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27

    等辛迪茗抢时间把蓝颜的公寓拾掇得终于能见人了,她也累得不行了,临走前还不忘委屈地撂下话来:“我跟你说小蓝蓝我要加工资!不然我又当助理又当保姆的我干双份活拿一份工资我不干了我!”

    蓝颜换了居家舒适的粉色棉质运动休闲,找了本杂志坐在沙发上翻看起来,等待着。

    门铃响了,蓝颜奔了上去一看屏幕里显示只有艾苇茹一个人,赶忙打开的公寓大门的同时疑惑着艾苇茹不是说要带男朋友来的么,那人呢?

    不一会儿,艾苇茹来了。蓝颜打开门不忘朝她后张望着:“咦?就只有你一个人么?”

    艾苇茹进来以后摘下墨镜,脱下灰色长线衫。露出里面白天出席发布会时的黑色露肩及膝礼裙,看得蓝颜眼神涣散桃心乱飞。

    以前在国外组乐队最初还不太红的时候,蓝颜跟团队成员常常在各大酒吧表演时认识了不少材火辣的美女,因为距离走得比较近蓝颜知道其中有很多人的材并不如看到得那么完美,靠服饰和调整型内衣帮忙的不在少数,而艾苇茹,此时穿着薄薄的裙子随意的各种坐姿和走姿下,曲线都如此纤丽动人。

    “苇茹你材好好啊~台前幕后都一样的好!”蓝颜大赞道,完全忘了自己之前关于艾苇茹的男朋友为什么没有来的疑惑。

    艾苇茹看了她一眼,淡淡地笑了,然后主动回答起来:“谢谢,我每天都坚持练瑜伽。还有,宛铭也就是我男朋友因为刚回国比较累,就先回去休息了,你不要介意。”

    “不会不会,我一点都不介意,正相反——”蓝颜连连微笑着摇头,然后打住了话头,差点说出实话“正相反我巴不得他不来。”

    蓝颜领着艾苇茹在自己家里转了转,还特别指着自己的CD架上一个角落里整整齐齐排列着的十几张精装碟片盒说:“我特意让Cindy买齐了你所有主演的大片,我最近在看呢。”

    “哦?”艾苇茹的手指随意在那些盒子上滑过,不动生色地说,“你不是对电影不那么感兴趣的么。那你看了哪些?喜欢么?”

    “唉,比起Cindy我确实没有投入很多时间看这些。”蓝颜眼睛亮亮地看着艾苇茹说,“但是我完整看完了《彩虹》和《未来丧钟》,这两部你的差别还真的蛮大,一个温柔敏感一个美艳强势,哎呀呀,难怪是成名作,《未来丧钟》那个科学家Pearl Lin真是太酷了,特别是当她把那个想要独自带着解药逃走的混蛋到角落里时那句,超酷的!”说着说着蓝颜还兴致勃勃地压低嗓音模仿道,“I ’ll  give you  a  choice , just  one, injection  or  bullet?(我会给你一个选择,只有一次,要针剂还是枪子?)”

    艾苇茹笑了,“那时候我还很年轻,表演层面都比较肤浅。”

    “不要用这么老气横秋的语气说话。”蓝颜伸手在艾苇茹脸上摸了一把,“这么漂亮这么好的皮肤,网上不是都夸你是精灵族青永驻的么,而且我对电影啦演戏啦都不是很懂,但是就是觉得你演的好!表现出令观众信服到能置其中的真实不就是演员实力的最高体现了么。”

    艾苇茹笑而不语,视线被CD架下层的角落里几张单独摆放落了些许灰迹的CD,她注意到蓝颜的其他CD封却都比较光亮应该是常常清理,忍不住蹲了下来抽出其中一张,指尖马上沾到了一层灰。

    “嗯,这是Lyan。”蓝颜也跟着蹲了下来,一手放在膝盖上一手拿起另一张积了灰的CD放在跟前,面无表地望着。

    艾苇茹拿在手里细细端详的是BlueFace的专辑《Just  A  Daydream》,专辑封面的背景是布满了黑色涂鸦的灰色墙壁,中间一张红色的复古设计的长沙发,一个清瘦的银发少女坐在沙发左边的位置,腿上穿着黑色渔网袜没有穿鞋,双腿高高地架在椅背上,她穿着一袭红色的花边繁复的露肩小礼裙的鲜艳,跟涂黑的指甲和浓浓的烟熏妆形成了古怪又和谐的反差,短发碎刘海遮住了眼,但是隐约看得到黑色瞳仁,五官线条比较柔和是明显东方人的面孔。沙发旁边靠坐着两个神色郁的欧洲男人,其中一个留着醒目的金色长直发,另一个则是一头褐色的卷发。

    “这是你。”艾苇茹看着蓝颜,说,“你那时候很瘦,跟现在差别也大,比较反叛是不是?”

