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40

    “蓝颜小姐,原来你的学历是假的,那公开的资料上为什么要写自己是茱莉亚音乐学院毕业生呢?”

    “嗯,资料是公司编写的,我的经纪人Lee姐认为这样写对我的形象有好处,我也觉得要是写中途退学了那还不如不写,我比较虚荣就同意了。”蓝颜坦然道。

    “蓝颜小姐,现在网上发布的一些你在国外被拍到的照片,其中有些你在Party上形象很放不羁,跟你之前一直营造的健康向上的刻苦音乐人形象怎么反差这么多?”

    “反差么?”蓝颜挤出一个笑,“不会啊,你说的那张照片不过是我在朋友的Party上玩得很开心,因为聚会上都是很要好的朋友一不小心就喝高了,这就不健康了?那我敢说在座的各位大部分都不健康过诶。”

    “蓝颜小姐,经过我们各方调查证实你是BlueFace的旧主唱,原来之前说你唱法和曲风有跟他们相近的地方是假的,可是你隐瞒自己跟BlueFace的关系是有什么苦衷么?”

    蓝颜闭了闭眼睛,再睁开,偌大的发布会现场媒体和闪光灯一刻也不停歇,自己在如此强烈的灯光下还要继续装镇定,真是太艰难了。

    “那是我个人的事,我不愿意透露所以你们就不要再问了。”蓝颜冷冷地说。

    “可是我听说,你是被BlueFace开除的,而且是因为人品问题,当时国外的歌迷很难过,你连一个正式的解释都不愿意给,就像消失了一样。”前排的一个戴着小礼帽和大墨镜、衣着古怪的女记者突然站起来发问,着一口生涩的中文。

    蓝颜的额角开始渗出冷汗,硬着头皮听下去又turn觉得这个声音熟悉,想着这是谁,答案也堵在喉咙里半天开不了口。

    “不知道怎么回答么?让我来帮你。”女记者摘下礼帽和墨镜,一头棕色的长卷发柔柔地披在肩上,烟灰蓝的大眼睛澄澈分明,她的中文不是很流利,可是刚好够表达问题,在场的人都专注地听着,“因为你跟乐队吉他手的女朋友搞上了,你疯狂地着她以至于不要乐队不要朋友了,后来被觉得愧疚接受了被开除的命运也毫无怨言,却跟着连让你疯狂的女人也抛弃,回到了你的国家,是为了逃避谁?”

    蓝颜浑的血液仿佛都停止流淌了,一阵手脚冰凉。

    “Veronica……”蓝颜呆呆地看着她,喃喃道,“Idid’treallymeantto——”(薇洛妮卡,我不是故意要——)

    全场一阵屏息静气之后,闪光灯疯狂闪烁起来,前赴后继有记者站起来抢着发问。

    “关我什么事,别问我!”蓝颜狂躁着扔掉了话筒,想走下台,发现薇洛妮卡已经不见了,于是四处张望找寻着,突然发现记者的焦点转向了会场的另一个入口。

    艾苇茹远远地站在那里,穿着不久前来参加蓝颜的新EP发布会上的装,盘着头发,戴着黑框眼镜。

    她不说话,步履优雅地朝自己走来,捡起刚刚被自己丢掉的话筒,牵起她的手,对着台下展颜一笑,说:“各位,不要再追问了,蓝颜的过去由她自己决定要不要告诉大家,不过她的未来,你们敬请期待吧,我不久以后的演唱会会邀请她做嘉宾,她将以我的恋人份到场。”

    蓝颜拼命挣开了艾苇茹的手,着急地小声说道:“你干嘛啊,赶紧说你是开玩笑的!快!别为了我毁了你的事业啊!”

    “你曾为了刚刚那个女人毁了你的事业,我也试试为你这么做,看看你会不会马上忘了她。”艾苇茹狡黠一笑,搂住了蓝颜的腰,把她往自己的怀里拉近了一点。

    “呼!”蓝颜喘着气惊醒了,猛地坐起来结果又是一阵头昏眼花。

    她抱着脑袋休息了一会儿,赶紧翻,打开了电脑,搜出了关于自己昨天的新闻发布会的新闻,很好,自己刚刚的噩梦确实只是噩梦,梦中从第三个问题开始就是纯属虚构了。应该是被那场冗长又繁琐的声明发布会搞太累了,潜意识里的担忧才会在梦中有所反映。

