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23

    艾苇茹坐在车后座上,望着车窗外变幻绮丽的霓虹,回想起蓝颜在记者会上老神在在的发言:“我叫蓝颜,今年22,是新人,但也不是好欺负的。”忍不住莞尔,而回味起脸颊处依然带有柔软感觉的亲吻又自嘲地叹了口气。

    不是谁都有蓝颜那样元气满满的嚣张活力,也不是谁都有蓝颜那样随时都可以像别人示好的勇气的。

    艾苇茹的车子刚一在伊朗顿国际大酒店停下,马上就有几个服务人员前来帮忙停车,帮忙拎包,帮忙盯梢……艾苇茹戴着墨镜镇定自若地走了进去,倒是突然闲下来什么都不用干的小刘一脸不自然。

    艾苇茹吩咐小刘自己打车回去今天可以休息了,小刘更加满脸不相信。

    “嗯,就当小小地放个假。”艾苇茹点头肯定道。

    酒店顶层的一处靠近窗子的座位上,一位穿黑色西装的消瘦中年男人看着窗外城市上空的灯火,直到艾苇茹靠近,他才转过脸来,做了个请坐的手势,说:“苇茹,好久不见。”

    “林制片,好久不见。”艾苇茹把皮夹克脱下来递给侍者,环顾了四周,淡淡地笑道,“呵,好大手笔呀,特意为了我包下了这一层?”

    “就像以前所有的,都是特意为你一个人。”林安笑了笑,望着艾苇茹的眼睛盛满了柔的眷恋,“居然都过去六年这么久了,我还觉得只过去了一个星期呢。”

    “你也是用这种做派吸引了杨梓歆上钩的么?”艾苇茹轻笑道,见林安要亲自给自己倒酒,伸手挡住了自己的酒杯,“谢谢,不用了。我让助理先回去了,一会儿我还要自己开车。”

    林安只好作罢,佯装惋惜道:“真可惜啊,这可是原产自波尔多的柏图斯呢。”

    “只要没有需要,拒绝什么都不算可惜。”艾苇茹支起手肘交叉食指撑着下巴,点了份法式杂烩以后,看着林安似笑非笑道,“告诉我,为什么要那么对杨梓歆?实话说吧没有关系,我这个人比较冷血,很少会对别人的不幸感到同或是愧疚。”

    林安喝了一口酒,说:“她是我的女友,我帮助她是应该的。她一个新人,主演了一部女同恋电影引起了一阵话题,现在《彩虹》过去了,她又要开始演回乏善可陈的偶像剧女主角了,所以我就推波助澜了一下,帮助她提高人气,有什么不对么?”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替别人做决定啊,没准她根本不想通过这种方式提高人气呢。”艾苇茹不屑地摇了摇头,“而且你就没有想过,女朋友是蕾丝边这种事,对你来说也是很丢脸的么?”

    “啊,如果是真的,那她就不再是我女朋友咯。”林安笑眯眯地表示这就跟‘一家一等于二’一样简单,“而且这样引起你的注意了,你也亲自来关心我了,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艾苇茹的法式杂烩上来了,她拿起刀叉,优雅地开始进餐,边吃边说:“嗯,这件事太像你的手笔了,其他各方面再稍加从何考虑,不是很难猜,我约你出来只是想说,你不要再这样了,伤及无辜很不好。”

    林安专注地看着艾苇茹,自己只是不停地在喝酒,他摇了摇头,说:“不好的事我做的太多了,既然所有的一切努力都没有留住你,再多做个一两件也没关系。”

    “林安,我说过,我是个很冷血的人,既然我们早就分手了,那么接下来无论你把自己包装成多苦的形象,我都不会眨一下眼睛。”艾苇茹优雅地把食物送进嘴里,“那个杨梓歆人应该不错的,对人家好一点吧,据我所知,这还是你第一个公开的女朋友吧。”

    “你还知道她跟你长得像么?”林安看着杯子里的红酒,晃了晃,迷醉的红光微闪,他的眼里也涌动着柔光。

    “你也知道,我对纯粹的剧本不感兴趣。”艾苇茹放下餐具,捡起餐巾一角轻轻擦了擦嘴,说,“林安,知道么?我不管你想替你女朋友大包大揽做什么决定,但是只要你妨碍到我了,我一样会采取措施,你知道我有多讨厌跟八卦娱记扯上关系,所以请你适可而止。”说罢招来侍者结账。

    “我们AA制。”艾苇茹说着陈述句,递上了信用卡。

    “那、那请问,您是影后艾苇茹么?”侍者结完帐双手把账单和信用卡递给艾苇茹,有些激动地问道。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艾苇茹冷冷地说道,准备起离开。

    “苇——喂!你真的一点也不在乎么?”林安突然站了起来,急急地说,“我不相信,你难道就一点眷恋都没有么?”

