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31

    清晨,辛迪茗手持白色鸡毛掸子,哼着歌儿在进行着除尘工作。//

    蓝颜洗漱完毕,坐到餐桌前抓起火腿蛋三明治和牛大吃大喝起来,嘴里塞着满满的食物,说:“咦,这不是要搬走了么干嘛还打扫卫生啊?”

    “唉,难道你在这里住了快一年了对这里一点感都没有么?”辛迪茗好像心很好,“卖掉这个房子也可以赚一笔,我对它感更深了。”

    蓝颜不屑地哼了一声,“切,你这么开心一定是因为昨天艾姐给你打电话了吧,到底说了什么也不肯说,对我还保密啊真是的。”

    辛迪茗翻了翻白眼,说:“没跟你说是还不是因为说不说都是一样,反正我们说的是你啊!”

    蓝颜感兴趣地一下子坐到了餐桌上,晃着细长的腿开心不已:“真的啊,艾姐跟你说我什么的呀?”

    “你这不是最近要搬家嘛,她听说我最近在帮你找房子了,特意关照我说因为你的地址曝光有些不便也跟她有关系,所以坚持要帮忙。”辛迪茗笑眯眯地说,“小蓝蓝你怎么这么好命!艾姐对你这么好!”

    蓝颜心里甜滋滋的,脸上却坏笑着转移话题:“我跟苇茹关系好的话,意味着你跟小刘见面机会会增多啊,之后你们这艾苇茹影迷会会长和副会长走到一起了别忘了感谢我啊。”

    辛迪茗脸红红地没有再说话,继续挥舞着鸡毛掸子左刷刷又刷刷,突然直起对蓝颜说:“对了,艾姐帮你找好的房子跟她家好近诶,你以后要去她家玩别忘了邀请我去看看呀~”

    “切,我要是去苇茹家怎么可能带上你这个电灯泡——啊?!”蓝颜含着一嘴的鸡蛋火腿惊叫出声,“苇茹帮我找了离她家很近的房子啊,哇,是不是对我有好感啊,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啊!”说着说着自己先傻笑着笑场。

    辛迪茗倒是露出一副思考的表,说,“我真的感觉艾姐对你好得不得了,小刘跟我说他跟在艾姐后工作快有半年了,第一次见她对圈里好友这么事事上心啊!”

    蓝颜故作无奈地摇了摇头,说:“谁让我这么大魅力呢。”

    辛迪茗放下了鸡毛掸子,语重心长地说:“小蓝蓝,我知道你总是在碰到在乎的事的时候就喜欢用大大咧咧的玩笑带过,告诉我,你是不是很珍惜跟艾姐的友谊呀?”

    蓝颜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说:“干嘛呀,要给我来的教育呀还是心灵鸡汤啊,我不需要,我会把握好的,我又不是只要是美女就的,这一位在我心目中就跟女神似的,我是绝对不敢有什么行动的。”

    辛迪茗赶忙摇头,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为什么不争取?”说罢静静地看着蓝颜,等待着她的反应。

    蓝颜一愣,然后一仰脖子把剩下的牛喝掉,瞟了辛迪茗一眼说:“想不到你都一把年纪了还相信狗血偶像剧啊,我跟苇茹的感那就是纯洁的姐妹谊,懂了?别撺掇我抱什么期望,苇茹也是老不自觉,老是无意中就勾引我,烦人!”

    “咳咳,所以啊,你不说清楚多不好,她还不知道你取向吧,你最好跟她说,这样她以后就知道了不能跟你关系太近,这对你是折磨啊!”辛迪茗不理睬蓝颜的嘲笑,继续语重心长道。()

    蓝颜更加鄙视地看了辛迪茗一眼,说:“装什么感指导,还是鸡毛掸子更适合你。我自己会好好把握时机的你就放心吧,到时候真的坦白了以后,苇茹要是会因为这个而讨厌我,那也是没办法的事,靠天收!”

    辛迪茗也不甘示弱地向蓝颜投以鄙视的目光,说:“你在紧张你在逃避,你担心艾姐不接受你,承认有那么难么?”

