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16

    蓝颜丢下默然无语的蓝涛和林娜以后砰然关上车门,发动了车子绝尘而去。夜晚迷离绚烂的霓虹下,蓝颜握着方向盘的手骨节发白,她咬着牙把鼻翼间的酸胀感退。

    红灯,蓝颜停了下来,比以往更加不耐烦这样的等待,她只想赶快回到自己的公寓里。她一手支着打开的车窗,微扬起脸,刚好看到某栋百货大厦上巨幅大屏幕上正在播放的广告。

    屏幕上,艾苇茹穿着一袭黑色曳地礼裙,长发披肩,她扬起左手臂微侧着脸,修长的手臂上和优雅的脖颈间的钻石饰品熠熠生辉,在她的黑发黑裙的映衬下犹如黑夜里的璀璨星光,灿若她那深邃闪亮的美瞳,这时屏幕边打下广告语:“铂丽莱钻石,共镶尊贵荣耀的时刻……”再衔接上影后走上金百合电影节颁奖礼台的画面,的确是荣耀时刻的华贵和美艳。

    红灯转绿,蓝颜因为看得太过入神都没有察觉。如此美丽又耀眼的人物,一定从来就是站在荧幕和灯光的中心还有所有人仰望的视线中,一定从来没有过自己这样的不甘和不堪。

    直到后的车辆发出了不耐烦的喇叭催促声,蓝颜才回过神来,踩下油门继续往家里赶。

    城市的夜空下,光与暗在视野里交错掠过,蓝颜心中有久违的孤独感和恐惧感涌了上来。

    妈妈怎么办?

    自己怎么办?

    小的时候蓝颜就知道,爸爸妈妈是人人羡慕的一对,具体怎么被羡慕的不太清楚,反正她知道他们感很好,她每次被人家问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的时候,她都会骄傲地大声说:“我爸爸姓蓝,我妈妈姓颜,我的名字叫蓝颜!意思是爸爸妈妈永远在一起!”

    他们的像言小说里的节一样,爸爸上妈妈的机缘很神奇,是在医院探望朋友时上了当时就已经崭露头角的外科医生妈妈。两人结婚后的第四年有了蓝颜,又过了四年爸爸已经从一家普通私营企业老板成了世界知名企业的老总了,虽然他的工作一直很忙,但是聪明温柔的妈妈从来不抱怨,下班之后还有精力有条理地把家里打理得美丽又温馨。

    然而要说起以“不幸就是在那一天发生的”为转折的段落,那就是在蓝颜十岁那年的一天,蓝颜的妈妈在医院进行着一项重大手术,手术进行中医院居然意外断电,医疗设备停止运作,深知这种突发事故可能造成的医疗事故的妈妈,就在断电的短短几分钟里,遭受了精神上高度紧张和惊慌的巨大压力,不仅手术失败,她自己也从此患上了精神衰弱。

    从前温柔贤惠的妈妈开始常常因为一点小事发病,发病时绪暴躁不讲道理,尽管爸爸开始减少工作量多呆在家里陪伴她们母女,妈妈的病还是因为事业的滑坡和朋友们的疏远而更加严重起来。

    小蓝颜开始常常被妈妈毫无理由地责骂,而妈妈不发病的时候也开始有意疏远小蓝颜,令人心酸的是理由竟然是学医出生的妈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病才担心跟蓝颜太亲近会无意伤害到她。本来就因为刻苦练琴和上声乐班学习而没空跟小朋友玩所以在学校独来独往的小蓝颜更加孤僻,十二岁的时候开始厌学开始讨厌去学校,搞儿童教育并不在行的蓝爸爸就决心请个家庭教师。

    林娜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当时的林娜不过是个大学生,学业比较轻松也想赚点零花所以就来应聘了,仗着是在自己家就拽得二五八万的蓝颜对上一个来应聘的男大学生指指点点:“大哥哥你留那么长的指甲是要用来掏耳屎的么真恶心!”

    然后看到下一个来应聘的穿着白底小红碎花上衣和牛仔裤的林娜,蓝颜那的小馒头脸就拧成了郑重其事状,扭头对蓝总说:“老爸我喜欢这个姐姐所以你要花高薪把她留下来,让她给我上全制国家义务教育的每天六节课。”

    温柔善良的林娜跟蓝颜很快成了好朋友,陪伴小蓝颜学习玩耍,知道了小蓝颜为什么不开心的原因以后就更加疼她,像姐姐一样关她,有时林娜也会被蓝夫人的绪花洒不小心喷到,可是她从不抱怨,只会更加护小蓝颜。

    爸爸的电话不断打来,而不管电话那头是爸爸还是林娜,蓝颜都不想知道,一次又一次地挂断。

    回到家里,蓝颜没有马上打开灯,而是坐在地板上,在黑暗中静静坐了一会儿,蓝颜觉得自己能忍住不哭。

    “这有什么呀,比这还要遭的我都忍过来了。”蓝颜开始自言自语,“我才不在乎呢。”

