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18

    傍晚,蓝颜跟在秦乐边,给一个新人歌手录制单曲作指导,就那么一首单曲录制时间整整持续到晚上,蓝颜也不得不跟着加班,她突然觉得前所未有地尊重这位可能原创不太够的制作人。

    虽然跟秦乐合作过之前自己曾经轻视过他,觉得一个音乐人缺乏独创是很可耻的,后来慢慢了解了,在国内流行音乐普遍缺乏独创的大环境下,很多需要尝试的新突破也是这位国内一流的制作人在努力,而且跟在他后学习,发现给别人制作专辑和自己跟志同道合的队友一起随心所地玩音乐是大大的不一样的。

    “秦老师,这位小姐唱歌真的不怎么样啊,那个声音虚的,真飘逸啊。”录音室外的走廊里,蓝颜站在秦乐边感叹道,“可是您这么有耐心,经过了后期制作这小姐的歌就没她自己的声音,全是电子音了,不过也算能听了。”

    秦乐白了她一眼,说:“呵,你现在价不同了,又要目无尊长了是吧。”

    “不不不,我这完完全全是在赞美您!”蓝颜解释道,“我以前从来都没有这么直观地体会到,给别人制作唱片是这么难的事。”

    秦乐又白了她一眼,浓黑的眉毛抖动了一下,哼了一声,“是啊,但是偏偏你运气好,我们公司最大牌的明星点名要你这个一点经验都没有的新人。”

    “那个啊,我还在考虑——”蓝颜歪着脑袋,冷不丁被秦乐拍了一下脑袋,“嗷~打我干嘛?”

    秦乐要抓狂了,她还考虑考虑,等她出师了能自己独立制作了那就没自己什么事了,那自己不是白带这徒弟了,一点名一点利都没捞到的,“这么好的机会你敢说‘还在考虑’?师傅带你也是有条件的,去,把合约给我争取来!我的经验加上你的才气,还有艾苇茹的名气,绝对横扫音乐界而敌手不逢!”

    望着师傅瞬间燃起来的表,蓝颜点了点头,郑重其事地说:“其实我最近手头也很紧,艾苇茹那单我们也要接的!老师你就放心吧!”

    正在这时,李辰浠捧着一束花走了过来,惊喜地说:“蓝蓝,你也在这里啊。”

    “哎呀,辰浠大人!”蓝颜夸张地大叫道。

    “呵呵,秦老师好!”李辰浠白了她一眼,恭恭敬敬地向秦乐问好以后把蓝颜拽到一边说,“以后别叫我那个了。”

    “哪个啊?”蓝颜挑着眉毛笑,“那好,你先告诉我你的粉丝为什么叫你辰浠大人?”

    “哦,是这样的,我念书的时候玩过Cosplay,老是Cos一些比较冷酷的男角色什么我罗啦云雀恭弥啦克劳德啦,最出名的那个是Cos手冢国光,所以她们叫我大人。”李辰浠解释道,“那,现在告诉你了,你以后就别笑我了。”

    蓝颜踮起脚勾住了李辰浠的脖子表示了然,“嗯,谁没有个扮酷玩忧郁的年少时期呐~我有没有告诉你我以前玩摇滚那会儿头发一天一个颜色呀~”

    李辰浠哈哈大笑起来,然后突然眼睛亮亮地说:“对了,我已经加入拍摄那个海盗乐器行的广告了,听说他们还邀请了你是吧,你一定要答应啊,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工作了。”

    “嘿嘿,经纪人已经帮我去谈了,差不多就定下来了。”蓝颜点了点头,跟熟悉的朋友合作确实是一件开心的事,“对了,你捧着花来送谁的啊?”

    李辰浠这才想起来自己是来探朋友的班来的,赶紧指了指录音棚里的那位新人歌手,“那是我认识的人,她今天录第一首歌,我来探班。”

    蓝颜悲凉地看了一眼那个对着话筒唱得一脸投入的歌手,回想起之前听到的气息从不连贯的歌声,打了个寒颤然后意味深长地说:“嗯,第一首歌。”

    正在这时,走廊另一头有脚步声和喧哗声传来,她们俩扭头一看,几个记者冲了过来,堵在录音室门口,话筒争先恐后伸向李辰浠:

    “我们的人气偶像李辰浠小姐你好!请问你能不能跟大家汇报一下最近在内地的活动安排——”

    “李辰浠小姐听说您最近在法国金百合电影节上走红毯一帅气中打扮了惊艳了全场,请问你会不会继续走这个路线——”

    李辰浠认真地听着记者的问题,可是没办法同时回答,她回头指了指录音室里的林茜茜。说:“其实我今天来公司处理点事刚好听说茜茜在录音,所以想说来探个班,对,你们应该也是来采访她的吧。”

    被挤到一旁的蓝颜看着录音室里明显有些走神的林茜茜和走廊上随便来探个班也成了媒体的焦点的李辰浠,叹了口气:“唉,人气这种事啊,还是不能太较真的。”

    “Lyan,”秦乐突然转过来饶有兴趣地说,“你在国外是叫这个名字吧?”

