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19

    蓝颜走到梦迪家纺广告的拍摄现场,看着全副处于工作状态的各大机器设备和工作人员觉得很疑惑,刚要走近,被一个安保人员拦了下来。

    “小姐,我们这里在拍摄广告,闲杂人等请——”

    蓝颜懒得理他,看也不看他一眼掏出了通行证递给他,探头探脑地往里看。

    只见一组反光板下,一白色的双人上,铺着一淡橙底蓝色碎花的棉质被罩,艾苇茹穿一袭浅蓝色丝缎吊带长睡裙,光着脚,姿轻盈地仰倒在上,然后抱起软软地枕头轻轻靠上去,侧躺着,对着镜头展颜一笑,焕发着慵懒气息的迷人微笑。

    她□在外的肩膀和手臂的肌肤白皙人,和棉质布料的柔软舒适以及靓丽又温馨的色彩一样涌动着纯净的惑,让人忍不住想要抚摸的也不只是那美丽肌肤了,所有人都会想要和这位影后一起领略这家纺产品的各种魅力之处了。

    “好!”这最后一支结束以后,广告导演显然很满意。

    蓝颜站在保安边看得很专注,没听见有人在冲她这里叫嚷:“嘿!不是说了粉丝不许入内的么?”

    “她有通行证,是工作人员。”保安检查着蓝颜递过去的通行证,那是Cindy的,“可是上面照片不是她本人。”

    蓝颜回过神来,拿回保安手里的证件刚想逃跑,突然听见后艾苇茹的声音,“哦,那是我朋友。”

    短短一句话激起不小的波澜。

    导演和制片方马上很客气地让保安放行:“原来是艾小姐的朋友啊,快过来别在那等了。”

    原先苦等着也不给采访的媒体记者们一起看过来,有眼尖的马上认出了蓝颜,继而一窝蜂奔了出来:“啊,那不是蓝颜么?”“我们想问一下之前你对歌手林茜茜的批评是不是认真的?”“请问您真的像报道里说的那样毫不客气地指出林茜茜不专业,唱歌走音根本不在调上?”“那今天你出现在这里是要探艾苇茹的班么?”“请问你跟艾苇茹的关系是否如同传闻一样那么亲密呢?”

    蓝颜被堵在门口,边只有一个安保人员苦苦维持着秩序,后几个都拿不准该不该拦着,毕竟蓝颜也没说要不要接受采访。

    “我今天来其实是——”眼见艾苇茹站在里面对边的工作人员说了什么马上安保人员就来把记者们拉开跟蓝颜保持了安全距离,马上松了一口气的蓝颜顿时觉得得救了,她在安保人员的护送下走到艾苇茹面前。

    “哈,你好,又见面啦。”蓝颜故作轻松地打着招呼,其实大脑在飞速运转怎么解释当下的状况,总觉得好像给艾苇茹添麻烦了。

    艾苇茹看着她,目光落到她前的几串链子上,那是自己在法国C城买了送她的,不是送人了么怎么自己又戴上了?

    “嗯,你好。”艾苇茹对那几个链子的行踪深感困惑,也对自己如此纠结这种小问题而深感困惑,于是问起别的问题,“蓝,你来这里做什么?”

    蓝颜觉得如果自己照实说:“我来这里拍广告可是弄错楼层了。”会显得非常丢脸,于是她哼哧了几声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啊,我来这儿工作刚好顺路来探班!”为了让自己的行动看起来更真一点,蓝颜从自己的黑色Gucci大挎包里掏出一个便当盒,“给你送点小点心。”

    艾苇茹波澜不惊的脸上显出了一丝意外,边的小雯凑上来刚要帮忙拿着那只便当盒,艾苇茹已经伸手接过来了托在手上了,眼睛越过蓝颜的头顶并不直接看她,漫不经心地说,“谢谢,里面有什么?”

    那是Cindy做好了放进蓝颜包里的,蓝颜也不知道那里面具体有什么,于是她赶忙笑嘻嘻地一边掀开盖子一边说:“嘿嘿,你猜啊,哦,你看,有各种不一样馅料的寿司,喜不喜欢啊?”

    一旁的小雯快要厥倒,蓝颜那种口吻是在哄哪家贪吃的小孩呢——

    “嗯。”出人意料的艾苇茹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点了点头。

    小雯的单眼皮顿时瞪成了双的。

    那几个突破了保安的拦截的记者又哗啦啦涌了进来,小雯势单力薄,嚷嚷着:“不好意思止采访——”的细弱声音瞬间被各种各样的快门声和提问声淹没了。

    “这么说蓝颜果然是艾苇茹的挚友啊,请问你们的友谊确实是从金百合电影节开始的吧?”“这便当是蓝小姐您亲手做给艾苇茹的么?”“那么蓝小姐请您正面回答我关于你对于新人歌手林茜茜唱功极烂的辛辣讽刺是不是真的?”

