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12

    进入电影节主会场,艾苇茹和李辰浠都比较轻松,前者是因为对大型颁奖典礼啦拿奖啦这些事项都已经比较轻车熟路了,而后者并没有作品入围只是作为嘉宾在现场玩玩所以也毫无压力,只有坐在她们俩中间的蓝颜表肃穆到有些僵硬。

    “蓝蓝,别紧张。”李辰浠握住了蓝颜的左手,凑过去说,“不管结果如何,你都是我心目中的最佳电影配乐人!”

    “不行,就算知道希望不大还是忍不住期望,所以还是紧张。”蓝颜做着无意义的深呼吸,然后皱着眉头,“不行不行,还是紧张。”

    艾苇茹看了一眼李辰浠的手,努力回忆了一下,李辰浠是台湾的当红平面模特和新人歌手,第一次来大陆拍片,之前合作《彩虹》的时候因为跟她没有对手戏,所以在片场碰过几次面也仅仅是面熟而已。

    而蓝颜接下给《彩虹》配乐的工作之后也仅仅是去剪片室看了粗剪而已,是怎么跟李辰浠认识的?还是原来蓝颜也来过片场,自己却忘记了?

    “蓝,你可以想想你为此而工作的那个时期,自己是怎样度过的,这样想想,打发时间。”艾苇茹提议道。

    “好主意!”蓝颜感激地望了一眼艾苇茹,然后就开始走神。

    十几分钟以后,颁奖礼正式开始,蓝颜发现那并不是好主意。

    大荧幕上开始播放参选最佳电影的作品,其中就有《彩虹》,那个片段是杨梓歆所扮演的少女若素跟李辰浠扮演的少女安之一起出游的节,李辰浠留着干净的短发笑得开怀,杨梓歆长发飘逸笑得灿烂,她们俩租了辆双人自行车一起骑得歪歪斜斜,背景音乐是一段清新轻快的吉他加电子乐《Enjoy The  Time  With  You》(《享受跟你一起的时光》)。

    蓝颜默默地盯着荧幕,眼睛一眨不眨。

    边的李辰浠小声嘀咕道:“哇哦,还是拍平面广告轻松啊,那段骑车子还算好的,拍毕业典礼那段上居然非要我穿裙子……”

    蓝颜没有搭腔。

    回忆起接到这个工作的那个时期,知道自己又有钱赚又有机会可以去现场探班看看杨梓歆工作时候的样子,觉得这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工作。

    去剪片室看了《彩虹》的粗剪,因为节不连贯还有重复,蓝颜觉得这样远远不够,于是拿了剧本和原著反复看,被这个故事感动,常常抱着吉他或是伏在钢琴上揣摩写曲直到深夜。

    去片场看杨梓歆在镜头前给那个故事里让人疼又责怪的角色倾注了动人丰沛的感,或是低头浅笑或是默默流泪,隐忍的恋慕,那种生怕流露出过分的感而暴露了心事,感却又不受控制地流溢的无力和甜蜜。

    看着她,根本不关心世界其他的部分。

    看她在镜头前发光,像是换上了另一个灵魂般才华横溢的表演,自己一厢愿地骄傲着感动着,置其中却从未知晓自己其实跟那一切都无关。

    接她下班,听她用疲惫却又兴奋的声音跟自己说现场发生的事,微笑地静静听着,之后再嘿嘿笑着:“其实我去那里看了你很久,所以你说的我都知道。”

    颁发到最佳电影配乐奖项之前,又是一段影片播放,这次选到的片段是最后,中年若素终于回忆起了被自己强行忘记的记忆,人早就因事故而离世,而她死前一天,自己因为懦弱而拒绝了她的告白并且告诉她自己跟别人在一起。

    荧幕上,艾苇茹素颜挽发,哭得不能自己,哭泣被压抑得小声肩膀却抽动得厉害随时要脱力,背景音乐是一段凄哀的钢琴《Lost  You  Already》(《失去你已久》)。

    破碎而忧伤的琴音结束,影片也被切入了下一个,蓝颜久久回不过神来。

    记得那几天,万籁俱静中,脑海里都是安之和若素的故事。安之终于向自己的感妥协的坦白:“你喜欢我对不对?我知道所以我才突然想要出国试图营造一个足够遥远的距离可以帮你忘了我。可是谁又帮我忘了你呢?”还有结尾处若素对着蓝天下的彩虹微微一笑:“这下子再也不会忘记你了。一天也不会忘。”

    泪滴洒在琴键上,蓝颜弹出了那个刻印在自己心中引起相同韵律的共鸣的故事。脑子里还想到了梓歆的笑容。

    “?我不知道。”光中,杨梓歆化着淡淡的妆,长发飘逸,笑容甜美,“我只知道我想跟蓝蓝永远在一起。”

    蓝颜从来没有回避过自己的感受,放任自己在回想中投入深刻。越来越模糊的视线中,艾苇茹伸出一只手在她面前晃了晃,“蓝,上去领奖了。”

    蓝颜回过神来,慌忙站起来,李辰浠也站了起来,大大方方地给她来了个拥抱,然后动作小心又迅速地帮她擦掉了眼泪,偷偷在她耳边说:“你白痴啊捏你都没反应,赶紧上台啦!”说罢目送着好友大步奔上了颁奖台。

