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32

    作为国内数一数二的时尚媒体品牌,《星城》杂志的品位和主题的选择一直走在国内最前端,甚至在亚洲都是很有影响力的流行时尚杂志。而今它注定又要迎来一次新的发展和飞跃,自从今年新增了一个影音娱乐版块以后,信心十足地推出几期以音乐和电影推荐为主题的版面已经不能满足读者,不久又第一次迎来一个演艺圈巨星足足有八个内页丰富的豪华视觉饕餮,那就是国际影后艾苇茹的专访和独家彩照。

    望着还散发着油墨香新印刷出来的本期《星城》,主编艾琳只轻轻弯了弯嘴角,其实内心得意得不得了:本来嘛自家人就应该帮助自家人,偏偏还要下一番功夫才能请得动艾苇茹,不过不管怎么样,总算是以甚至不便透露的低成本完成了此次专访和摄影,绝对是这么多年跟家里决裂跟姐姐翻脸以来的一次巨大胜利。

    自从蓝颜算比较坦白得跟辛迪茗透露了对艾苇茹的好感以后,辛迪茗就怀着有点引为知己似的感,每每艾苇茹有什么新动向都会很快跟蓝颜分享。

    比如这一次,蓝颜今天还没上网看娱乐新闻,辛迪茗就献宝似的往蓝颜乱七八糟的茶几上丢了一本厚厚的杂志。

    蓝颜放下吉他略抬起眼,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哎呀妈呀,苇茹很少拍杂志封面的,这《星城》这么厉害啊!”

    “是啊,这本来是本时尚杂志,涉足演艺圈不多,倒是捧红了几个国内知名模特,但是这回你看看,不只是封面,有八页的专访加照片呢!”辛迪茗伸手翻开来,“你看你看,这可是艾姐诶!美呆了!这下子会卖断货的吧!”

    蓝颜坐了过去仔细看了看,立马更加挪不开视线,只见标题为《红毯上的菡萏女神、荧幕下的艺术与美》的专访里,内页的几张彩照,是艾苇茹穿简单典雅的高束腰设计的露肩长裙,部以上是白色,以一条黑色宽丝带的蝴蝶结束腰,部以下是长至脚踝的飘逸长裙。

    暖黄主色调的室内淡淡的光下,艾苇茹松松挽至脑后的黑色长直发随意漏下的几缕发丝低垂,表淡淡地斜倚在沙发上、光脚走在地板上、随意打开窗帘光暗参半投在脸上的几个动作,美得让人挪不开眼,不同于往出现在媒体广告上瞬间被闪到视线的惊艳,却又是闪耀着另一种仿佛能跟白微醺的阳光融为一体般的优雅到圣洁的优美光芒。

    “好美啊好美啊。”蓝颜捧着杂志漾,“这怎么办啊我都要成了她的粉了。”

    辛迪茗额角冒出三道黑线,“你拉倒吧你!说的就跟你之前跟艾姐在一起你气场多强似的!”

    蓝颜放下杂志露出困惑的表,认真询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之前跟苇茹在一起就——”

    “就像个小粉丝似的。”辛迪茗一字一顿地说。

    “咦?真的假的?”蓝颜把杂志妥善放到沙发的角落跟自己的乐谱堆放在一起整理好,正襟危坐道,“你说说,具体说说,我怎么像小粉丝了?”

    辛迪茗把手背在后面,老三老四地来回踱步道:“你自己真的没发现?就拿你跟李辰浠的关系来比较,你看,都是认识了差不多时候的娱乐圈的朋友,你跟李辰浠关系好,也会常常想着对方,有礼物不会忘记给她带,但是你们在一块的时候,你表现得明显比较随意,穿衣服打扮都跟平常一样,但是见艾姐,你不仅化妆你还喷香水。”

    “真的啊?”蓝颜露出深层思考的表,有些不相信。

    “还有你跟李辰浠聊天时说话口气也很随意,你跟艾姐说话也还很轻松随意,但是其中是有分别的我就发现了,你随时会看着艾姐的脸,你在注意她的表,一点变化都不放过。”辛迪茗直截了当地说道。

    蓝颜往侧里一躺,抱起一只粉蓝色底维尼熊图案的小抱枕蜷缩起来,若有所思地说:“真的啊,我这么幼稚啊,我这么,这么明显啊?”

    辛迪茗摆了摆手,摇了摇头说:“不不不,不明显,我随便说说而已,小蓝蓝你就不要乱想了。”以辛迪茗对蓝颜的了解,摆出这么困惑的思考状表示她对这件事真的很上心了,再乱想下去,估计以后见到艾姐的表现会更加奇怪,别真的生出什么暧昧愫了。

    清晨,淡然沉静的蓝天纤云下,艾苇茹素颜披发坐在沙发上,端起茶几上的清咖啡,不耐烦地推开了林立特意放在茶几上的一堆杂志样刊。

    “不看看么?”林立捧着一叠文件从旁经过,故意说道。

    “有什么好看的,待会儿要去片场了没时间看这个。”艾苇茹喝了口咖啡,没有流露出更多的表。只是在回想起前几天不得不答应《星城》杂志的采访和拍摄,忍不住眼光冷冽起来。

    那天晚上接到艾琳的电话,艾苇茹直觉不是什么好事只是没料到竟然是连自己都拒绝不掉的坏事。

    “姐,我这儿有几张照片待会传给你,想必你不会看不出其中的相似之处,最近跟你关系不错的新人在国外有些不能说的秘密啊。”

    “跟你有什么关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艾苇茹冷冷地说,同时心里清楚艾琳如果有了什么下定决心要达到的目的,一般不会轻易罢休。

