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36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艾苇茹站在楼顶对着暗沉下来的天空,轻声说道,“你还在不在啊?现在能听见么?还是说,只要我继续想念你,你就会再回来,是这样的对吧。”语气轻柔可是充满了压抑的感,微微弯起的眼角漾起温柔的泪光,她继续对着空寂的灰暗天色说着,“所以我会在这里等待着你回来的那一天,而且只要我继续想念你,等待,也不是那么难的。”话尾被风声轻易带过留声只剩模糊的气音,眼泪也终于被吹落。

    艾苇茹闭了闭眼睛,含着泪微笑地静静伫立,夜色里,美得如同一抹古雅的剪影。

    摄像机节奏死板地在运转。电影杀青前的最后部分的拍摄艾苇茹一条就通过了,导演很满意,拍了拍手,边的一些工作人员一齐鼓起掌来,很快就又有工作人员送来鲜花,献给艾苇茹和今早已完成了拍摄任务还留在现场的男主演王旭和别的演员们。

    “谢谢,谢谢各位。都辛苦了。”艾苇茹礼貌地微笑,接过鲜花,然后照例谢绝了现场记者的采访钻进了保姆车。

    艾苇茹刚一坐进去,就发现加长版宾利里除了助理小雯以外还多了个人。

    “蓝,你好。”艾苇茹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然后询问地望了一眼小雯。

    “哦,蓝颜小姐装扮成助理进来的。”小雯解释道,“没被人看出来。”

    “你、你好?苇茹,”蓝颜摘下墨镜,不自在地往里面挪了挪,又摘下白色棒球帽不停地给自己扇风,但还是鼓起勇气盯着艾苇茹说,“你这几天很忙啊,都不跟我联系,冬至那天连个祝福短信都没一个。”

    “不是你说要避嫌的么?”艾苇茹扫了一眼蓝颜的黑色西服裤下露出的白色矫正器的一部分,觉得跟蓝颜那委屈又不服气的表配在一起就是特别可怜兮兮的样子,忍住笑说,“再说冬至,冬至有谁会发祝福短信的?而且你也没联系我啊。”

    “谁说没有?我给你发短信了。”蓝颜的声音越来越小,“在心里发了……”

    “是么。”艾苇茹忍笑忍得很辛苦,但表面上还是继续淡淡地说,“蓝,干嘛只在心里发,你在怕什么?”

    “我怕你不理我。”蓝颜不好意思地说,“因为我那天我不知好歹,虽然自以为是为你好,其实很自私。”

    “知道错了就好。”艾苇茹转过头,终于可以彻底露出完整的笑容了,“小刘,开车吧。”

    “而且最近这周我休养在家里,其实也没闲着。”蓝颜看艾苇茹笑了,终于放松了点跟艾苇茹靠近了些,说,“而且我也担心你太忙不好意思打扰你,但是我又老是想着你,所以我有给你写歌。”

    “《泪湿的宝蓝色毛衣》?”艾苇茹笑道。

    “不是,那种歌名不会红的,我想了一个叫《星光下的宝蓝背影》。”蓝颜郑重其事地说,“而且我找了我一个很厉害的作家朋友,她答应帮我填词了。”

    艾苇茹笑而不语,不忍心告诉她这种歌名也不会红的。

    跟艾苇茹一同坐在空间有限的车子里,蓝颜更加紧张。之前察觉到自己对艾苇茹的感有了微妙的变化之后,觉得有必要快点喊停,可是就这样连友谊关系也终止,也太不甘心了。

    因为知道那微微萌芽的喜欢可能只是好感,只是一点点暧昧的思,总能克制的了的,为了这个就失去一个好朋友,那也太划不来了。这么想着,蓝颜觉得没什么好在意的了,这么闪耀的一个人隔谁边谁不动心啊,所以没什么好纠结的,但是艾苇茹什么也不知道啊,她是无辜的,有了不能说的秘密的人是自己,从而影响了两个人的友

    “你这两天应该很忙吧?”过了一会儿,艾苇茹打破了沉默。

    “嗯,工作上的麻烦在所难免,倒是因为我这两天腿脚不方便,搬家大计只好延迟。”蓝颜笑了笑,说,“其实没关系,我想好了,就等到发EP的那天搬新家吧,真吉利。”

    艾苇茹点了点头,说:“我预购了你的EP。”

    “是么?”蓝颜压抑着内心的激动,腼腆地说,“嗯,以你个人的名义预购的?”

