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26

    回程的路上,蓝颜开着车,辛迪茗整理着可以拿的动的公司人员送的礼物,叽叽喳喳地说:“小蓝蓝你怎么都不好奇,换做是我早就迫不及待要拆礼物了,对了艾姐的礼物我已经找人先搬进家里了,小蓝蓝你好大面子!艾姐对你真好啊~”

    蓝颜开着车并不搭话,只是偶尔瞥一眼放在手机座上的诺基亚7610S镜面滑盖手机。

    “小蓝蓝,你是不是在想,梓歆姐为什么没有来?”辛迪茗探着脑袋问道。

    “Lee姐联系过,是她的助理接的,说是在片场忙呢没空来。”蓝颜郁地说,“都说这是我的大子,就算真的没空,提前送个小礼物录个VCR之类的发到现场来什么的不行啊。我也是要面子的人啊!”

    辛迪茗叹了口气,心里很清楚即使蓝颜嘴上是在抱怨其实同时也在掩饰失望和难过,明明她最想让杨梓歆亲自来其他的什么与之相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小蓝蓝~你有没有想过,有些人,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当断则断断个彻底最好,你以后在媒体面前的曝光度和透明度会更高,再跟梓歆姐维持什么关系都不合适,因为你老是放不下总会让狗仔队发现什么的,更何况——”想了想辛迪茗还是没有把后面那句“更何况本来就没什么关系了”说出来,而是改口道,“你是蕾丝边的事连Lee姐都不知道,可千万别再惹麻烦了。还有你不是要请艾姐吃饭的么?准备好了没。”

    蓝颜笑了笑,听到辛迪茗提到艾苇茹表才算柔缓了点,“嗯,我知道,事业为重赚钱最大嘛。那有什么要准备的,叫几个菜在家里摆一桌不是什么难事的吧。”

    辛迪茗太阳处的青筋“突突”跳了两下,说:“难道你一点没准备?你确定你那个我每天必收拾可是依然欠收拾的乱七八糟的窝有空地方够摆得下一桌的么?”

    “哦对,那真是个问题!”蓝颜一拍脑门,马上庄严肃穆起来,“你说的对,我会注意的。”

    两个人回到公寓里,虽然累得不行可是一起拆礼物还是兴高采烈的。

    蓝颜换上一干净睡衣才满足地躺在艾苇茹送的沙发上,孩子气地在上面弹起来再压下去。

    “停!”蓝颜坐起来,大声制止了正要把礼物堆在沙发上的辛迪茗,“这些先放着,等每个都整理好消完毒以后才可以放到苇茹送我的沙发上!”

    “你丫的也不看看现在还有什么地方能放东西的!”辛迪茗气得手指颤抖着来回指指客厅里堆满了杂物的茶几和放着几个揉成一团的乐谱、一只小提琴的餐桌,也大声吼回去。

    蓝颜自知理亏,昨天辛迪茗去忙着跟在Lee姐后筹备发布会的事没人替自己收拾于是就成了这样。“那就放地上吧。”蓝颜不好意思地说。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咦?是没听过的。”辛迪茗自觉跟着蓝颜混了这么久多多少少也培养的点音乐细胞,立马就把这首悠远空灵的钢琴曲定义成“仿若在中世纪的深绿森林里有精灵族路过的才会有的美妙乐音”,正陶醉着,一听蓝颜接起来甜滋滋地说:“喂,是苇茹啊,你在机场啊?”赶忙凑过去想偷听。

    蓝颜毫不客气地一胳膊肘子把辛迪茗顶到旁边去,继续说:“哦,你要去机场接你男朋——苇茹你有男朋友了?!”

    “嗯,他刚回国,刚好今天有空想介绍给你认识,也担心之后有段时间都会很忙,所以你今晚还有别的安排么?”

    “这样啊,好啊,刚好我还欠你一顿饭呢,也顺便给你男朋友接风吧。”蓝颜笑得有些不自然,难掩尴尬,“那我也去没有关系么?你这不是让我当电灯泡么你们小两口这么久没见面的。”

    “你不愿意。”电话那头艾苇茹的声音冷淡了下来。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蓝颜一听艾苇茹好像生气了,马上解释道,“我虽然跟你很熟但是这不是跟你男朋友还不熟所以有些担心嘛,到时候你可别冷落了我呀。”

    艾苇茹口气缓和了下来,又跟蓝颜约了时间要了地址以后就把电话挂了。

    蓝颜躺到沙发上,有些气闷地往左翻了个脸对着沙发里侧,两手抱着抱枕翘起右腿夹在沙发靠背上,整个人像个蜘蛛似的手脚并用趴在沙发上。

    “怎么了?艾姐说什么了?”辛迪茗凑上去问道。

    “艾姐有男朋友了还要带来介绍给我认识。”蓝颜有气无力地说。

    “哇,这可是个惊天大秘密啊!”辛迪茗很高兴,“小蓝蓝~艾姐对你这么信任呀,她会把你介绍给她男友认识表示她很看重你嘛,真正把你当好姐妹了啊!”

    蓝颜翻了个,抱着抱枕蹲在沙发上,笃定地说:“我估计也就刚认识没多久,不然之前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而且,听苇茹说起她男朋友来好像语气很平淡嘛,两个人感一定也不怎么好。”

    辛迪茗已经开始着手收拾客厅了,听到这里表突然凝重起来可是手里动作不停,她尽量不以为然地说道:“小蓝蓝啊~你该不是在吃醋吧?”