    “如果我不清楚这跟你有多少关系怎么敢冒然打扰你呢?”艾琳的语气似笑非笑。

    “说吧,你想给我看什么?”艾苇茹暂时耐下心来。

    “据我所知你最近对这个新人特别关照啊,是因为她是跟你一个公司的签约艺人、刚好又因为几部电影结缘、下步又有音乐上的合作还是私底下也是很不错的朋友,或者都有,而以我对你的了解,如果我告诉你,我发现了这个新人对外公布的资料少得可怜,就在她回国的那一年突然解散的著名独立摇滚乐队BlueFace跟她的关系更加是只字不提,这会不会跟那个乐队的队长也讳莫如深的内幕有关系?”艾琳不紧不慢地说道,非常清楚自己的话会到达怎样的效果这一点让她的口气柔和到有些微妙,“需要保密的多半是丑闻,这个蓝颜隐瞒得也真是不错,目前国内还没有媒体深入挖掘,虽然我的《星城》并不是娱乐杂志,不过我觉得这条隐秘消息非常有价值,以后也会升值。”

    “准备了这么长的发言稿真是辛苦了,不过既然你的工作就是这个,工作即是一切,我教你的你总是学得很好。”艾苇茹冷笑道,“说吧,你想要什么?”

    那边顿了顿,艾琳轻叹了一口气:“姐,让我们杂志社为你做一期专访,保证各方面该有的品质都能入得了你的眼,该付的酬劳也一点不会少你的。”

    “如果我答应了你就保证不再挖掘蓝颜没有对外公开的内幕?你的杂志之前刊登过国际影星,所以你可能不知道我的要价。”

    “《星城》的发行量和影响力绝对在国内是数一数二的,这一点你不要担心。”艾琳自信地说。

    艾苇茹哼了一声,“你的威胁真的低级,蓝颜的私事跟我的关系不大,但是不管怎样,在她没有给我交出一张令我满意的音乐专辑之前她不能垮。但是你赢不了,因为我不要你的一分钱酬劳,我就当是做慈善了,你和你的手下不要再管蓝颜的事了,所以你还是欠我的。”

    “嗯,好的。合作愉快。”电话那头的艾琳有些错愕,但还是保持冷静公事公办道,久久望着话筒发呆。

    因为个过于相像,从小跟姐姐就没有过什么亲密的交流,可是又总在不知不觉的各种较量中会产生莫名的惺惺相惜的感,觉得如果她们俩各自被分割在不同的地方被不同的拥挤人潮和喧嚣俗物包围,彼此看不见又会一直惦记,不一定是多么温的念想,但是一定会常常默默地通过各种不同的渠道了解对方的现状。

    记得在《星城》杂志社财大气粗的豪华摄影棚里完成了最后的摄影工作之后,艾琳专程到艾苇茹的化妆间里找到了自己。

    “和解不合适我们俩。”艾琳领着一只精美的礼盒递给艾苇茹的助理,“一点谢礼,没有别的意思,你不用担心。”

    “不会,大概是因为我最近也气到了爸爸,所以在你面前少了点可以继续责怪你的底气,你不用有压力。”艾苇茹卸完妆以后转过来,淡淡地说。

    “我很高兴你还会对人敞开心扉。我最近看关于你的娱乐新闻也不那么反感了真的,因为你不像以前那么无懈可击了,你对朋友的偏袒和特别关照让你多了点人味了。”艾琳说着说着笑了起来,好像自己也不习惯用这么坦白的方式跟艾苇茹说话,“不是贬义啊,以前你完美得跟女神似的,也太冷酷太不近人了。”

    “那你呢?”艾苇茹没有流露出对跟自己有关的话题的关心,只是转而认真地问,“你跟那个女孩儿,靠得住么?”

    “宛之还年轻,因为各方面的阻力我们现在还不能结婚。”艾琳微微一笑,眼角眉梢都是掩饰不住的甜蜜,“但是我们在一起就像结婚了一样。”

    “好。”艾苇茹点了点头,跟艾琳的长久冷战和僵持中第一次出现了这个肯定的字眼。

    林立整理好文件,走了过来,状似在茶几上翻找着什么的样子摆弄了一会儿那堆杂志,然后又走开了。

    艾苇茹停止了回忆,放下了咖啡杯,刚好看到那堆花花绿绿的时尚杂志里有一本新一期的《Vivian》,封面是穿白T恤和黑色背带短裤的李辰浠和穿黑色T恤和白色背带短裤的蓝颜,两个人都画着魅惑的小烟熏妆,恬静又暧昧地凝视着对方。

    “该出发了,需要我帮您拿么?”小雯赶上来,提醒着该去片场了。

    “哦,不用了,我带到车上随便翻翻。”艾苇茹合上杂志,随意卷起来晃了晃,不让小雯看到自己手里的具体内容。

    林立在一旁突然随意地插了一句:“《Vivian》是为以女学生到白领丽人为主的读者群打造的时尚杂志,封面人物风格清新青又华丽,还拥有亚洲顶尖的造型师和摄影师,自然是拍什么就火什么,大家都看。”

    艾苇茹看了他一眼,没有接话,径直走出了门。

    “苇茹,你的包。”林立跟在后声音清晰地提醒道。

    艾苇茹背影僵了一下但是装没有听到,倒是小雯有些抱歉地匆匆赶回来接过那个包包,同时又有些纳闷:那不是艾姐的随拎包从来不让别人带的怎么这次特意落下来要开始归我带了?

    

  • 作者有话要说:我们寝室早就熄灯鸟摸黑码字好有Feel!还好俺会盲打不然真是有调归有调可是影响速度呀~

        我总是想写艾姐被所有人看穿了就是没有被她自己看穿哈哈。

        嗯,各位看文愉快!晚安~
  • 重要声明:小说《女爵(GL明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