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28

    看着在荧幕上闪闪发光的美丽影后坐在自己家里放着饭店里的佳肴暂时不吃而优先选择自己做的西红柿炒蛋和蛋炒西红柿,蓝颜觉得很有成就感,眼睛和心都感到非常满足。

    艾苇茹吃饭很安静,咀嚼动作也很文雅,让蓝颜也不由自主地放慢了速度,装起斯文来。

    “嗯,你那《海蓝色》的拍摄进度如何?”蓝颜边吃边问道。

    “不说工作好不好?”艾苇茹没有笑了笑,语气淡淡地建议道。

    “好。”蓝颜连连点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嗯,这样的私人时间对我来说真的很奢侈。”艾苇茹喝了一口水,望着蓝颜,真诚地说,“其实我的经济人对我还好,在征得我同意之前就已经替我推掉一部分工作了,可是我还是觉得忙,真希望有多点机会这样,没有工作没有镜头只有我——只有我和朋友。”

    蓝颜也重重点了点头,“你别看我这样可是我也对自己的私人时间要求很高的,我也想每天过得自由一点,心好一点,不用理睬外界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蓝,我喜欢电影,就像你喜欢音乐一样,这些都是生命里的东西。”艾苇茹吃饱了,放下筷子,擦了擦嘴,支起手背撑着下巴看着蓝颜,“但是其他的,通告、宣传、广告、新闻之类的东西又不能不考虑,真的很烦人啊。”

    想不到世界著名的影后也会有这样的困扰,虽然这些所谓大人物的烦恼蓝颜不是不理解,可是当真的有个走到哪里都很难不受追捧的国色生香的影后坐在自己对面这样跟自己抱怨,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是不能不理,我原来还以为你的选择可以多一点呢,原来并不是那么一回事。”蓝颜也跟着感慨道,“我以前也觉得如果有一天没有人听我的歌了那我不如死了算了,之后被乐队开除虽然觉得丢脸但还是想要重新拿起话筒,回国到现在算比较沉寂了,蛮长的一段时间下来,我想我该准备好了,虽然也跟你一样会烦心其他的事,但是已经不那么抗拒了,那都是必须要付出的代价啊。”

    “你担心会没有人听你的歌?”艾苇茹笑着摇了摇头,“怎么会呢,蓝。我还不知道你是谁的时候就喜欢听你的曲子了,你早已万事俱备,只是欠缺机会而已,现在机会也来了,你就只管证明你自己就好。”

    蓝颜望着艾苇茹,觉得自己一瞬间就燃了起来,没来得及细想艾苇茹的话语到底是为什么有那么大的魔力,大话就已经放出来了,“这么说吧,我的理想其实很远大,我要努力在音乐界混得像你在演艺界混得那样好!你相信么?”

    艾苇茹轻笑了一下,探过子伸出一根食指抹掉了蓝颜嘴角沾上的酱汁,然后坐会去用餐巾擦了擦手,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我相信的。”

    “天啊好丢脸。”蓝颜低下头红了脸,好像在为自己的囧样而尴尬着,其实是因为在回味刚刚艾苇茹突然凑过来那阵淡淡馨香和她前的旖旎风光。

    蓝颜暗自得意,心里默默地在“向Cindy炫耀记事簿”上添上了金灿辉煌的两笔:“艾苇茹吃了我做的西红柿炒蛋和蛋炒西红柿赞不绝口”以及“我看到了艾苇茹的|沟”……

    晚饭过后,蓝颜收拾好走进厨房清洗前故意留下盛西红柿蛋汤的大汤碗没有收,因为她还想在“向Cindy炫耀记事簿”上添上“跟艾苇茹一起洗碗”这样浓墨重彩的一笔。果然艾苇茹捧起那个汤碗也跟着走进了厨房。

    雪亮的灯光下,两个人站在水槽边,蓝颜用股把艾苇茹顶得老远,让她站在旁边看就好:“我来洗啊,你是客人怎么能亲自动手!”

    “我也要帮忙,我还蛮喜欢这种清洁精的味道的,甜甜的橘子味。”艾苇茹没有让,而是毫不犹豫地把修长白皙的手伸进泛着洁白泡沫的水里,拿起一只碗开始清洗起来。

    蓝颜眼瞅着艾苇茹那高级礼服,鼻间嗅着艾苇茹上的名贵香水味,觉得让艾苇茹进厨房简直就是罪过。但是也很享受此时两人在一起周围只有灯光而没有闪光灯的时刻。

    “我觉得对不起你男友的嘿嘿。”蓝颜假惺惺地笑着抱歉道,“难得你休假我还占用了你的时间都没有他的份。”

    艾苇茹笑了笑,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其实宛铭是我爸的学生,我父亲是大学校长,他很满意他那个得意门生,可是以前我跟宛铭都不认识,还是去年宛铭读博士放假回国了一趟,我父亲特意要介绍我们俩在一起的。”

    蓝颜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惊讶不已:“那算不算是相亲?Oh,My God!苇茹你居然会答应相亲?!追你的男女老少排成队可以从这里一直一直排到北极圈了吧?!”

