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35

    过了好一会儿,蓝颜才慢慢停了下来,不好意思地说,“哎呀,苇茹你的衣服都被我弄脏了我去洗了挂空调下面一会就能干,我再拿件衣服给你换下吧。”

    艾姐点了点头,说:“好啊,没有关系。”

    蓝颜挪进卫生间洗了把脸,又挪进卧室从自己的衣柜里找出一件木质衣扣的米色长线衫递给艾苇茹,冲艾苇茹挤出一个雨过天晴的微笑,眼皮红肿可是眼神明亮:“嘿嘿,你这毛衣肯定不便宜,对不住了。”

    艾苇茹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凑近了一点盯着蓝颜的脸看,如此近距离都能看到艾苇茹的睫毛在瞳仁中的倒影了。蓝颜有些局促地把脑袋往后仰了一下,不自在地说:“嗯,怎么了?”

    艾苇茹收回视线,站直了子接过蓝颜手上的衣服,说:“嗯,看你眼睛好多血丝,晚上睡前记得拿毛巾敷一下。”

    蓝颜的紧张绪刚放松了一点,艾苇茹又脱下了毛衣露出里面的那种比较紧比较贴的保暖内衣,把艾苇茹的曲线勾勒得曼妙感一清二楚。

    “我去洗衣服!”蓝颜飞速跳离了现场,小心脏怦怦直跳。

    “我毛衣还没给你呢你洗什么呀?”艾苇茹叫住她,一脸莫名其妙地把刚脱下来的毛衣丢到沙发扶手上,换上蓝颜的线衫。

    蓝颜回来拎起艾苇茹的毛衣,尴尬地笑了笑:“呵呵,我刚刚是打算把洗衣机的电源插上准备准备。”

    艾苇茹穿好线衫,更加莫名其妙地看着她说:“你洗衣服前都是先去插上电源再跑回来把衣服拿过去再洗的啊?”

    “是啊,你知道,多跑跑路,有助于减肥嘛。”蓝颜陪着笑转往卫生间跳去。

    “哎,等等。”艾苇茹很快跟了上去,“你脚扭伤了怎么还乱动啊?去沙发上坐好,我来就好,乖啊。”说罢就拽过蓝颜手里的毛衣走进卫生间了。

    蓝颜一愣,然后乖乖地点了点头,对着艾苇茹的背影温顺地说,“嗯,谢谢你啊苇茹你对我真好,那我去准备晚饭了。”说罢跳往厨房哼着歌儿把辛迪茗准备好的几样菜放进微波炉加,再把电饭煲里煮好的饭加

    夜晚,两人坐在饭桌边吃饭,不远处的柜式空调前挂着艾苇茹那件宝蓝色毛衣,在温暖的风中静静蒸发着水分。

    “唉,Cindy怎么这么厉害!这么好吃的水晶排骨~”蓝颜红肿着眼睛很难看,可是哭过以后眼睛更加清澈,扒着碗里的饭菜心满意足到两眼放光。

    对面的艾苇茹则是淡淡地笑了笑,犹豫着要不要开口问。

    蓝颜却瞅着她的部笑了,“苇茹啊你材真棒,我的衣服穿你上上面那个扣子都扣不上吧哈哈。”

    “嗯,是的吧,扣上去就太紧了,你个子小自然骨架也小。”艾苇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前,笑道。

    “啧啧,材真好。”蓝颜称赞道,“我想起一个冷笑话,说两个美女一起吃饭喝汤的时候都把汤洒了,A罩杯的美女的汤就直接洒到腿上了,而C罩杯的美女的汤则是——”

    艾苇茹突然正色道:“怎么不说说你到底怎么了?碰到什么事了?”