    “呵。”蓝颜把头发拨到脑后,自嘲地笑了。

    梦见薇洛妮卡杀到中国来揭穿自己就算了,可是,艾苇茹要开演唱会还要出柜?自己的想象力也真够可以了。

    看着窗外,刚刚入夜,自己从下午昏睡到现在,被噩梦惊醒之后脑子更加清醒,肚子也开始咕咕叫。

    辛迪茗不在,蓝颜把头伸进冰箱一阵翻找,找出了各种高量的零食堆在桌子上开始大嚼特嚼起来。

    “茹茹,我想你~”蓝颜给华夫饼上抹了厚厚的一层花生酱,给艾苇茹打电话,惆怅地说,“我们这才交往几天啊你就去外地,更加让我觉得不真实了。”

    “怎么不真实了?”艾苇茹在电话那头笑了,“我等下有个通告,B市这边天气蛮冷。”

    “那你多穿一点。”蓝颜大口吃着甜食,“当然不真实了!你这几天这么忙,我们总共才见过两次面。”

    “三次,视频电话那次不算啊。”艾苇茹又笑了,“本来是打算忙完这一阵子再跟你说的,但是没忍住。”

    “没忍住好啊。”蓝颜吃吃傻笑道,“冲动是天使啊。那你忙吧,我挂了。”

    冲动是天使。冲动是的天使。

    蓝颜一点没犹豫地就打算贯彻这句话,火速刷牙洗脸把自己拾掇拾掇,抓起包包和钥匙冲出了大门。

    入冬的夜里气温低,蓝颜把自己裹得严实,静静地开着车,漆黑的夜空下城市的灯火浮华,点点迷离的亮光连绵滑过车窗。

    蓝颜的脸也被灯光映照出明暗的光影变幻,这让她安静的面庞多了一丝脆弱的郁。可是只要想起几个小时后就能见到艾苇茹了,深呼吸吸进氧气和勇气,面容又重新焕发起神采。

    梦境里所有的不安投到现实也还暗沉重着,找不到出口,可是脑海里浮现起那人恬静的微笑,蓝颜凝视着前方的道路,嘴角抑制不住的笑意。

    三个小时之后。

    “茹茹,你住在哪个宾馆呀?”蓝颜压抑着兴奋问道。

    “我刚录完节目,现在刚出电视台。”艾苇茹低声说道,“这么晚了,还不睡?”

    “嗯,我下午睡过了,你困不困啊?”接着蓝颜又旁敲侧击问出了艾苇茹现在所在的街道,眯着眼睛查看车载导航,朝艾苇茹所在的地点开了一阵。

    “蓝,你问这个干嘛,该不会是、”艾苇茹突然醒悟过来,疾走几步,跟助理拉开了一段距离,低声说,“你人不会在B市吧?”

    “嗯啊,这个时间刚好适合跟大牌影后逛大街,我的安排还不错吧。”蓝颜把车停好,戴上墨镜围好围巾挎着大包就往马路上走去,“嗯,我要去前面那个XX商场门口等你了,茹茹你快来吧。”

    “那你等着,别乱跑。”艾苇茹挂了电话,抢过助理手上的大衣,把自己裹紧,甩了甩头发戴上墨镜,戴上口罩,丢下一句,“你们先回宾馆,别等我了。”

    望着影后匆匆离去的背影,小雯和小刘面面相觑。

    “要不要报告林立?”小刘不确定地问。

    “不要。”向来温和亲切的小雯甩了他一记眼刀,斩钉截铁地说。

    凌晨,街道两旁零落稀疏的几间店内依旧灯火通民,跟马路两边的寥落路灯交相辉映。

    等艾苇茹赶到的时候,看见蓝颜蹲在店门口的台阶上,灯光从她的背后投过来,黑色长发上漾着模糊的光晕,发尾微微朝里弯曲着垂在脸颊两侧,把脸蛋衬得小了点,配上尖尖的下巴和低垂的浓黑睫毛,简直有些楚楚可怜了。

    “这是哪家的小家伙走丢了啊。”艾苇茹踩着黑色高跟皮靴,走到她边,笑道。

    蓝颜站起来,一把抱住艾苇茹然后挂在她上赖了半天。

    “茹茹,我想死你了。”蓝颜闭上眼睛贪婪地嗅着艾苇茹上的香气,“所以今晚非得见你不可,你累不累你要是累你就带我上你宾馆睡觉,要是不累就陪我逛逛大街反正都得是两个人的活动,你选一个。”

    艾苇茹犹豫了一下,亲了亲蓝颜的头顶说:“嗯,先逛街再上宾馆,我想给你买点礼物呢。”

    “好好好。”蓝颜放开艾苇茹时趁机在她脖子上亲了一口还故作惊讶道,“哎呀你脖子怎么这么凉,来来来。”说着一圈一圈解下自己的超长围巾,给两个人围上,中间只留出半米的距离,然后跟艾苇茹手拉手走着。

    艾苇茹好脾气地由着她把那条跟自己的灰色兔毛大衣毫不搭调的淡紫色带流苏的长围巾裹在两人的脖子上,说:“你是不是早有准备啊?”