    “林安,对我来说,你就像过期的剧本一样,我读完了演完了就绝对不会再回去看,因为没有必要,所以不会可惜。”艾苇茹轻巧地说道,转离开了。

    林安颓然坐了回去,继续给自己倒酒。

    艾苇茹走到VIP停车场内,竖起了自己的皮夹克领,钻进了自己的白色保时捷,发动了车子,撩了撩头发,反光镜里自己的脸上妆容精致,冷冷的表无懈可击到像假的。

    如果说有那么一个时刻,自己的世界突然暗了下来,灰暗到觉得自己再也不会了不会再冲动了,那个时刻,是谁拉灭了灯?

    是林安。

    艾苇茹出道的契机很奇异,八年前她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有一天去百货商场买衣服,突然有个穿衣风格个到怪异的外国人来到自己面前问自己有没有兴趣拍电影,艾苇茹知道他是世界著名导演斯科皮•斯托克之后欣然同意,然后就有了科幻大片《未来丧钟》里艾苇茹的出色表演和迷人美貌惊艳了全世界。

    于是国内开始有多家演艺公司来找艾苇茹签约,艾苇茹开始在假期接拍电影和广告,完成学业后就专心投入电影事业了。七年前又凭借主演一部华语电影《无人寻访》赢得了国内外大大小小的奖项,其中最有分量的美国大众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奠定了她无容置疑的影后地位。

    就是在那次颁奖典礼后认识了当时的林安,家背景不凡气质也特别的制作人,之后对自己关怀备至的温柔让艾苇茹动心了,两人开始了地下恋,现在想来对于自己这样惧怕建立一切长期关系的人来说,那样的投入已经实属不易,以至于后来发现自己已经深陷的时候,早就晚了。

    因为艾苇茹的工作实在太忙,两个人相处时间不多,但本以为距离对于两个相的人来说不会产生太大问题,可是渐渐的林安表现出让艾苇茹感到压力的控制,他开始干涉艾苇茹的事业,希望艾苇茹接拍自己投资的每一部电影。

    痛定思痛以后艾苇茹感到对这段关系很绝望,也不愿意屈就林安的安排,无论好坏,于是很快下定决心分手,接下来林安不死心地想要复合并作出种种努力,艾苇茹都一概不理。

    也许自己的世界里,只容得下灯光和镜头吧。再次回首往事,艾苇茹并不很难过,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自己也有自己的习惯方法。只是偶尔会想,如果有个人,可以为自己的世界拉开那盏灯——

    “让我想想,似乎基本上只要是我觉得不错的人都没有不喜欢我不愿意给我亲的,所以你觉得我像是在说假话么?”

    蓝颜开朗的笑容突然跃入脑海,把艾苇茹下了一跳。

    这个时候想到她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啊,对了,专辑合约。

    趁着红灯,艾苇茹手忙脚乱地戴上了蓝牙耳机,拨通了林立的号码。

    “林立,找人帮我拟定一份蓝颜绝对不会拒绝的专辑合约。”

    “艾苇茹,你今天是不是太累了?下午不是跟你说过了已经把合同拿去给她经纪人了么?”

    “嗯,对,很好。”

    “早点休息吧。”

    “等一下,林立。”

    “还有事?”林立觉得难得艾苇茹话多了起来。

    “嗯,帮我给宛铭挑份礼物,他就要回来了。”艾苇茹淡淡地交待道。

    “好的。”林立也没多言,应了下来。

    蓝颜的公寓里,辛迪茗穿着背心短裤盘腿坐在地板上,眯着眼睛欣赏着蓝颜弹奏的吉他声。

    “唉,Cindy啊,你说,苇茹是不是有点喜欢我啦?”舒缓优美的吉他声停了下来,蓝颜抱着吉他突然开口道,因为感冒而瓮声瓮气的嗓音听着特别卡通。

    “啊,是的是的,很显然是的。”辛迪茗懒懒地向后躺了下来。

    “那不行,一个那么漂亮的长腿美人老是对我这么好我会动心的。”蓝颜摇了摇头,困扰地说,“我第一个女人就是一个漂亮的长腿妞,红颜祸水啊,她带给了我人生中最大的挫败。”

    “就是你说的那个白人妞儿?唉,白人妞的总是依照来维持,怎么可能长久。”辛迪茗又坐了起来,“对了小蓝蓝,那个合约你考虑好了没?”

    “你说跟艾苇茹的专辑合约哦,嗯,想好了,签!必须要签!”蓝颜坚定地说,“妈妈想静下来写书,我看中了一家私人静养院,很贵的,所以我要努力赚钱!歌手合约也要签!Cindy啊,你的奇瑞QQ也有指望了!”

    辛迪茗骂骂咧咧地推了她一把,脸上却笑得很开心:“能老是看到偶像的话,当你助理其实真不错的,别的都是下一步打算了。”

    “唉,我在想,如果要跟苇茹长期合作,我是不是要老实告诉她我的真实取向?”蓝颜歪着脑袋撑着下巴,苦恼道,“跟媒体撒谎已经够恶心的了,难道我还要跟好朋友撒谎?”

    辛迪茗马上耐心地劝道:“你先别急,等到时机成熟了,你再暗示一下,先看看艾姐什么反应,你不是说她讨厌同恋么,所以你不能突然告诉她,不然人家不好适应。”

重要声明:小说《女爵(GL明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