    “So, Miss  Lan,What  are you  thinking?Share  it  with  all  of  us!(蓝小姐,请问你此刻在想什么?跟我们大家分享一下吧!)”蓝颜拿过奖杯,跟个子高出她好多的主持人好莱坞著名女演员握手,主持人微笑着说。

    “OK,First,It’s  unbelievable!(好啊,首先,这真是难以置信!)”蓝颜微微扬起脸,对着镜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眼里也在闪耀着灿烂的光,“Then, I’m  gonna  to  say, I’m  happy, very happy!(然后我要说,我很开心,非常开心!)”继而,蓝颜举起奖杯,奖杯座上的金百合花跟她脸上由衷的喜悦笑容一样闪耀,

    “《The  Rainbow》 is  a  quite  touching  movie, and  a  good  story. I  was  deeply touched  so  I  did  some  hard  thingking  and  trying  on  the  score. So  I’m  here , and  holding  this  Golden  Lily, very honorable, composed  a  good  story of  mine. Thanks!谢谢!(《彩虹》是一部相当动人的电影,还是一个好故事。我被深深地打动了,很用心地思考和努力去做好电影配乐。所以我现在在这里,手捧金百合奖,荣幸非常,谱写出了属于我自己的好故事。谢谢!)”

    台下一片掌声,李辰浠大力拍了拍手,由衷开心之下转头隔着蓝颜空出来的座位跟艾苇茹说:“哈哈,我就知道蓝蓝是个天才!”之后有点惊讶自己竟然跟影后搭话。

    艾苇茹把视线从台上收回来,出乎李辰浠的意料,友好地笑了笑:“是啊,我也知道。”

    接下来的电影节之夜就没什么悬念了。最后快接近尾声的时候,李辰浠和蓝颜同时站起来抱住了艾苇茹然后才放她上去,艾苇茹站在台上大气华贵地拿着最佳女演员奖奖杯,面对全世界的镜头也只是淡淡的一句:“谢谢!Thanks!”

    美艳女主持夸张地迫道:“No,Don’t go! You  can’t  just  leave  one  word  and  take  Golden  Lily away!We  want  more!(不!不给走!你可不能只留下一个词就带金百合奖杯走!我们想要听更多!)”

    艾苇茹被那个金发女主持玩笑似的拉着胳膊不让走,只好站在台上笑了笑继续说道:“OK,Well.Thanks!谢谢!康桑哈密达!阿里个多!Merci!Gracias!Grazie! Is  that  enough?I  can’t  say more.(好吧,这样。*依次是英语的、中文的、韩语的、语的、法语的、西班牙语的、意大利语的“谢谢”*这样够了么?我不会说别的了!)”

    男女主持人听后笑成一团,金发美女这才放过艾苇茹,男主持人——法国著名导演、组委会成员之一——也笑着亲自把艾苇茹送下了台。

    镜头下艾苇茹那状似无辜的笑容和故作无奈的语气逗笑了全场人,成了当晚最大的笑点。

    来宾席上。

    “哈哈哈,我都要成她粉丝了!”李辰浠笑道。

    “是啊,跟我原先想象中的不同,很亲民嘛。”蓝颜也哈哈笑道。

    “亲民?你这是什么形容啊。”李辰浠笑眯眯地提议道,“我今晚没拍摄任务了,走,结束了之后我们去庆祝。”

    正在这时,艾苇茹回来了,说,“好,算我一个。”

    李辰浠先是一惊,继而恢复了笑脸,“哈哈,你们两个拿了奖的负责请客喔,真是赚到了耶。”继而转过脸来激动地用口型对蓝颜无声地说:“她诶!大人物诶!”

    蓝颜白了她一眼,小声说:“好了好了难道你被Cindy附体了么。”

    国内的某栋豪华别墅里,蓝涛开心地打开了一瓶香槟跟一位穿白色睡裙的长发女人碰杯。

    “看我女儿多厉害!”年近五十的蓝涛笑得皱纹舒展,可是跟个小孩子似的欢呼雀跃,“法国金百合电影节!全世界都在看我们家女儿!这么年轻就拿到了最佳电影配乐人奖!天哪!”

    “我知道小蓝是天才,光是听你唠叨那么多遍我就知道了。”长发女人伸手跟蓝涛碰杯,然后自然地靠在蓝涛怀里。女人约莫三十多岁,长发披肩,笑起来眼角带点细纹,说话声音温和得让人听了很舒心。

    “她从小还很刻苦,就因为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音乐上,别的小朋友在玩的她都没玩过,在学校都交不到朋友,常常逃学。”蓝涛说着说着低头下巴埋在女人头发里,“然后就多亏了你了,她常常跟我说除了妈妈最喜欢林娜阿姨。”

    “可是就是这样小蓝才不会接受我当她妈妈的。老蓝啊,越是听你这么说我越是觉得,”林娜的秀眉紧皱,“这样我根本不敢面对她。”

    “不管怎么样,总得说开了的。”蓝涛叹了口气,“蓝颜也这么大了,希望她能理解我们吧。”

    林娜仰起脸,下定决心般点了点头,“嗯,听你的,迟早要面对的。”

重要声明:小说《女爵(GL明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