    “说了鸡毛掸子比较适合你!快去干活少废话!”蓝颜推了辛迪茗一把。

    傍晚,录音棚里,蓝颜穿着淡粉色的运动休闲装和舒适的拖鞋,黑发软软地披散在肩上,戴着耳机对着电容话筒深地唱着:

    “……若有一天在一起也想念

    晴天里下雨的天

    被伞面映红的脸

    想要抓紧的瞬间

    何时能重现

    终有一天 分离后不相见

    彩虹桥下的誓言

    褪色成黑白相片

    闭上眼你的笑颜

    刻印成不变……”

    蓝颜刻意有所收敛起演唱技巧,而更多投入在感上,声线澄澈柔和,柔缓倾吐着词曲里的无限思眷恋。

    录音师坐在控制室,戴着耳机专注的听着,很快录音工作结束,前后各个段落加一块也就录制了三次。

    秦乐推门进来,录音师冲录音间里的蓝颜举起了一个大拇指,表示结束了,然后取下耳机对秦乐说:“蓝颜的实力真是棒得没话说。”

    “但愿她恒心足够,毅力也够,才能走得远啊。”秦乐拍了拍录音师的肩膀,“辛苦了。”

    蓝颜噼啪着脚上的拖鞋走了出来,面容带点疲惫和呆滞,“终于结束了啊,哎呀。”

    “喏。”秦乐递给蓝颜一杯蓝莓汁。

    蓝颜有些受宠若惊地接过果汁,“谢谢师父!”

    秦乐拍了拍蓝颜的脑袋,说:“你弹奏的钢琴伴奏我无条件采用,但是另外的两个钢琴版、一个吉他版、和一个小提琴版《彩虹》我都很喜欢,是全都放进EP里还是你自己挑几个?”

    蓝颜歪着脑袋想了想,说:“虽然是EP,只主打翻唱歌曲不太好吧,多点不同于原唱的亮点不是很好么?我想全放进去。”

    “坦白说来,只论品质高低的话,我觉得你的翻唱更好,听说原唱杨梓歆是你的好朋友,这样作品一发布,你不担心会有不好的影响?”秦乐突然觉得自己很婆妈,不过既然是自己的得意门生,多关照一点也没什么。

    “不会吧,我不是还有另外一首新歌么又不是专程跟原唱叫板,而且以艺术为生命的艺人怎么会因为技不如人而记恨,更何况还是朋友。”蓝颜摆了摆手,表示一点不担心,“再说了,《彩虹》根本就是我的作品好不好,我才是真正的原唱啊,师父你还是实际一点心下这个EP的制作、宣传和各种预算吧~”

    秦乐加重力度又拍了拍蓝颜的脑袋,说:“又来对师父指手画脚,现在不跟你计较,万一销量惨淡我再跟你算账!”

    蓝颜“嗷”了一声刚要反抗,这时收到了艾苇茹的信息:“你的住房问题我办好了,你还在公司吧,来我休息室等我一下马上来详谈。”立马喜笑颜开起来,冲秦乐笑嘻嘻地挥了挥手说:“既然我今天的工作都完成了那先走一步咯,师父再见!师父辛苦了!”

    秦乐望着蓝颜一扫之前的疲惫、一蹦一跳地冲出录音室的欢快背影,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

    等在门外的辛迪茗一看蓝颜出来了,收起PSP拎起座位的大包小包跟了上去,“是不是要去跟艾姐见面了呀,小蓝蓝我还是把我知道的况大致跟你说一下你好有个心理准备,免得到时候太开心太激动了晕过去~”

    “有那么夸张么?”蓝颜轻松地说,“我知道苇茹人脉广面子大,林立办事效率又高,一定是帮我看中了一个有折扣的房子就等我——”

    “搬进去。”辛迪茗高深莫测地说,“都办妥了,就等你搬进去。”

    蓝颜低头沉吟了一会儿,又抬起头眼睛一眨不眨地严肃地说:“你意思是说我被包养了?”

    辛迪茗轻轻推了蓝颜的脑袋一把,说:“你丫在想什么呢,开什么玩笑!具体怎么处理你自己想,要不算作给艾姐制作专辑的部分收入中,要不你就照价付款!你跟艾姐还没怎么样呢怎么可以这样无功受禄?”

    蓝颜抱着头委屈道:“怎么都喜欢打我的脑袋啊万一打傻了怎么办真是的。我这可不就是随便开开玩笑么我是那种贪便宜的人么?艾姐真大气,等我跟她怎么样了以后再要她包养我也不迟——住手!我开玩笑的啦Cindy~”

    辛迪茗帮蓝颜换好衣服以后就下楼去车里等她,让她自己上去。蓝颜穿着简单的红黑格子长衬衫加蓝色破洞牛仔裤和黑色高跟皮靴来到十二层,刚好碰到正要走进休息室的艾苇茹,于是快步奔了过去。

    在片场工作了一天的艾苇茹面容疲惫,看到蓝颜朝自己奔过来不由得展颜一笑,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休息室。