    蓝颜脸色一僵,低头又默默地往嘴里扒了几口饭啃了一只排骨才抬起头,打破了沉默:“嗯,最近压力好大,而且我爸要再婚,我不喜欢新妈妈,我就一个妈妈关她什么事啊。还有,我的好朋友杨梓歆,最近大家都比较忙跟我也疏远了,这次我发EP里面有首《彩虹》她唱过,我再发这歌其实对她有影响的,但是我也喜欢那首歌,不是故意跟她叫板,可是她不理解,我也火了就跟她吵了。”

    “蓝,人有的时候要自私一点,别人怎么做只要影响不到你就不用管,自己比较重要,而一旦影响到你了,”艾苇茹直盯着蓝颜说,云淡风轻地说,“要么把影响到你的人和事解决掉,要么就把那人和事对你而言的重要解决掉,我的意思是,因为重视才会受影响吧,如果不重视的话,有什么能伤得到你呢?”

    蓝颜听后想了想,慢慢点了点头,说:“你说得对,我爸爸要再婚跟我是没什么关系,但是我妈妈会难过所以我也会难过。无能为力的感觉真不好。”

    “是啊,我妈妈去世那年我也很难过,嗯,我十二岁那年妈妈就出车祸去世了你知道的吧。”艾苇茹给蓝颜夹了一块排骨,微笑道,“而你还有很多机会可以对妈妈好让妈妈不要那么难过,所以要好好的啊,要相信很快都会好起来的。”

    蓝颜望着艾苇茹那张淡然的轻轻弯起嘴角的笑颜,觉得这个瞬间好像过得很慢,定格下来艾苇茹那温的眼里不知道藏着怎样的绪,可是表露给自己的,却全都是信任和鼓励。

    “嗯,苇茹,我相信的。会好起来的。”蓝颜轻声说道,把后半句咽了下去。

    会好起来的。

    如果你在的话。

    吃过晚饭以后,艾苇茹坚持不让蓝颜送自己下楼:“你那脚都肿多高了,就不用送了。”

    蓝颜依着门框想了想只好作罢,然后眨了眨眼睛,环住艾苇茹的腰把下巴搁在她肩上蹭了蹭,说:“嗯,今天真是谢谢你,被人看到自己哭的样子真不好意思,不过还好是你。”

    “嗯,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哭过之后心会好很多吧,还排毒养颜。”艾苇茹拍了拍蓝颜的脑袋,口气俨然一个大姐姐,“好好休息吧,早点好起来,别真装个矫正器一瘸一拐地去见歌迷啊。”

    蓝颜不好意思地笑了,跟艾苇茹分开以后认真地说,“苇茹,我要写歌送给你,歌名就叫《宝蓝色毛衣》。”

    艾苇茹哈哈笑了起来,“叫《泪湿的宝蓝色毛衣》比较合适吧,好了快进去吧,我走了,拜拜。”

    艾苇茹走后,蓝颜关上门,又咚咚咚咚跳进卧室,拉开窗帘向楼下看,不一会儿,就看见艾苇茹走出了单元楼,向小区停车场走去。

    夜色下,艾苇茹高挑纤丽的影渐渐消失在视线尽头,蓝颜还依然站在窗台边那么看着,而那抹宝蓝色背影却像是被星光拖曳过一般在视野里留存久久不褪。

    《海蓝色》的拍摄完成了大半,后期艾苇茹的戏份和男主角戏份基本相当,而两人的对手戏部分增多,所以近期艾苇茹在片场的时间更加久了。

    拍戏之余,各种通告也几乎占满了每天的程,艾苇茹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忙碌,只是最近又多了些事要忙,突然觉得不习惯的同时,又觉得有所负累的甜蜜。

    “蓝颜要去哪个医院上矫正器关你什么事?”一向沉着冷静的林立终于在接到艾苇茹又是关于蓝颜的指示以后发作了。

    “林立,第二次提醒你,行事不要超过你自己该有的范围。”艾苇茹从容不迫地戴上墨镜,理了理头发。

    “那你还记得我第一次管你的私事是为了什么吧?”林立提醒道,“是关于你跟林安恋的事。”

    艾苇茹点了点头,说:“嗯,我记得啊。”

    “所以呢?”林立按耐着火气,最近在内地正当红的李辰浠不就是因为粉色绯闻一向很少,终于被狗仔爆出同恋绯闻了么,艾苇茹现在又跟当事人之一蓝颜打得火,同样也是很少爆出感新闻的艾苇茹,难保不被狗仔盯上。

    “所以这个话题讨论到此结束,你想办法把我下午的档期空出来,我要去——”