    蓝颜心里十分痛恨这些破坏了自己跟艾苇茹这一动人的静态画面的记者,又要跟他们犯冲:“我凭什么、我就不正面——”

    “你们说的那个报道我看了。”艾苇茹合上便当盒递给边的助理小雯,伸出右手放在了蓝颜的肩膀上,“正好借今天各位媒体朋友都在场的机会澄清一下,绝对没有你们想象的那样不客气不礼貌的说法,事实上蓝昨晚还跟我诉苦说怎么明明是抱着对新人的信任和期待的祝福就被有些报道写成了那样。”

    蓝颜歪着脑袋看了一眼艾苇茹,深感意外。艾苇茹的侧脸还是如同油画里走出来的女神般标致,礼貌又端庄得不容质疑的表也是无懈可击的优美。

    正在犹豫要不要开口、怎样开口的蓝颜感到肩膀上艾苇茹柔软的手指轻轻点了点,似乎是在安抚自己,于是放心地闭口不言。

    “我跟蓝颜认识时间不长,但是我深知她是一个非常勤恳非常友好的音乐人,可能因为年纪比较轻所以不太擅长跟媒体打交道,所以才造成了一些误会。”艾苇茹笑了笑,干脆揽住了蓝颜的肩膀,以供媒体拍照。

    蓝颜也不得不放下架子,对着媒体耐心解释道:“是误会啊,我们昨天为林茜茜的录音工作都熬到很晚,她对自己要求很严格,精益求精,我当然也要配合好以达到她想要的效果,所以我是抱着一定能看得到她更大进步的心理说出了希望她改进的地方,她应该也理解了我的意思,是媒体朋友们误会了。”

    媒体们很给面子地一起“哦”了,继而又开始叽叽喳喳地问道:“那艾苇茹能不能给我们讲讲你下一步的计划……”“电影《海蓝色》您确定要出演了么?”“听说你还有出个人音乐专辑的意愿,据说要跟蓝颜进行进一步的合作?”

    艾苇茹简略地说:“是的我已经确定要在朱导的《海蓝色》里出演女主角了,蓝颜也是朱导选定的电影配乐人的最佳人选目前他们还在积极洽谈中,我跟蓝颜的合作也即将会越来越多,感谢各位的关注。”说罢就有工作人员来说要收工了请记者们回去。

    望着媒体们都被请回了,蓝颜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激动地绅士拥抱了一下艾苇茹,然后退了回去几乎要泪盈眶:“真是太谢谢你了!我根本不知道那些媒体报道了什么也没料到会就这样被记者堵住问,要不是你我肯定又要惹事了Lee姐一定会气得发疯连给水饺店开业剪彩的活儿都会派我去干的!”

    又一次觉得自己跟不上蓝颜讲话的奇异逻辑,艾苇茹只好拍了拍她毛茸茸的脑袋表示安慰,“嗯,谢谢你的点心,下次要来探班提前跟我说一声,这样我就知道是不是应该让媒体在场了。”

    蓝颜急忙点头,内心里开始冒出负罪感,明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可是艾苇茹这么友好地关照自己——

    “那,我还有工作,先走咯?”何以堪的蓝颜准备开溜,“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什么工作啊?”艾苇茹又问道。

    “嘿嘿,给海盗乐器行拍广告,除了广告费以外还说可以送我乐器,随便我挑!”蓝颜又来了精神,“厂商说可以刻上我的名字!”说完以后觉得自己又犯傻了,跟个接拍广告从来都是被厂商众星捧月代言费也从不会低于七位数的天后级人物讲这些,会被笑死的吧。

    “很好啊,刻上你的名字算是给他们打广告的,赚的是他们,你要多拿几样。”艾苇茹伸手由着助理给自己上外,换上运动鞋,对蓝颜报以鼓励的微笑,“加油。”

    蓝颜马上又激动了,她大幅度点了点头,“嗯!我会的!”说罢一路小跑离开了。

    等蓝颜到了真正的拍摄地点十二楼,刚好Cindy正哼哧哼哧帮忙把服装搬来,辛迪茗看见蓝颜很惊讶:“咦?你不是早就走了么怎么才来啊?”

    “Cindy,你猜我怎么了?”蓝颜走上前去帮忙,神秘地微笑道,“我走错楼层了~”

    辛迪茗把服装交给赶来帮忙的工作人员,瞪大了眼睛一脸同地摸了摸蓝颜的肩膀,关切地说,“小蓝蓝~你是不是因为要拍广告了太紧张都紧张傻了啊?你走错楼层了你傻笑个什么劲啊?”

    蓝颜毫不客气地打开了辛迪茗的手,竖起一根食指放在嘴边说:“你知道么?你刚刚摸的是影后抱过的地方,你再摸就要收费了——嘘,小声点,对,就是艾苇茹,她当着媒体的面搂着我替我说话来着,这下Lee姐不能骂我了,走音林小姐的那档子事也算是摆平了哈哈哈。”说罢留下可怜兮兮迷惑不解的辛迪茗大步往拍摄现场走。

重要声明:小说《女爵(GL明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