    “人气这种事啊,果然不能较真。”蓝颜故作高深地说,“我在国外玩乐队下场不太好,老师你知道就算了就别跟别人说了。”

    “那个乐队明明红的,歌也不错,突然解散了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秦乐不依不挠。

    蓝颜正在思考怎么转移话题,一听那边李辰浠叫自己,赶紧跟得了特赦一样奔了过去。

    录音室里的林茜茜已经出来了,她跟李辰浠一样也是平面广告模特出,最近因为参演了一部偶像剧而走红,在内地录制个人专辑。

    林茜茜穿着特别梦幻的白色蛋糕裙和高跟鞋,蓝颜在一旁看得一阵恶寒:穿成这样来能好好录歌么分明就是为了准备被媒体拍好看一点吧……

    林茜茜站在一灰色休闲的李辰浠边很亲昵地搂着她,大大方方跟媒体说:“我跟浠浠以前就是关系很好的朋友,所以我跟她说我要录歌了她就特意过来看我。”

    李辰浠点点头,把手里的鲜花递给她,说了些祝福的话就离开了,好让媒体去采访即将发售新专辑的朋友。

    林茜茜又一把把蓝颜拽了过去,说:“这位也是我新专辑的制作人之一,她就是最年轻的金百合电影配乐人蓝颜,她是个天才,能跟她合作是我的荣幸——”

    “谢谢。”蓝颜勉强笑了笑,心里非常不满,不久前这位人气小姐不是还以为自己是秦乐的助理对自己很冷淡么。

    林茜茜的眼影和唇彩都在闪亮,抓着蓝颜肩膀的指甲上也是亮钻闪耀,她继续笑得很上镜:“而且很让我受宠若惊的是,蓝颜小姐特别喜欢我的声音,她说很欣赏我的——”

    “Excuse me?”蓝颜被这个林茜茜抓的肩膀疼,本来就很不喜欢她再加上自己一点没准备地就被她抓过去这样一直被媒体拍也很不舒服,听她这么厚脸皮的发言更加恼火,毫不客气地讽刺道,“啊,林小姐的声音非常特别,听着她的声音天使跟着音符就可以一直迷路而留在人间了——因为她根本没有一个音在调子上!”说罢毫不客气地把林茜茜的爪子挪开大步走开了。

    后记者的一片哗然声中,林茜茜尴尬地解释道:“哈哈,蓝小姐在国外呆的时间比较久,讲话就是拥有这么怪异的幽默感哈哈……”

    夜晚临睡前,蓝颜正在舒舒服服地洗泡泡浴,突然手机信息提示音响了,那是专属于Lee姐来电和来信的铃声——一段悲凉低缓的大提琴。蓝颜甩掉手上的泡沫苦着脸点开来:“蓝颜,我这个手机快欠费了你回个电话来让我骂一顿。”

    言简意赅,威慑力却不容小觑。蓝颜觉得自己一定是天底下最憋屈的艺人,骂就骂吧,居然不得不自己亲自打过去挨骂——

    “……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在公司做人要谦虚要温和!别仗着自己是茱莉亚音乐学院毕业的就老子天下第一!人家林茜茜唱歌是不如你也不会弹钢琴但是人家目前有粉丝了有后援会了就光分布在本市的去一人上你家堵你一天你也几个月不用出门了!想想吧!真是一点悟都没有!”Lee姐气急败坏地数落了蓝颜一通。

    “是她先瞎说八道的——”听到Lee姐在酝酿气息估计又要咆哮,蓝颜赶紧示弱,“我错了还不行么我错了,Lee姐你就不要生气了。”

    “海盗乐器行那个广告给你谈好了,明天晚上开拍,在国外拍过广告吧,跟你一起合作的李辰浠你也熟,再有什么不懂请她帮你。”Lee姐气消了一点,嘱咐道,“可别再得罪人了。”

    晚间九点,提前打烊的星城百货大厦的二楼和十二楼依然灯火通明。

    二楼是国内一线品牌梦迪家纺天价请来金百合影后艾苇茹拍摄广告,现在拍摄任务已经进行了大半,中间休息时,穿淡紫色缎纺长裙的艾苇茹换上平底拖鞋,坐在边接过小雯助理递过来的纯净水小口喝着,指示道:“跟媒体朋友说一下拍照可以但不要采访。”

    “但是他们守了很久——”小雯回头望了一眼被安保人员组成人墙拦着依然跃跃试的媒体们,小声说。

    “跟他们说这灯光烤得我头晕不想说话。”艾苇茹喝了几口水以后,不容置喙地指示道。

    与此同时,蓝颜穿着灰色牛仔裤和西瓜红的紧T恤,不耐烦地踢踏着脚上的黑色高筒皮靴等在电梯口,电话一响赶紧接起来:“Cindy你好了没啊?”

    “哎呀,好多衣服在这儿乱七八糟地摆着服装师正在找你的,谁让你跟李辰浠不是同时拍呢,你先上去吧我一会把衣服搬上来。”Cindy唧唧喳喳地蹦出一串话。

    “哦,那我先上去了,你自己小心啊,对了,几楼来着?”蓝颜按下电梯。

    “十~二~楼~”Cindy嚷嚷着然后挂了电话。

    “哦。”蓝颜挂了电话,按下了数字2。

重要声明:小说《女爵(GL明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