    “探望蓝颜。”林立翻了翻白眼,干巴巴地接话道。

    “知道就好。”艾苇茹看也不看他一眼,埋下头发信息给在外采购礼品的小雯。

    林立临走时想了想又退了回来,说:“你上次去探望蓝颜时间太久耽误的那个通告准备推到什么时候?这次还要往后推?我希望你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音乐专辑的合作事项要跟蓝颜搞好关系,不过话说回来,多少大牌制作人争着要跟你合作你偏偏挑了这么个——”

    “你话真多,这是我的私事,所以别扯上公事。”艾苇茹头也不抬地摆了摆手,让林立走开。

    医院某个单独的休息室里,蓝颜瞅着脚上的白色矫正器不满道:“唉,怎么是白色,我更喜欢黑色。”

    辛迪茗翻了翻白眼,说:“要不是你睡觉不老实其实根本不用戴这个东西的,这下会好得快一点吧,不过过几天的发布会你恐怕还不得不戴着这玩意上台了。”

    “那样我的苦形象就更加生动了,多好。”蓝颜满不在乎地说。

    辛迪茗瞪了她一眼,然后去找医生询问注意事项了。

    正在这时,休息室的门突然开了,蓝颜抬头一看,来人竟然是艾苇茹,顿时愣住了。

    辛迪茗也一愣,然后才扔下医生对艾苇茹地说:“哎呀艾姐你怎么来了,怎么来之前都不说一声?”

    穿一白色西服裙直发披肩的艾苇茹亲切地拍了拍辛迪茗的肩膀:“我也是刚好抽出时间来看看,怕跟你说了你又要忙,蓝颜一个就够你忙的了,嗯,医生在等着呢。”

    中年男医生继续跟辛迪茗交待着,眼睛却时不时瞥向艾苇茹,过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小声问辛迪茗:“那不会是艾苇茹吧?”

    “怎么可能,她是我一远方表姐,人都说她长得像艾苇茹,像吧,她走在路上老是被人要签名合影呢,只好随时都戴着大墨镜。”辛迪茗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长得像名人也真是罪过,唉,对了,那病人还有什么要忌口的没啊?”

    艾苇茹走到蓝颜的边,坐下,笑了笑:“怎么都上医院了也不告诉我啊?”

    蓝颜低下头死盯着自己脚上的矫正器,说:“哦,你那么忙,这点小事怎么好拿来烦你呢?”

    “蓝,我要生气了。”艾苇茹假装嗔怪道,“觉得不方便打扰我的意思不就是不把我当朋友的意思么?”

    蓝颜抬起头,脸红红地说:“艾姐,你就不怕惹事啊?浠浠跟我关系好就老被媒体瞎写,你老对我这么好,不担心么?”

    艾苇茹一愣神,有些不习惯蓝颜对自己的称呼突然从“苇茹”改口到“艾姐”,继而笑了笑,说:“我说过,没有媒体敢明目张胆地那样写我。”

    “嗯,但是我怕,我一个新人,”蓝颜狠了狠心,又低下头说,“他们敢乱写我,写什么的都有。”

    艾苇茹刚放下手里的礼品盒,听到蓝颜这么说,手下动作滞了滞,继而继续在袋子里翻找着,然后直起子,一如往常的淡淡笑意间却流露出一丝失望,然后她打开一只透明塑料盒,取出一只寿司蛋糕,温柔地送到蓝颜口中,说:“嗯,我知道了。这是小雯特意在一间蛮有名的蛋糕店排队买的,还不错吧。再有我下午还要忙,先走了。拜。”说罢步履优雅地离开了病房。

    等到门关了另一边的辛迪茗才反应过来,呆呆地唤道:“唉,怎么才刚来就——”然后转向蓝颜,疑惑道,“怎么了?”

    蓝颜拒绝完嘴里的食物,苦涩地一笑:“嗯,她下午有事,先走了。”</li>

    <li style=";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蓝颜真好命啊,同样是一起吃晚饭,为毛她碰到的就是“我来就好,乖啊。”俺碰到的就是“把这个洗洗,乖啊。”ToT</li>

重要声明:小说《女爵(GL明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