    “嗯,我只买了一张,因为别的要留给你的歌迷。”艾苇茹侧过头看着蓝颜微笑道,“对了,我还给林立预购了一张。”

    “你想林立听我的专辑?”蓝颜想起林立最近看自己越来越冷气森森的表,说,“我觉得他不会喜欢的吧。”

    艾苇茹想到林立每次看到自己在翻蓝颜拍的《Vivian》看都会责无旁贷地用咳嗽或是冷嘲讽表示无奈的样子,觉得林立是不是有些误会自己,所以若有所思地说:“不会的,林立其实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

    “果然我的直觉是没有错的!”蓝颜说,“私人感上林立肯定不待见我,但是工作上我的EP他不能不听,因为我跟你会有合作关系。”

    艾苇茹看着蓝颜,摆了摆手,“别管那么多了,林立只是我的经纪人,无权管我的私事。你今晚有别的安排么?没有的话去我家里吧,上回你不是要《未来丧钟》和《彩虹》的初版海报么,我找给你。”

    蓝颜还沉浸在听到艾苇茹把自己归类进私事的喜悦中,一直笑眯眯地直点头,这时突然一愣:“诶,去你家?哎呀,我什么都没准备啊。”

    艾苇茹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说,“要准备什么?去我家做客要你准备什么干嘛?”说罢指示助理小雯通知家里准备准备。

    蓝颜只好继续点头,心里十分后悔:早知道就再多带个平时穿的衣服了现在扮成助理的样子去艾苇茹家这叫什么事呀……

    半个多小时的车程后,车子转到一处地处偏僻的别墅门口,蓝颜下了车,跟在艾苇茹和小雯后,一路上从大门处黑色铁栅栏上的镂空雕花到草坪上的喷水系统都表示喜,艾苇茹笑而不语,引着蓝颜走到草坪的一角那块不大的新花圃说:“觉得这个怎么样?”

    “怎么样?”蓝颜有些疑惑,“这里面什么都还没有种你问我怎么样?”

    “嗯,我最近看中了一个剧本大概明年季开拍吧,我想演那个得了绝症喜欢养花的女二号,所以找工人弄了这个。”艾苇茹解释道。

    “哦,我懂了,你是要开始养花想更好地领悟角色呀。”蓝颜很快反应过来,“嗯嗯,那你可以试试养蓝蓟,我最喜欢蓝蓟,跟我一个姓而且特别美。”

    艾苇茹点了点头,金红色的暮余晖下,笑颜恬静美丽,说:“嗯,那就养蓝蓟好了。”

    半夜,蓝颜穿着件粉红色带有兔耳朵的长卫衣抱着吉他坐在自家地板上,修长的手指骨节纤细,轻轻拨弄着琴弦,指间流淌出清润舒缓的悦耳琴音。

    正在这时,电话响了,蓝颜接起来:“喂,是Lee姐啊。”

    “这么晚了还不睡啊~我打你手机你没听见啊?”

    “哦,手机不在我手边没听见啊。”

    “行了行了也没什么要紧事,我就是看你睡了没没睡赶紧睡,这两天给你放假你就给我好好休息,别到时候顶着快垂到部的黑眼圈去发EP!”Lee姐毫不留地指示道。

    挂了Lee姐的电话,蓝颜走进卧室从白天穿的西服口袋里翻出手机,果然有Lee姐的未接来电,还有辛迪茗的,蓝颜想了想,拨了回去。

    “小蓝蓝你怎么老不接我电话急死我了都!”

    “你急什么呀?”蓝颜对辛迪茗关心的事心知肚明,但还是故意拖长了音假装提问道。

    “你什么时候从艾姐那里回来的呀?为什么不要我开车接你啊?还有艾姐家大不?好看不?你去艾姐家有没有记得帮我要签名海报呀?”辛迪茗提出了一连串问题。

    蓝颜觉得好笑,但还是一个一个回答道:“嗯,吃过晚饭就回来了呀,废话要你接我干嘛当然要苇茹亲自送我了~反正都是开车也不是很累。苇茹家好大啊,她一个人住都要赶上我家别墅了整整三层~每层都住着一个佣人,对了还有一个厨师哇那个厨师做的一手好吃的俄罗斯菜我做喜欢吃俄罗斯菜吃的特别满足!”说着说着蓝颜惋惜道,“签名海报呀哎呀,苇茹那么低调那么不慕虚荣的人自己拍的电影都没留海报,你要是真想要我下次跟苇茹说说看公司里还有没有啊~”

    辛迪茗也跟着遗憾了一会儿,然后祝福蓝颜要好好休息才挂了电话。

    蓝颜关掉手机,郑重其事地把艾苇茹送的两张初版珍藏版签名海报藏好,这才去洗漱然后爬上睡觉。

    蓝颜的首张个人EP《谰言》开始发售的新闻发布会刚好跟艾苇茹的电影《海蓝色》杀青的新闻发布会在同一天。

    发布会开始前,Lee姐一如往常地训导着蓝颜给她加油打气,就在外面媒体千呼万唤之中蓝颜即将上台的前一刻,Lee姐突然又拉住了蓝颜担忧地说:“其实也不用太勉强,毕竟你的脚伤没好,尽力就行。”

    第一次看到Lee姐如此柔的一面的蓝颜更加激动,她信心满满地说:“嗯,但是只要我一尽力就一定能做到最好!您就放心吧。”

    红与黑装饰色调为主的舞台不大,蓝颜直发披肩,画着小烟熏涂着鲜红的唇彩,衬得眼睛更加深邃皮肤更加白皙,穿着长及脚踝的黑色大摆长裙,复古的束设计和蕾丝花边增添了一丝郁和高贵的柔媚感觉,她稍稍提起裙摆,小心翼翼地走上台,尽量不让脚伤影响了步伐。

    蓝颜冲台下挥了挥手,说:“感谢今天各位歌迷朋友和媒体朋友的到场!主持人晓玲你好!”

