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39

    蓝颜握着方向盘的手心开始微微出汗,心脏因为被狂喜和难以置信充满着而加快了跳动,她开口,声音颤抖得自己都觉得丢脸:“你等等,你先别挂,你让我冷静一下,不然这开车开岔了我要挂。”

    “好。”艾苇茹只简单地应了一声,蓝颜的小心脏跳得更加狂乱。

    蓝颜把车子停在了最近的一处停车场,空阔的安静中,蓝颜好像能听到耳机里的呼吸声。

    “还在?”蓝颜轻声问道。

    “嗯。”

    “真的假的啊?”蓝颜克制着不让声音颤抖得太难听,突然觉得此时只是开口说话都竟然比唱歌飙高音还要难,真是可怕。

    “当然了,我现在不是在跟你讲电话么。”艾苇茹的嗓音依然平静柔软,没有太多外露的绪,蓝颜猜想不出她的表

    真的够紧张的了。

    蓝颜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让气息平稳:“我是问你之前说的,要我做你的‘比朋友更亲密的伴侣’是真的假的?不管你是什么意思,我都无条件答应,只是别耍我玩。”

    艾苇茹顿了顿,说:“嗯,你以前是不是老是碰到不好的人,为什么要怀疑我会耍你玩?看了关于你的不好的报道,我对写出那种报道的人很生气,很想赶快去你边看看你怎么样,愿望很迫切,迫切到我都无所谓会被我妹妹嘲笑了。”

    “苇茹,你意思是说也无所谓我们俩都是女人?”蓝颜换了一个更加放松的姿势靠在座椅上,仰着脸,有温的眼泪滑出眼眶,“你知道么?你对我来说简直是不可能的人,所以不要跟我开玩笑。”

    “既然你能听得懂我的话,为什么还觉得我在跟你开玩笑。”艾苇茹温柔地说,“那你快点回来吧,我等你当面说。”说罢挂了电话。

    蓝颜擦了擦眼泪,发动了车子。

    本来疑惑艾苇茹那句“我等你当面说”是什么意思,蓝颜猜想是不是要约艾苇茹出来见个面,正想着心思,心不在焉地打开门发现家里亮着灯开着空调也没觉得不妥,听到厨房里有动静时才觉得奇怪,自己明明让辛迪茗安心忙工作今晚不用管自己了,怎么又来给自己做饭了——

    “你回来了。”艾苇茹穿着自己的粉蓝色小兔图案的围裙从厨房端出两个盘子走出来,浅笑着看向蓝颜的时候,蓝颜突然有被粉红色闪电击中般的惊艳感和幸福感。

    “你怎么、你来了啊。”蓝颜语无伦次地放下包包,笔直地站在客厅沙发边上,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嗯,因为有些交接手续没办好,所以我手上还有你家钥匙。”艾苇茹摘下围裙丢在椅背上,指了指桌上,说,“我做的酸菜鱼盖浇饭,一人一条。”

    “一人一条啊,好好,哈哈。”蓝颜傻笑着,坐到桌边,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偷眼看着艾苇茹。

    “你是要先吃饭还是先谈谈啊?”艾苇茹吃了几口,突然放下筷子认真地提议道,“你一直在脸红。”

    蓝颜飞快地从嘴里吐出一截红辣椒,说:“我没脸红,是被这个辣的。”

    “哦。”艾苇茹点了点头,懒得拆穿她。

    “算了算了,其实我也心急。”蓝颜索也放下了筷子,推开盘子撑着下巴自己直视着艾苇茹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你真的喜欢我啊?还有其实我最想知道的是,你是不是知道我是Les了啊?”

    艾苇茹略一思考,点了点头,“嗯,知道啊,不过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林立挖出了你在国外的不少资料。但是你没提所以我也没提。”

    “那你还,你还,不离我远一点啊?”蓝颜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有些结巴了,“而且林立,没、没警告你啊?”

    “警告了啊,我没必要听他的。”艾苇茹摇了摇头,说,“而且那个时候想离你远一点已经来不及了。”

    蓝颜一听,心都要被融化了,但是马上也想到了比较现实的问题,试探道:“媒体上的那些报道,你怎么想?你相信我么?但是恐怕林立也说过我人品差吧。”

    “你需要多少相信,我就给你多少。”艾苇茹又拾起筷子,优雅地继续吃饭,“嗯,吃饭吧。”

    蓝颜没有动,而是专注地看了艾苇茹一会儿,甜甜地笑了:“茹茹?”

    艾苇茹手下动作僵了一下,抬起眼用问号重复了一遍:“茹茹?”

    蓝颜郑重地点了点头,说:“茹茹,我们这就在一起了。”然后动手把自己盘子里面的鱼肚夹了一块给艾苇茹,“给,刚挑过刺了,我会对你好的。”

    “好。”望着蓝颜那么老神在在的样子,艾苇茹低头拼命忍着笑把鱼吃了进去,觉得自己做的菜真是绝世美味。

    饭后,蓝颜颠地去把盘子洗了,然后拔掉了家里的固话线,抠掉了手机电池,拉着艾苇茹坐在沙发上,担忧地说:“茹茹,你以前不是说讨厌女同恋的么?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呀?你不把话说清楚了我害怕。”

    艾苇茹望着蓝颜晶亮的眼睛,知道蓝颜虽然平里大大咧咧的,内心其实很缺乏安全感,所以连自己做到这么直截了当的程度都还不敢相信,话也不知道从何说起了,闷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人的想法是会变的。”

    “对了昨晚到底怎么了?”蓝颜捂着双颊,“我是不是干坏事儿了?”