    她盘腿坐在地上,掏出手机,看也不看直接把手机里面爸爸的信息和另一个陌生号码想必是林娜的信息,一个不落地全部删除干净了。

    十四岁的蓝颜窦初开,觉得自己喜欢上了家教姐姐,想象自己是比传说里的骑士还要浪漫的角色,在纸上涂涂画画一些小句子,在琴键上一遍又一遍地弹奏充满意的旋律,会借口急着要买学习资料而破坏林娜跟她当时的男友约会的机会,会穿着学生制服一脸得意地对林娜说:“这次学校考试的作文要我们写最喜欢的人,你猜我写了谁?哈哈,我写了你。”

    然而现在的自己明白了那些最纯粹的依恋,可能跟无关,可能跟有关,但是无论如何到了后来,这些都不重要了。随着后来蓝颜的妈妈病越来越严重,让很早就确定了人生的方向的蓝颜下定决心听从爸爸的安排考进了茱莉亚音乐学院出国深造,蓝颜有了新的生活,独自一个人努力学习,努力为建造梦想而奋斗着。

    直到现在,蓝颜开始害怕开始担心妈妈的反应,早前爸妈离婚之后,妈妈出面解释说是和平分手,暂时离婚自己一个人搬去高档医疗社区静养会有助于恢复,所以蓝颜才对爸爸没了脾气。而现在想想觉得心酸,说不定是善良的妈妈在清醒的时候做出的有所牺牲的决定。

    蓝颜打开灯,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进厨房,冰箱上有张字条,是Cindy写的,大意是说家里打扫好了冰箱里也填满了食物微波炉里有明天的早饭,考虑到蓝颜需要休息就不打扰了明天上午也不来了,还特别提到朱栗导演今会来找蓝颜签合约让她想想条件还有别忘了跟艾苇茹道谢。

    蓝颜打开冰箱,取出一罐米酒,打开来小口喝着。

    而此时的艾苇茹正坐在卧室里,结束了铂丽莱钻石的广告拍摄之后艾苇茹早早洗了澡小睡了一会儿才起来,吃了点水果沙拉,打开了电脑。

    之前林立打电话来跟艾苇茹闲话了一下她参加电影节归来之后又毫无例外的成了话题的种种,比较好玩的是网友们找出了艾苇茹从头到脚的服饰品牌和款式,就是那条细小的粉红色珊瑚珠项链成了无解之谜。

    艾苇茹浏览着网页,果然看到网上在烈讨论着那个谜底,举出了种种猜测,甚至提到了一些世界知名珠宝设计师的名号。艾苇茹觉得好笑。鼠标滑轮下滑,看到了关于他们一行人在机场造成的轰动的报道,点了进去,顺着各种乱七八糟的标题和网址链接往下点,看到了把自己和蓝颜还有李辰浠三人一起走红毯的图PS成魔幻色彩浓烈的画面还配上网友YY的解说,自己成了遗世独立的冰雪皇后,而李辰浠和蓝颜成了一对。

    白骑士和黑公主。

    艾苇茹对那几个字眼产生了某种近似于厌恶的绪反应,奇怪的是艾苇茹自己都觉得这好像跟自己无关,可是再返回去看,有个贴吧里有机场里的粉丝拍到的一些照片和洋溢的图解,把蓝颜和李辰浠的八卦YY故事从魔幻世界延伸进了现实世界,就觉得更加抵触更加抗拒这种类似的玩笑。

    再往下看,又顺着链接点进了李辰浠的微博,看到她的新消息是:“法国之行有工作任务在各种玩乐计划完全泡汤,同行的朋友送的纪念品稍稍安慰了下我受伤的心灵ToT”下面是晒图区,里面有几样饰品特别眼熟,艾苇茹看清以后发现居然是自己买给蓝颜的礼物,更加烦躁地关了电脑。

    刚合上笔记本,艾苇茹的手机响了。

    “喂,嗯。”一听是蓝颜,艾苇茹心里的不满绪更加严重,语气里不带任何感,冷冰冰地说,“有事么?”

    电话那头蓝颜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局促,“哦,没什么,就是问问,那个,我看到了那个钻石广告,想说一定是才下了飞机就赶拍出来的吧?辛苦了。”

    “谢谢。”艾苇茹虽然口气缓和了一点,但是还是不想多话。

    “嗯,广告很漂亮。还有,谢谢你跟马导还有朱导推荐我,又能跟你合作了,真好。”

    艾苇茹顿了顿,说:“嗯,不客气,你毕竟是跟我同一个公司的,而且我们的经纪人也很熟。”

    “哦,那,你好好休息。”

    “没事了?”艾苇茹问道,继而赶紧补了一句,“没事了我挂了。”

    “嗯,没,没了。”那边的蓝颜也飞快地说道,“晚安。”

    “晚安。拜。”艾苇茹挂了电话,觉得有些气闷,虽然真的质问蓝颜为什么把自己的礼物随便送人这种事就算想想都觉得荒唐更别提真的问出口,可是她也确实气恼自己连不满都没有表达到位,一接到蓝颜的问候就把自己以前的行事原则都降低了。

重要声明:小说《女爵(GL明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