    “啊,蓝颜你好。你好像很喜欢黑色啊~记得在法国金百合电影节上也是主打黑色调的对不对?真华丽真漂亮啊~”主持人轻轻提起蓝颜的一侧裙角,露出里面的白色矫正器,“蓝颜近期为了拍摄EP里面《无上之主》的舞蹈部分勤奋练习,终于把脚扭伤了,所以原本今天她要在发布会上现场表演电子舞曲风格的《无上之主》也不得不取消了,今天还是光脚上场的,什么?”主持人晓玲笑着对台下的歌迷方向招了招手,说,“说大声点不然听不见啊,蓝颜肯定也很想听清楚你们说什么的!”

    被主持人注意到的角落里的歌迷们显然很兴奋,脸通红地齐声叫道:“蓝颜加油!加油!我们你!”

    蓝颜顿时笑得弯起了眼睛,对着那个方向不住点头,“谢谢谢谢,我听见了,谢谢你们,只是脚扭伤而已不妨碍我弹奏乐器和拉扯声带的。”

    说罢主持人拍了拍手,后的红色幕布拉开,露出里面的一乐器,“蓝颜说了脚伤不影响她的表演,歌迷朋友们可以一饱眼福和耳福了,下面是蓝颜的不插电小型LiveShow~掌声鼓励~”

    银蓝色的光柱下,蓝颜坐在钢琴边自弹自唱了第二波主打曲《谰言》,柔润轻缓的琴音如跌落在水晶体上的水滴般断续流淌,蓝颜的嗓音轻柔又不缺乏中气,稳稳合着琴音诠释出歌曲的淡淡无奈和不惧的信心,一曲终了,台下的歌迷愣了一下才从沉醉中反应过来,喝彩声响彻会场。

    蓝颜今天心很好,连面对媒体刻意刁难的问题比如“蓝颜的新EP远远超出了同期的别的新人歌手取得了这么好的预售成绩会不会觉得跟自己的大牌圈内好友的友有关系?”也好脾气地回答:“嗯,我觉得是这样,虽然我觉得自己不差,但是没有好朋友的支持和推荐,我也不会有那么多好机会,所以取得这样的成绩感谢要我自己的成分不多,感谢我的朋友和歌迷的成分占大部分。”的谦逊有礼也得到了公认的认可。

    中间蓝颜又大秀了一段架子鼓以后,头发都汗湿了,可她毫不在意地只随意把头发绑在脑后,然后又弹唱了一曲《彩虹》,后的荧幕闪过电影《彩虹》的片段,其中杨梓歆的笑颜已经不会让蓝颜心跳起伏了,反而是镜头飞速掠过艾苇茹的脸的时候,让她脑中闪过艾苇茹鼓励自己的笑脸,蓦地一阵温暖的心跳加速。

    正在这时,舞台不远处的一阵喧闹更加让蓝颜分心,正气恼着自己的失常,蓝颜微微侧过脑袋余光看清了声源中心站着艾苇茹,手下顿时弹错了几个音,赶紧又即兴发挥一段花哨的和弦掩饰过去。

    远远望去,艾苇茹穿着一白色的西服戴着眼镜站在主持人边,一看蓝颜已经发现自己了,一副被提前揭穿谜底的懊恼表,大眼睛轻轻撇向一边,故作生气地叹了口气。

    蓝颜的心跳更加快了,演奏结束后,踩着小高跟快步冲了过去站在艾苇茹面前半米处停了下来,把气喘匀了才说:“苇茹今天不是有《海蓝色》的杀青——”

    “嗯,刚结束我就来看看你这边,嗯,我也是蓝的粉丝。”艾苇茹看出蓝颜刚表演完还很累,体贴地接上话,还拍了拍她的背让她把气喘匀,台下闪光灯齐刷刷开始闪烁,歌迷们也是尖叫连连,在偶像的发布会上看到偶像中的偶像,还是这么友的两个,粉丝当然开心不已。

    “天哪,苇茹你刚刚说了什么?”蓝颜按耐着内心的激动,夸张地扶住艾苇茹的肩膀就要倒下,“天哪天哪太幸福了,我幸福得要晕过去了~”

    “我听说艾苇茹你早就买了蓝颜的EP原来是真的,原来你真的是蓝颜的歌迷啊~”主持人适时地插科打诨道,“啧啧,看这两个关系好的,真黏糊,我可以退场了,不过工资一样照算哟~”然后就笑嘻嘻地作势要走,场面非常欢乐。

重要声明:小说《女爵(GL明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