    艾苇茹又闷了半天,继而别过脸冷冷地说:“你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蓝颜的脸更红了,“哎呀,不会的吧,我是不是特禽兽啊?茹茹你一定要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样我才知道怎么弥补啊——”

    “蓝。”艾苇茹伸出双手捧住了蓝颜的脸蛋,严肃地说,“现在别管别的不重要的了,要想想你要怎么澄清,你只要知道我会站在你这边就好。”

    蓝颜的内心呐喊着:澄清什么的才不重要昨晚我到底是不是丧心病狂地压了你比较重要啊啊。可是因为觉得在艾苇茹这么成熟的人跟自己交往的第一天里,自己要再孩子气地非要追问到底就太幼稚了,所以决定以后时机恰当的时候再问。

    “嗯,就实话实说吧。”蓝颜表面上满不在乎道,“我又没干过反社会的坏事,不就是逃学退学了,化浓妆了抽大麻了——就抽了几次早就戒啦。”看艾苇茹眉毛轻轻挑起赶忙补充道,“嗯,等我好好认错以后,歌迷要对曾经的我失望了也没有办法。”想到这里,蓝颜才有些郁结,“是哪个八卦娱记干的。”

    艾苇茹摇了摇头,说,“现在就算知道是谁干的也没有用啊,报道都出来了,你还是新人,刚发EP,这时候出了这种报道,你的态度一定要诚恳要有力,真正对方歌迷不会跟你计较,其他可能会动摇的那部分人,你既然留不住,至少不要给别的别有居心的人有造谣说你借机炒作或是趁机黑你的机会。”

    “别有居心啊,嗯,那我是没有办法。”蓝颜叹了口气,把头枕在艾苇茹的大腿上,“你最近有没有空啊?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正式约会?”

    惊讶于蓝颜思维跳转得过快,艾苇茹有些哭笑不得,“这么快你就不担心了?都有心想着约会了?”

    蓝颜满足地笑道:“嗯嗯,别忘了我是音乐家,我很浪漫的。”

    “假学历”事件一时间影响每天都在扩大,蓝颜的人气每天都在急速起伏,有铁杆粉丝说力蓝颜,也有一些歌迷表示很失望想不到蓝颜是那样的人,当然还有被蓝颜的一些另类旧闻吸引表示狂的。

    蓝颜召开了记者招待会,正装出席诚恳地为自己隐瞒了自己曾退学的事而道歉,但是自己过去的形象没办法改变,叛逆期的自己确实做过一些今天想起来很好笑的事,也正面回应了说自己抄袭的不实报道,只是风格相近不存在抄袭。

    “我相信每个人都会有过自己后来想想觉得可笑的时期吧,那时候我年纪很小,一个人在国外周围什么样的人都有,曾经吸烟喝酒顶撞老师之类的,都是很不好的事大家千万别学我,我现在都改了,不会说否认那些,只是有时候会想,如果有机会我很想跟那个时候的自己聊聊,告诉她,不要去做那些无聊的事,当不良少女一点也不酷。”蓝颜穿着黑色小西装,对着镜头,淡紫色的眼影闪着细碎光晕,表淡淡的,声音沉静。

    “看够了?”林立不动声色地挡住了后正在直播蓝颜的记者会的大屏幕电视,递给艾苇茹一个文件夹,“可以看本子了吧?”

    “没有,你让开。”艾苇茹故意不伸手去接,由着林立尴尬地把剧本举在半空中然后愣了几秒才放下。

    林立让开以后,终于忍不住下脸,“我没跟你说过么,蓝颜是蕾丝边,跟她走太近绝对不是好事,万一闹出什么同恋绯闻——”

    “我在跟蓝颜交往。”艾苇茹终于看了林立一眼,不过是用眼白看的,说,“不是绯闻。”

    几秒钟严丝密合的死寂之后,林立的脸终于黑了:“现在是在现实世界里的华天的休息室里,不是在片场,这一点请搞清楚,不要随便开这种玩笑。”

    “嗯,所以我说的是真的。”艾苇茹懒得理他,继续转头盯着电视,“还有,林立你靠我拿工钱,而不是我靠你拿工钱,这一点你也要搞清楚。”

    对外界做了澄清以后的蓝颜暂时觉得轻松了一点,但是对于抄袭风波那段没办法给出更具体清晰的声明也觉得很不痛快,不能坦诚自己跟BlueFace的关系,所以只能含糊地解释过去,而没有根本地杜绝此类的猜测。

    Lee姐让蓝颜把心态调整好,最近暂时减少了她的曝光量,留给外界一点时间来消化和反应。

    而蓝颜也乐得清闲,窝在家里每天看自己的EP销量增加,再悠然地搞搞创作,每天等艾苇茹的电话,虽然总是想见面但也不得不克制,一来艾苇茹工作太忙,二来蓝颜也会担心万一不小心会给艾苇茹惹麻烦。

    跟艾苇茹开始交往后的头两天,蓝颜都如坠梦中,而且有些神经兮兮,每回挂了电话之后会小小地忧郁一小阵,然后再投入更为亢奋的状态里。

    最初辛迪茗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半天没说出一句话,等到蓝颜笑微微地背过去开始边哼歌边打扫卫生的时候才开始一语三叹道:“哎呀妈呀小蓝蓝你不是在开玩笑的我知道可是你这玩笑开得也太大了啊不对我意思是说你确定艾姐的意思是交往是在一起?好吧好吧我没有别的意思可是那是艾姐诶怎么都想不到她怎么突然突然就跟你告白了你们有没有实质的进展呀?算了算了我没有一点要八卦的意思但是这也太突然了!艾姐在跟你交往?!哦你在擦桌子!看来这是真的了,只有才会让你这糟猪有这么大的改变啊!”

重要声明:小说《女爵(GL明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