    “开什么玩笑?”蓝颜一动不动地蹲在沙发上,看着辛迪茗收拾也懒得帮忙,“我喜欢苇茹,就像喜欢你的感一样,纯洁的很!”

    “啊喂,打住!可别把我放进你的比喻里面,天知道你自己对自己的估计准不准啊。”辛迪茗撇了撇嘴,不满道,“你是不是不打算收拾了?你就这样请艾姐吃饭?”

    “嗯,有你不就行了,再说了是请苇茹和她男朋友吃饭,就不用那么费心了吧。”蓝颜更加气闷,“我原来还打算跟苇茹单独吃饭的呢,在自己家里什么都不用顾忌没有狗仔没有——”

    “啊喂,打住!”辛迪茗更加不满,“小蓝蓝~你自己说说,你这不叫吃醋叫什么?你这不叫别有用心叫什么?还纯洁呢,你说实话,是不是对艾姐有想法?”

    蓝颜站了起来,在沙发上来回走着,长发遮住了她脸上的表,说:“那,苇茹那么漂亮那么温柔对我又那么好,不动心反而才不正常吧,唉,再说了动心了又怎么样,人家不仅有男朋友了还讨厌蕾丝边呢,我还是趁早打住吧。”

    辛迪茗听得很专注,有点没注意到手下的动作——

    “住手!!”蓝颜猛地从沙发上跳了下来,直接扑上辛迪茗也没来得及阻止悲剧的发生,早就没了刚刚的冷静苦着脸快要嚎啕大哭,“那是我昨天写好的满意的曲子你往哪儿丢呢你这个死女人!”

    辛迪茗慌得连连道歉,望着从碎纸机里出来的丝丝缕缕的乐谱内疚不已,“刚刚你第一次那么坦诚地跟我说这些我觉得很感动一时精神不集中就——”

    蓝颜抬起头,夸张地冷笑道:“知道一般人弄坏我乐谱或是乐器的人是什么下场么?哼哼,看在你是我助理的份上,把家里卫生收拾好你就回去吧,回去把这些纸条带回去一张张粘好明天还给我,记住,可不要有太明显的痕迹哟。”

    辛迪茗呆呆地点了点头,哭无泪:那些碎纸条,总有个百十来条吧,一条条拼起来,再粘起来……

    傍晚,机场里,刚刚从海外留学回国的宛铭刚下飞机,艾苇茹的助理小刘就迎了上去,主动接过他的行李,解释道:“艾姐在车里等着,你知道,以防狗仔队——”

    “我知道,每回都搞得跟毒品交易似的。”宛铭笑了笑,他穿白色T恤和棕色卡其布裤子,金丝边眼镜下的浅褐色眼睛展开淡淡的细纹,温和儒雅,“那么她今天忙么?程安排是怎样的?”

    “额,如果不是艾姐工作上的安排都不是我负责的。”小刘回答道,“今天艾姐的工作都结束了,其他我就不清楚了。”

    宛铭满意地笑了,脚步都跟着轻松起来。

    两人走到停车场里的一辆黑色奔驰旁,小刘把行李放进后备箱里,然后开车。

    宛铭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艾苇茹正斜靠在座位上小憩,此时才慢慢睁开了眼睛。

    “没关系,很累了吧,那就继续睡吧。”宛铭坐近了一点,伸手轻轻地把艾苇茹的头扶到自己肩上,温柔地说。

    “嗯,还好了。”艾苇茹抬起头,摘下墨镜揉了揉眼睛。

    宛铭笑了笑,侧过脸在艾苇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细腻的呼吸落在艾苇茹的唇角上。

    艾苇茹错开了宛铭接下来意的亲吻,从座位下拿起一个袋子递给他,淡淡地说:“我让人订做的Ferragamo皮鞋,很适合你。”

    宛铭无奈地笑了笑,接过礼物:“你派人选的是吧,其实我希望能收到你亲自选的礼物。”

    “我们晚上有个约会。你待会儿跟我一起去我朋友家。”艾苇茹转入了下一个话题。

    “你开玩笑吧,你不留在家里陪我而要去见朋友?”宛铭无奈地说,“哦,是不是不得不去的应酬?”

    “是去见朋友。” 艾苇茹的重音停在“朋友”两个字上,“最近拍戏时间很紧,今天算是放个假本来是要去那个朋友家里吃饭的,你刚好回来。”

    宛铭摇了摇头,自嘲道:“你的意思是,要论先后的话我才应该排在后面?”

    “起码今天是这样。”艾苇茹坐直了子,转发了条信息给小刘,“小刘,按照我发给你的地址开车。”

    “所以,你都不问问我的意见就决定要去了?”宛铭有些不悦,“甚至都不跟我说说是要去见谁?”

    艾苇茹伸手握了握宛铭放在腿上的手,勉强笑了笑,“现在问嫌晚么?那没有关系,你不愿意去就不去了,我让小刘先把你送回家休息吧。”

    宛铭叹了口气,让小刘停车,说:“那算了我自己回去,既然连我回国你都不愿意先陪陪我而执意要去见你那个朋友。”说罢打开车门下了车,又打开后备箱取出自己的行李。

    小刘有些尴尬地等待着艾苇茹的指示。

    “发什么呆。”艾苇茹摇上车窗,重新戴上墨镜,“按照我之前给你的地址继续开车。”

    

  • 作者有话要说:存稿箱启动!我今天一整天都是课,要哭死了ToT

        于是,今第一更!

        
  • 重要声明:小说《女爵(GL明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