    蓝颜上下打量着艾苇茹,黑色短裙和玫红色小西装搭配简洁却抢眼,张扬又低调的优雅,嘿嘿笑道:“我们俩都是有品位的人呐,一样的红黑搭配啊哈哈。”

    “是啊,我们俩马上就要做邻居了,真好。”艾苇茹坐在沙发上,示意蓝颜请坐,然后直奔主题。

    “谢谢啊,这里是你的地盘,有你帮忙我很放心了。”蓝颜点了点头,征询地看了看一旁的林立,又看了看艾苇茹,说,“所以发票和房产证呢?听Cindy说苇茹你什么都帮忙办妥了是吧,真是太谢谢了,所以——”

    艾苇茹后的林立上前了一步,艾苇茹头也不回地伸手阻止了他,然后微笑着对蓝颜说:“你这几天这么忙,我也很忙,所以都没有跟你商量,就自作主张帮你买下了一跟你原来的住所差不多规格的精装修好了的单公寓,我觉得各方面条件应该都还可以,而且房产商也是朋友所以给了我不错的折扣,你稍作准备一下就可以搬进去了。”

    “没错啊,你的选择我是很相信的。我知道你帮我买下了,所以我要把钱还你啊。”蓝颜急急忙忙地说,“我之前的公寓也是直接买下的,这样比较方便。”

    “我不能送你礼物么?”艾苇茹笑微微地看着蓝颜,漾着温柔水光的大眼睛里也满含笑意。

    蓝颜一愣,没注意到对面不远处的林立顿时黑了脸。

    “你意思,你是说,送、送给我?!”蓝颜慌忙摆手,连连摇头,“不行不行,那是房子诶,又不是什么小饰品、小丝巾、什么懒人沙发,不行不行不能当礼物送,要付钱的要付钱的。”

    艾苇茹摇了摇头,又笑了,说:“我就知道你不愿意,那你确定要一次支付么?需要分期付款的么?”

    蓝颜点了点头,说:“一次付一次付,苇茹你对我好我知道,可是你这样就不怕再被媒体知道再整出事啊,你不怕出事我怕诶。”

    “我怕什么,最多被报道说‘艾苇茹包养新锐音乐人蓝颜、大方送房接下来还要送车’嘛。”艾苇茹开着玩笑,伸手从林立那里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蓝颜,看到林立的脸更黑了就装作没看到。

    蓝颜听了脸上心里都开心地在笑,“差不多就是那个内容了,谁让你对我这么好。”然后翻出文件袋里的发票看了看,眼睛眨也没眨地说:“哦,80万整啊好数字现在房产商真可,那林立我晚上让Cindy跟你联络准备付款哦。”

    林立沉默地点了点头,脸黑得几乎要跟上的西装融为一体了,他很清楚那张发票经艾苇茹怎样的计算才得出了那个吉利的数字:去掉了零头再除以二得出了八十万这个好数字……

    夜晚,另一个城市的某栋大厦的某一层楼里,《星城》杂志的主编艾琳坐在电脑前一手端着一杯咖啡靠在椅背上,伸出另一只手点击滑动了几下鼠标,电脑屏幕上并列排放着三张照片,左边是不久前在蓝颜家小区门口拍到的银色长发浓妆艳抹的少女,右边是国外的一支独立摇滚乐队BlueFace的主唱Lyan演出时候的一张特写,正中间是蓝颜出席金百合电影节上黑裙黑手的照片,而照片后面打开着的网页上,则是关键字“BlueFace+dismiss+Lyan”(BlueFace+开除、解散+Lyan)的搜索页面。

    她那美丽的脸庞被电脑屏幕的微光映衬得更加白皙,略加思索,她举起边的电话,快速拨通了一个号码:“喂,姐姐,好久没联系了,最近好么?我这里有些东西想给你看——哦,别急着挂电话嘛,我确信你会感兴趣的。”

    

  • 作者有话要说:哦,在此对所有期待更的姑娘们鞠躬致歉~

        真的是木有办法保证更,尽管俺对这篇文很有激很有(你看这一章有四千字哟~)但是因为俺每天的课程都紧,为了准备下个月的重要考证还要抽时间温习功课,只有周末加班加点努力多多码字了,而为了写文而作的各种准备功课也是不能少的,所以基本上就算一到周末我就大段大段时间对着电脑了但还是……ToT俺真的只能保持一周三到四更的水准了……再多俺就码不出来鸟~再码就要低于俺的水准了这样的事俺还是干不出来~

        所以乃们一定要多多谅解!等过了这段时间,俺一定会更加勤恳的!╭(╯3╰)╮
  • 重要声明:小说《女爵(GL明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