    “差不多吧,其实也不是故意,只是比较喜欢那种复杂迷乱的风格,可以让我觉得世界被各种色彩填满。”蓝颜陷入了某种回想里,没注意到自己的修辞和话语间的转折比往常更加脱线,“而且我那时候老是觉得自己很红,老担心会被人认出来,所以一直染发画浓妆,没有演出的时候我打扮得可淑女可乖了。”

    艾苇茹把专辑放回原处,认真地看着蓝颜说:“我比较喜欢你现在的样子,不过你以前那样也很好看,银色头发很漂亮。”

    “哈哈,以前好多人迷我的,从头发到声带从声带到黑色高跟皮靴他们都迷呢。”蓝颜也把手里的CD丢回原处,拍拍手里的灰就站了起来。

    因为刚刚一直蹲着站起来又太猛,蓝颜有些头晕,伸手想扶住CD架结果也不知道自己使了多大力,反正下一秒就是一阵稀里哗啦——

    “哎呀妈呀我的碟片啊!”蓝颜心痛地闭上了眼睛。

    “你这个笨蛋。”艾苇茹笑着起理了理裙子然后干脆坐在地板上,帮着蓝颜一起整理掉了一地的碟片。

    两人就这么坐在地上,窗外是城市上空的迷蒙灯光和夜空下的稀落星光,屋里的明亮是仿佛自成另一个世界的温馨暖黄色,安逸地轻笼在两个人上。

    “所以,你并没有把你跟BlueFace的关系和关于Lyan的资料公布给外界,是有原因的吧。”艾苇茹很想知道,可是口气装作很随意,“总不是因为担心会太红吧,你现在在国内刚出道,正需要人气。”

    蓝颜想了想,股在地板上蹭了蹭,跟艾苇茹坐得近了些跟她肩并肩,下定了决心似的坦白道:“因为BlueFace把我开除了而新乐队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公布出来会很丢脸,而且我在国外念书的时候干了点坏事,也怕会那些不良记录会跟着败露。”

    艾苇茹更加好奇了,她说:“发生了什么?”

    艾苇茹的语气淡淡的,一双眼睛却直盯着蓝颜不放,睫毛也随着蓝颜的皱眉和眼底的落寞而轻轻眨动着。

    “哦,其实我并没有从茱莉亚音乐学院顺利毕业,因为跟学校里的一位老师恋然后当然很快就分手了所以心很不好,没有修完学分就退学了。”蓝颜一口气说完,静观艾苇茹的反应。

    “那个男人是混蛋。不是你的错。”艾苇茹没有停止手里的整理动作,但是落在蓝颜脸上的眼神却是柔和温暖的,温柔视线织就出有温度似的暖意笼罩在蓝颜周

    于是蓝颜忍不住把头靠在艾苇茹的颈窝里轻轻蹭了蹭,说:“要是我遇到的人都是你就好了。”

    尽管听到这句话让艾苇茹愣了愣神,心跳瞬间也起了一丝微弱的变化,但是她还是很快冷静了下来,按照自己的理解回答道:“那是别人不了解你,不然他们也不会责怪你的,更加不会因为那一点小事影响了对你的判断的。”

    蓝颜在心里默默捏了把汗之后更加坚定了要把自己的真实取向隐瞒到底的决心:还好没跟苇茹说那个老师是女人……

    两个人终于把碟片整理好以后,蓝颜依照艾苇茹喜好清淡的口味和一切从简的要求在距离小区不远的一家特色中餐厅订了餐,然后还兴冲冲地宣称自己最近跟辛迪茗学了几招要露一手,艾苇茹就静静地坐在客厅等待。

    很快餐厅的服务人员来送餐,蓝颜示意艾苇茹到卧室里回避一下,等服务员帮忙布置好餐桌以后离开了,蓝颜才笑盈盈地走进去叫艾苇茹出来吃饭。

    “真是不方便,麻烦你了。”艾苇茹拢了拢长发,淡淡地笑道。

    “那没办法,谁让你这么红。”蓝颜让开子,伸手指了指客厅的餐桌。

    夜晚,明亮的吊灯下,洁白的桌布,插着洁白花朵的透明花瓶,餐厅送来的有西湖醋鱼,龙井虾仁和牛汤粉,然后是蓝颜倾力打造的大手笔菜肴,两菜一汤。

    “西红柿炒蛋!蛋炒西红柿!还有最最厉害的,西红柿蛋汤!”蓝颜中气十足地说道。

    艾苇茹忍俊不,笑眯眯地说:“那你给我介绍一下西红柿炒蛋和蛋炒西红柿的区别好不好?”

    蓝颜老老实实地介绍道:“我很喜欢吃西红柿炒蛋也喜欢和西红柿蛋汤,求了好久Cindy才肯教我。那当然是各有特色的,依照食材的先后顺序有用量多少之分的讲究,所以口感和口味也是有区别的,其中西红柿炒蛋我用了两个西红柿和一个鸡蛋,鲜酸可口,蛋炒西红柿我用了一个西红柿和两个鸡蛋,爽滑香——”

    不等蓝颜进行更为详实的解说,艾苇茹已经先动筷子,尝了一口蓝颜的手艺以后,竖起了大拇指:“不错,好吃的,我不客气了。”说罢率先把那两盘红与黄色彩比例不同的炒菜各倒了一半在自己的盘里。

    

  • 作者有话要说:今第二更!
  • 重要声明:小说《女爵(GL明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