    蓝颜自豪地点了点头,整了整自己上短款的红黑白相间的羽绒衫,露出里面的灰色卫衣说:“你看,这就是恋人之间的默契,就算分隔两地也是随随便便就凑了侣装。”

    艾苇茹轻笑了一声,懒得指出只是颜色一样算什么侣装,看着蓝颜甜滋滋的满足笑容,静静地走了一段以后,问:“蓝,你是不是碰到什么事了?”

    “嗯?除了特别想你以外,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啊。”蓝颜一脸坦诚。

    艾苇茹的心里快速掠过一丝小小的不快,知道蓝颜这家伙明明就是有心事还瞒着不说,喜欢死撑这一点真是不好的习惯,又不好明确指出,只好期待以后慢慢帮她改观吧。

    “嗯,那现在想想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还有想买的吧。”艾苇茹在自己的包包里翻了一会儿,淡淡地说,“嗯,给你买的东西在宾馆里没带出来,不然现在就送你就好了。”

    “嗯嗯,虽然我也很期待不过也不急在这一时。你也很想我对不对。”蓝颜摆了摆手,笑得更加甜蜜,同时挡不住地冒傻气,“嗯,现在真是适合坦诚地聊一聊的时机,茹茹啊,我很好奇,到底是为什么呀?”

    艾苇茹摇了摇头:“什么为什么啊?”

    蓝颜嘟着嘴,不满道:“每次问都装傻,那换一个你比较熟悉的提问方式!”说罢伸出另一只手握起来举到艾苇茹面前,装模作样道:“请问国际影后艾苇茹小姐,你为什么喜欢上了蓝颜小姐?”

    艾苇茹一副拿她没辙的样子,微微低下头回答道,“嗯,这个问题我也不太清楚,也许你待会可以问问我的经纪人。”

    “还问经纪人,你那经纪人太可怕了,不行,就要你说!”蓝颜翻了翻白眼,锲而不舍道,“严肃回答!”

    人迹稀少的街道边,重重灯光和灯影打在两个人的周,反出毛乎乎的光晕,艾苇茹看着蓝颜执拗地把手举在自己跟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嗯,看惯了她化着迷离小烟熏的样子,这么清新的淡妆粉唇,还的。

    “哦,大概是因为她暗恋我所以我也喜欢她了。”艾苇茹深沉地点了点头,回答道。

    蓝颜瞬间把拳头松开改成巴掌摸上艾苇茹的小蛮腰,不满道:“就因为这个啊,啊?那你多委屈啊,你比白素贞还委屈啊你意思是你纯粹是来报恩的啊。”

    艾苇茹忍着痒,拼命板着脸:“嗯啊,对啊,谁让你非要问。”

    手拉手嬉笑着走过整齐的地砖,凉爽高跟鞋根敲击地面发出的清脆声响交互回在冷清的夜,可是B市原本寒冷的天气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两个人之间的温度。

    蓝颜的左手自然地搭在艾苇茹的腰间,艾苇茹也腾出左手绕过自己的腰牵上蓝颜的左手。

    “其实这样走路累人的。”蓝颜一看艾苇茹面无表,赶紧补上,“可是这样走路好甜蜜啊。”

    艾苇茹斜了她一眼,放开了她,垂下手,“累啊,那换个姿势好了。”

    蓝颜哭无泪,自己不就随便这么一说么,怎么就惹到她了。

    刚想着要怎么补救,艾苇茹把两个人绕在一起的围脖又多绕了一圈,这样两个人的距离又近了一点。

    “这样还累么?”艾苇茹面无表地把蓝颜揽进怀里,下巴若有若无地蹭着蓝颜的头顶。

    “不、不累了。”蓝颜的小心脏开始怦怦加快跳动,激动不已,“哇啊这样更甜蜜了。”

    艾苇茹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蓝颜陶醉地勾住了艾苇茹搭在自己肩上的玉手,豪万丈地大步走着,说:“走!我们去吃遍前面那个小吃街!再逛遍不打烊的商场!你要什么大爷给你买!”

    “你主宾语弄反了。”艾苇茹皱着眉头纠正道,“是‘你’要什么‘我’给你买。”

    沉浸在中的女人总是容易妥协,蓝颜也是,于是马上喜滋滋地默认了,“哎呀呀呀,傍大款的感觉真好哇。”

重要声明:小说《女爵(GL明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