会拍马了些。

    若言一脸严肃,心下却是有些惊慌,如果不是天山童姥的练功居所极其秘密,估计她这个假的童姥也混不下去了,先姑且客串一阵,让她慢慢找到回去的通道。

    虽说是客串,但是该说的还是要说清楚:“那个,竹剑啊,昨天我确实将神功发挥到了极致,但是它的威力到底有多大,我也说不清。”

    竹剑一脸虔诚的看着她。

    她忍住嘴角想抽搐的**,继续深沉道:“我只知道,我的大脑被冲击的厉害,好多事都不记得,所以,该办的事,你们能替我办了最好,不能办的,也要提醒我去办,OK?”

    竹剑惊愕的张了张嘴。

    若言暗暗做了鬼脸:糟糕,怎么把口头语都说出来了。

    赶紧换上严肃的脸:“好了,我的脑子受到了很大的波动,如果有什么怪异言行,你们自行忽视!”

    竹剑恭敬的低头:“属下不敢!尊主说的做的都是最好的!”

    呼,这可是她们说的,那好,她可以放心的呆下去了。

    “尊主,我们侍奉你更衣!”话音刚落,鱼贯般又走进来三个同样款式不同颜色衣服的少女。

    “不,不用……”若言看着她们已经开始折腾她的头发,想到自己现在是童姥,于是不再拒绝,乖乖的让她们折腾。

    一炷香过后,她看着镜子里的有些模糊的影像,吼,这个是她吗?原来自己的古装造型还真的是有几分姿色,只是这装扮也太可了点,难道九十六岁的童姥天天都折腾成这个样子?

    “我说,剑们!”

    四少女齐齐应道:“是!”

    “我对以前的事记得不多了,呃,以前也是弄这种发型吗?”她甩甩耳际边的两撮发辩,这形象很像翁美玲版的黄蓉耶。

    四少女恭敬下跪,她忙把她们扶起:“以后不要再跪,把这个精神传达下去,总是跪我会折寿的。”

    四少女面上微诧,却是顺从的起,一个红衣少女道:“恕属下自作主张,我们只是根据尊主现在的样貌,做出适当的装饰而已,如果尊主不喜欢……”

    若言忙打断她:“喜欢,喜欢,很喜欢!以后就这么弄!”

    四少女面露笑容:“那尊主,我们先出去晨练了。”

    “好好!”快出去吧,她要找回去的通道呢。

    待四剑一出去,若言就开始召唤式神。

    她的灵力有限,又是刚刚入行,能做到的就是将一些小纸屑变成飞鸟或是利器,再不然就是念几个咒语做些结界。绞尽脑汁想编了脑子里的咒语,也没有一个是关于打开异世界的通道的,她颓废的以指敲着桌子,飞鸟式神感应着她的烦躁,在她的头上绕来绕去。

    终于,认输的垂下头,难道就要一辈子呆在这里?要不,去外面看看?

    想到做到,她踏出房门,飞鸟式神也跟在后。

    灵鹫宫真的是如仙宫一般,本来建在山顶上已经增加了它的神秘感,这七拐八拐的通道更是让她头晕目眩,还好,有飞鸟式神带路,很快就找到了后院。

    乖乖,原来她现在这么有势力啊。

    面前黑压压的一片,都是正在练武的娘子军。

    “一!二!……”神气凛然的黄衣剑女在念着口号,大概是菊剑吧。

    众人看见若言出来,齐刷刷的停下练武的动作,异口同声喊道:“尊主好!”

    呵呵,美啊,大有阅兵的味道。

    若言笑嘻嘻的挥挥手:“你们好!你们辛苦了!”

    众人皆有些傻眼般的看着她。

    她干笑两声,怎么,她们不是应该说“为尊主服务”吗?

    那场面太诡异了,像是看动物园里的动物一般看着她。

    算了,三十六计,走为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