    “开什么玩笑。”艾苇茹给了蓝颜一胳膊肘子,笑道,“可以说是相亲了,谁让我没时间谈恋,父亲也开始担心。”

    “那你是不满意你老爸给你找的对象了?”蓝颜试探道。

    “说不上什么满意不满意的。”艾苇茹继续低下头洗碗,“你问太多了,不如你先说说你有没有什么满意的对象没有?”

    “我啊,我现在超级满意你!”蓝颜把头靠在艾苇茹的背上蹭了蹭,恬不知耻地说,“你又漂亮又温柔,居然把我做的菜都吃完了跟你在一起我每天都会心很好的吧哈哈。”

    如果蓝颜的脑袋在艾苇茹的背上多停留一会儿,大概就会留意到艾苇茹那突然快了半拍的心跳。

    艾苇茹非常庆幸蓝颜的脑袋已经离开了自己的颈背,忍不住松了一口气,然后表面上笑了笑,嘲笑道:“你错了我应该只是因为太饿了才会吃什么都会觉得好吃,就你那西红柿炒蛋和蛋炒西红柿的厨艺,以后最好还是不要秀给外人看了吧。”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蓝颜一听更加得意,故作懵懂状:“哦,不要秀给外人看是吧,那苇茹你是在暗示我你是我的内人咯?”

    艾苇茹笑而不语,只是转把另外一摞脏盘子端过来放在蓝颜那边,自己则是擦干了手,站在一边笑眯眯地干看着蓝颜劳动。

    蓝颜撇了撇嘴,耸了耸肩,拿过脏盘子无奈道:“害羞了还死不承认的女人真可怕。”

    第二天一大早,还在熟睡的艾苇茹意外地被林立的私人电话吵醒了。

    “现在打电话给我干嘛?离开工时间还早吧。”艾苇茹睡意朦胧地瞄了一眼墙上的钟,明明才五点多,自己昨晚在蓝颜家呆到半夜才回来,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你昨晚去哪里了?”林立盘问道。

    “那是我的私事。”艾苇茹坐了起来,口气很不友好。

    “是啊,是啊。”林立语气略带讽刺,“‘影后艾苇茹夜半现豪华单公寓、被证实是深埋已久的地下恋’你的私事还真够私人的啊。”

    艾苇茹伸手轻轻拢着头发,听到这里,顿时没了睡意。

    上午,一间幽静庭院式别墅的客厅里,宛铭穿着一白色西装坐在沙发上,有些担心地说,“伯父,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宛铭的对面沙发上是一位精神矍铄的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正是艾苇茹的父亲,他鼻梁上的银边眼睛和头上的银丝一样泛着威严的冷光,神也是不容置疑的冷峻:“我过分?她就做的对了?整天忙着她的事业她的、那个演艺圈,演艺圈有什么好的,本来以为她比她那个不成器的妹妹要有出息一点,没想到也不听我的劝,选了这么一个离经叛道的职业!”

    宛铭表面上毕恭毕敬,可是眼里也流露出一丝不忍和担忧,“可是我担心您这样做会适得其反,我虽然刚回国,可是毕竟我以后都会留在国内了,苇茹先去见朋友也没什么不对。”

    听到这里,艾老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但是考虑到宛铭的面子,稍稍克制了一点,“那也不是她能不重视你、不重视你回国这件事的借口!你就别替她说话了,再说我都要觉得委屈你了,小铭啊,你放心,当初苇茹说除了她的职业她要自己做决定别的事都会以我的意见为先,你们的婚事我一定会让她好好考虑的。”

    宛铭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想:可是您的女儿也不是当年24岁的艾苇茹了啊……

    此时此刻,因为昨晚忘了给手机充电家庭电话又早早拔了电话线此时又在呼呼大睡的蓝颜对此事一概不知,可是她的幸福并没有维持很久,因为辛迪茗冲到了她的边把她戳醒了。

    “小蓝蓝小蓝蓝~你快起来啊!”辛迪茗大吼道,“我快要疯了,你昨晚是不是跟艾姐——”

    “我知道我知道,我昨晚跟苇茹度过了非常愉快的二人时光,你是不是快要嫉妒疯了呀~”蓝颜睡眼朦胧地坐了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什么呀!不是的!”辛迪茗翻了翻白眼,要被这个小祖宗气死了,“艾姐有麻烦了,你也有麻烦了,艾姐昨晚来这里还有从这里回去都被狗仔队拍到了,现在网上盛传她有个地下恋人住在这里,居然还有艾姐的父亲出面承认那所谓的未婚夫之类的八卦报道,现在小区门口还有狗仔队在堵着呢!还好这里的物业和安保服务一流那帮人才没冲进来吧……”

    辛迪茗后面唠唠叨叨的话蓝颜都听不进去了,她飞快地坐了起来,刷牙洗脸洗澡化妆换衣服。

    

  • 作者有话要说:今第三更!

        累瘫了……白天有课晚上有作业深夜有码字……

        如果各位还满意的话请踊跃夸奖哟~不满意地话,请温柔拍砖,俺会努力改进滴!*^_^*

        BTW,俺最喜欢立白深海矿物盐清洁精了,忒好闻了因为有它我觉得洗碗也是享受呀!某人则是喜欢那款橘子味的哈哈。

        
  • 重要声明:小说《女爵(GL明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